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没一个日本企业主敢说,加班是员工福报?

环球时报

发布时间:04-1818:24

作者: 补刀客 补壹刀 文/陈小刀

2015年12月25日,日本东京。

当许多日本年轻人在享受热闹的圣诞夜时,24岁的高桥茉莉,从日本电通公司201米的高楼一跃而下,结束了自己本该如茉莉一样的生命。

在进入电通公司前,高桥茉莉是个成绩优越、性格开朗的女孩。典型的“别人家的孩子”。

她毕业于日本最顶级的东京大学,在读书期间还经常参加一些媒体活动。2015年3月大学毕业后,高桥茉莉进入了日本最大,且在世界也有很高知名度的广告公司日本电通公司。

按照很多人的理解,高桥未来的人生肯定是光彩幸福的。

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

当我们的一些企业老板将“凌晨4点的洛杉矶”作为鸡汤喂给员工喝的时候,高桥茉莉已经饱尝“凌晨5点的东京”之苦了。

高桥茉莉

从2015年10月开始,高桥茉莉的工作量突然激增,经常是加班到清晨5点才能回到家。根据电通公司的数据显示,高桥在10月累计加班达130小时,在11月加班达99小时。日本规定,一个月连续加班超过80小时将导致过劳死,而高桥的加班时间要远远超过规定的时间。

位于东京的日本电通公司

连续高强度的加班使得高桥茉莉陷入了忧郁,她经常在推特上抒发自己内心的苦恼。

休息日不休息,做出来的资料还被骂,身心俱疲... ...(10月13日)

除了睡觉以外,不想坐其他的事情。(10月14日)

已经4点了,身体难受得像要死了一样,很难坚持下去,好累啊!(10月21日)

我已经分不清人生是为了工作而活,还是活着就是为了工作。(11月3日)

连周六周日都要上班工作,真想死了算了。(11月5日)

每天过完,只要想到明天又要继续工作,就害怕担心得睡不着。(11月10日)

完全不想工作,每天最多就睡2个小时。(12月9日)

死前发遗书邮件时,我也考虑过抄送给谁最好。(12月17日)

被男上司嘲笑女性能力不足,对于这种嘲笑,我已经忍受到极限了!(12月20日)

高桥茉莉的最后一条推文,永远地定格在2015年12月20日。5天后,她就选择自杀了。在自杀前,她还给母亲发了一条短信“工作和人生都太辛苦了。感谢至今为止的照顾。母亲察觉到了高桥的不对劲,便马上打电话告诉她“不可以死”,高桥茉莉在“嗯、嗯”答应几声后,就跳了下去。

由于加班而导致的过劳死在日本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公众甚至都到了有些麻木的程度。根据日本政府在2016年公布的《过劳死调查白皮书》显示,每年约有2000人因与工作压力而自杀,有近23%的企业承认员工每月加班时间超过80小时。

高桥茉莉自杀后,她的母亲一直四处奔走呼吁改变加班制度

在这样的背景下,高桥茉莉只是日本自杀人群的一位,而且电通公司凭借在日本社会的影响力,完全可以将这件事压下来(根据电通的股权结构显示,时事通信社和共同社都是该公司的大股东)。

但由于高桥茉莉的经历引发了众多日本人的共鸣和愤怒,特别是在社交网络上,许多日本网友批评“电通是杀人机器”“电通=过劳死”“电通公司去死”,并分享自己类似的经历,再加上媒体连篇累牍的报道,不仅使得电通公司成为众矢之的,而且还让它“成功”获得了“2016年日本黑心企业大奖”,电通公司的形象一落千丈。

“黑心企业大奖”从2012年开始颁发,由记者、律师、大学教授等组成的“黑心企业大奖企划委员会”进行提名,然后由网友投票选举产生“黑心企业大奖”“黑心企业特别奖”“黑心企业市民奖”等。

按照企划委员会的介绍,之所以要设立“黑心企业大奖“,主要就是为了让社会重视企业存在的问题,营造一个任何人都能安心工作的环境。

“黑心企业大奖“的颁奖现场

“黑心企业大奖”至今已经举行了7次,像三菱电器、7-11便利店、东京电力等日本大企业均获得过“黑心企业大奖”的“殊荣”。在2012年的第一次颁奖上,东京电力公司斩获“黑心企业大奖”,当时的颁奖词写道:

从社会正义的观点来看,东京电力公司以下的行为是令人难以接受的非人道行为和人类历史上罕见的可耻行为:

1.有员工在核电站现场被辐射工作

2.有员工在修复福岛第一核电站过程中,在辐射状态下工作

3.容忍反社会势力剥削劳动力

在高桥茉莉自杀之后的2016年,日本电通公司毫无意外地获得“日本黑心企业大奖”。企划委员会写道:

1.新员工因受到职权骚扰、长时间工作等而陷入精神抑郁,并自杀。新员工在每月工作外的加班时间达105小时。

2.电通公司有被称为“鬼十则”的社训。因为社训中有“即使被杀了也不放弃,直到完成目标”这样的观点,使得职权骚扰、性骚扰在公司内泛滥。

3.电通公司过去两次发生过劳死问题,尽管在2015年电通总公司和九州分公司受到了警告,但这次依然有人过劳死。故颁发此奖。

“黑心企业大奖”虽然只是由日本民间社会提名颁发的奖项,但它实际的影响力却并不那么简单,不仅会影响获奖企业的股价,而且还可能引发抵制活动。

日本关西电力公司曾获得“2017年日本黑心企业大奖”。在获奖后,关西电力公司的股价跌落1000日元/股,尽管后来它的股价恢复到1300日元/股,但难以回到曾经1450日元/股的峰值了。

由于高桥茉莉的自杀,使得“黑心企业大奖“受到了日本主流媒体的关注。图为NHK电视台晚间新闻节目“News 7“(类似于国内的新闻联播)报道电通公司获得“黑心企业大奖“。

日本7-11便利店在获得“2015年日本黑心企业大奖”后,在日本社交网络中出现了“抵制7-11”的呼声,而且现实生活中还确实有一些日本人加入了抵制、拒绝购买7-11便利店商品的行为。

除了股价和抵制活动外,某个日本企业一旦当选或被网友认定是“黑心企业大奖”的话,那么很难在短期内改善形象,它的公共形象以及员工招聘都将受到影响。

时至今日,高桥茉莉去世已经三年多了,电通公司获得“黑心企业大奖”也是三年前的事情了,但是电通公司在日本的公共形象依然很低。

高桥茉莉的自杀除了引起日本社会的广泛关注外,也直接推动日本政府通过修改法律和设立新的休息日来改变日企的加班文化。

因为平时工作过于辛苦,所以在电车里经常能看到打瞌睡的日本上班族。

2017年1月,安倍晋三在国会的施政演说中提及了高桥茉莉的自杀,他说“为了避免悲剧再次发生,我决定要修改长时间工作制度。”同年2月21日,安倍晋三在首相官邸接见了高桥茉莉的母亲,表达要修改劳动基准法的意愿。

2017年6月29日,日本国会正式通过了安倍内阁提出的“工作方式改革关联法案”,日本人的工作方式迎来了重大的变革。

在“工作方式改革关联法案”中,对加班时间做了更为明确的规定,即加班“原则上每个月上限45小时,每年上限360小时”。考虑到有些企业每年会有繁忙期,所以规定繁忙期“加班每个月不能超过100小时(包括休息日工作),2个月至6个月内平均在80小时以内,全年在720小时以内”。

如果企业违反规定,那么用人单位管理层将面临6个月以下监禁,或30万日元的罚金。这是日本政府首次就加班问题设立明确的法律约束。日本大企业将从今年4月1日开始执行关于加班时间上限的规定,而中小企业则将于2020年4月1日开始执行。

2017年,日本国会通过了“工作方式改革关联法案“。

加班问题长久以来都是日本难以彻底祛除的社会顽疾之一。事实上,日本企业经常加班并非完全是因工作量太大、人手不足所致,而是一种文化习惯使然。在日本,一家企业如果不经常加班的话,那么会让人觉得这家企业的效益不好、随时可能倒闭,所以就导致了无休无止的加班,营造出一片繁忙的假象。

“月末星期五,干什么呢?“——这是日本政府设计的“优质星期五“图标

同时,日本企业中的上下级文化也是导致加班问题的原因之一。比如,到了下班的时间,如果上司还没有走的话,那么底下的员工是不敢提前离开的,上司什么时候离开了,下属才敢离开。有些日企的管理层就是这样,总喜欢在办公室“多呆一会儿”,这也就导致了下属员工们得“多呆更长一会儿”。

除了修改法律以外,为了鼓励人们享受生活、减少加班,日本政府在2017年2月还联合日本经济团体联合会发起了“优质星期五”倡议,即鼓励企业在每个月的最后一个星期五提前至下午3点下班,这样可以使上班族有时间去消费、逛街。在刚刚实施的时候,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率先带头休息。

2017年2月24日,安倍晋三在第一个“优质星期五“带头休息,听了场小型音乐会。

根据相关的统计数据显示,“优质星期五”实行后,日本百货商店的客流量增加70%,销售额增加了约50%,效果较为明显。

虽然日本企业的加班文化不会因为法律的修改和新推出的休息日而立刻消失,但是日本正在努力减少加班、努力让人们享受生活、享受工作。

有一点可以肯定,在今天的日本,不会有一个企业主敢说,加班是你们这些员工的福报。

文中图片来自网络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