北京大学人口所乔晓春:北京不存在“一床难求”,90%养老机构有大量空床位

华夏时报

04-2010:17

华夏时报(chinatimes.net.cn)记者王晓慧 北京报道

公办养老院“一床难求”,甚至入住北京最火养老院,要排队100年才有床位。这似乎已成为大家的共识。然而,北京大学人口所乔晓春教授经过调查发现,在整个北京市,只有10%的养老机构存在一床难求的情况,另外90%有大量的空床位。

“我们调查了北京市所有养老机构,当时北京市有养老许可证的养老机构是460家,居住了41000多个老年人,跟北京市60岁以上的户籍老年人人口规模进行比较,最后得到的结论是什么?只有1.3%的北京市户籍老人在养老机构。这1.3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有98.7%的北京市户籍老人都在家里头。”4月19日,乔晓春在“2019清华老龄产业高端论坛”上表示,通过追踪发现,有近20%的养老机构入住率不到20%,有50%的养老机构入住率不到50%,真正一床难求、入住率100%的养老机构有多少?49家。49家占的比例有多大?只占10%。

就此,乔晓春得出的结论就是:北京不存在“一床难求”。

90%的养老机构有大量空床

98.7%的北京市户籍老人都在家里头养老,乔晓春表示,他们没有住养老机构,或者是住不起养老机构。

机构收费取决于老人生活能力情况和机构的类型,一般情况下,养老机构把收费级别按照自理、半自理,完全不能自理,事业、民非和企业来划分的话,那么,完全不能自理的事业单位养老机构的平均收费是3700元/月、民非是4500元/月、企业的是9800元/月,企业的收费是最高的。

这样的收费标准高吗?北京市的老年人究竟有多少钱?

“如果按照离退休、养老金收入,北京市的老年人平均每个月是3456元,中位数是3300元。如果将继续工作,包括干农活、抚恤金、企业年金,包括子女给他、房租等所有收入加在一起,平均值是4395元,中位数是3833元。老人的总收入应该是单纯养老金收入再多那么七八百块钱。”乔晓春表示,将老年人的收入分布列出来便可以看出,70%的老年人收入低于5000元,80%的老年人收入6000元,90%的老年人收入低于8000元。

换句话说,全北京只有10%的老年人月收入是8000元以上。而每个月收入在8000元以上的这部分老人进养老院,一般都有需求,通常就是生活不能自理,同时,对养老院的要求也相对较高。不过,企业型养老机构的生活不能自理收费标准是每个月近10000块,8000块依然住不起。

“月收入能达到8000院以上,且生活不能自理的人群占整个北京市老年人的人群比例是1.59%,这样的话,我们的养老机构是挣不到钱的,因为没人能进去。指望那些不需要照顾,能够自理的老年人进养老机构,这个比例更低。”乔晓春称。

那么,那些入住率100%的养老机构是什么样子的呢?一定是服务质量好,收费低?管理做得比较好?会经营?还是有得天独厚的环境和条件,或者是有政府的支持?

但实际上,乔晓春发现其中并没有特别明显的规律和特征,“我们把北京市的养老机构按照不同的法人类型和经营模式区分,在床位利用率上,事业单位、民非和企业差不多。企业稍微高一点,企业利用率60%,事业法人单位是52%。运营模式也是这样。农村集体的床位利用率最高,达到76%,公办公营44%。用各种类型的运营模式下去看床位利用率,你发现没有,没有特别明显的规律。”

同时,有一点需要强调,收费和护理人员的工资对应,收费达到一定程度才能满足护理人员工资的要求。

如何平衡养老机构的收益?

众所周知,养老机构护理人员收入的底线不能太低,同时,为了使老年人能进来,收费标准也不能太高,所以这个两个基本都是刚性的,上面有一个天花板,下面有一个天花板。

也就是说,养老机构收费太高没人来,收费太低支撑不起投入成本,最后结果可能是导致大量的亏损甚至倒闭。如何平衡养老机构的收益?

“问题如何解决?政府支持。我们调查了三年,事业单位养老机构在这三年里头拿到的运营补贴平均189万,民办非企业是177万,企业是68万,这个都有具体的数,人员补贴、房租补贴。除了补贴,还有很多政策优惠。”乔晓春表示,北京市养老机构里,有78%事业单位得到政府的补贴,民办非企业有88%得到了补贴,企业里52%得到了支持。可以看出,补贴的规模是很大。

有了那么多的补贴,企业是不是就赚钱了?并没有。

乔晓春通过调查发现,养老机构多长时间能收回投资?1-3年收回投资4.5%,4-6年收回投资占4.9%,10年以上收回投资的占62%,绝大多数要想收回投资在10年以上。

除此之外,养老机构略有盈余的只占4%,基本持平的占32.8%,稍有亏损在32.6%,严重亏损30.7%,总体还是亏损的。

“政府为企业提供了大量的补贴,实际上并没有解决企业的亏损问题。换句话说,我们的政府作用到底是什么?政府支持了原本应该倒闭的养老机构,却并没有对老年人的养老起到真正的支持作用。”乔晓春表示,政府的作用是在后面做政策引导、政策扶持、社会兴办、市场推动,政府、家庭、社会、市场理清各自的责任边界,希望养老机构、社会组织或企业走在前台,政府在后面推动。

绝大多数居家老人的养老问题,企业是解决不了的,市场是解决不了的,一定要政府出面。

“要想解决普惠或者所有大多数老年人的问题,最重要的就是政府要来布局。”乔晓春表示,政府能出手的话,我们的养老服务获得需求会大量提升,这样大量提升导致我们企业有的是事干,产业才会真正发展。

就在近日,国家发改委等18个部门联合下发了《加大力度推动社会领域公共服务补短板强弱项提质量促进形成强大国内市场的行动方案》,其中,32次提到“养老”。最令人关注的是,“全面放开养老服务市场”。除此之外,填补中国空白的养老机构等级划分与评定“国标”也已发布。

4月16日,针对当前我国养老服务供求不平衡,高质量养老床位一床难求以及养老服务机构普遍反映的“盈利难”、“融资难”和“用地难”等突出问题,国务院办公厅又印发了《关于推进养老服务发展的意见》。

这一系列动作,无一不是为了打通和消除养老服务的一系列“堵点”和“痛点”。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陈岩鹏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