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高通专利诉讼和解:同是赢家赢面大不同

孙永杰

发布时间:04-1816:58

近日,倍受业内关注的高通与苹果的专利诉讼大战终于落下帷幕,双方同意放弃全球范围内所有诉讼。和解协议包括苹果向高通支付一笔未披露金额的款项以及一份芯片组供应协议。

据高通方面表示,双方达成了一份于2019年4月1日生效的为期六年的技术许可协议,包括一个延期两年的选项,以及一份多年的芯片供应协议。高通称,与苹果达成的协议包括苹果对高通的赔款,苹果将一次性支付赔款,但这两家公司并未披露具体金额。

巧合的是,就在高通与苹果和解的同时,英特尔也官宣自己正式退出5G智能手机调制解调器业务,并完成了对PC、物联网和其它以数据为中心设备使用的4G和5G调制解调器的评估工作,英特尔将继续专注投资发展5G网络基础设施业务。

从目前针对此次诉讼和解的诸多评论看,相关各方应该是皆大欢喜,都是赢家。例如高通不仅获得了此前苹果欠缴的专利授权费(体现在苹果对高通的一次性支付赔款),还赢得了为期六年的技术许可协议和芯片组供应协议;苹果则弥补了其未来iPhone 5G“缺芯”的短板;英特尔虽然退出了5G基带的竞争,但对于其整体营收和利润的影响微乎其微,其5G相关的创新和优势依然能够通过网络基础设施得以体现。事实真的如此吗?

其实对于苹果、高通和英特尔这样的全球重量级企业,其每一步的得失,不仅要从纯商业的角度,更要从各自战略和对于产业的影响去分析。基于此,虽然表面看,苹果、高通和英特尔三方均是赢家,但赢面却大不相同。

尽管苹果与高通的专利诉讼打得天花乱坠,不亦乐乎,但苹果的核心诉求只有两点,其一是高通专利授权费按整机收取的方式和费率不合理;其二是所谓的“双重”收费,即苹果认为既然自己购买了高通的芯片(主要是基带),相关的专利授权费应包含其中,高通不应再单独收取专利授权费。

其实对于高通来说,其按照专利授权费收取的方式和费率一直是业内争议的焦点,此前也因此在中国、中国台湾、韩国等遭到了相关监管机构的反垄断调查,并因此被施以不同金额的罚款。对此,苹果应该深知肚明,而高通也理应习以为常(应对应是驾轻就熟)。

由此看,苹果诉高通的最终战略目的是第二个诉求,就是“双重”收费,而这才是高通商业模式的核心和命脉,也是高通最为担心的(因为从高通的营收和利润构成看,专利授权费占据了高通营收的30%和接近70%左右的利润,一旦苹果的第二个诉求点成立,高通的商业模式将不复存在,面临的将是灭顶之灾),也是苹果诉高通,让未来自己利益最大化(尤其是传闻中苹果未来要自研基带)的最高战略目的。

而从双方的和解看,显然苹果最高的战略目的并未达成,与高通为期六年的技术许可协议,包括一个延期两年的选项充分证明了这点。作为智能手机产业的创新代表之一,苹果在业界的影响力和号召力毋庸置疑。而通过此次和解,高通不仅达到了保有自己核心商业模式的目的,更借苹果之手向外界昭示了其商业模式存在的合理性、必然性和稳固性,几乎杜绝了未来任何可能带来欲颠覆其盛业模式诉讼的威胁。毕竟苹果在诉讼上的实力众人皆知,如果连苹果都未能撼动高通的商业模式,其他企业更可想而知。

此外,为期六年的技术许可协议,包括一个延期两年的选项,基本将苹果这个金主绑定在了高通这只“大船”上,更为重要的是,苹果短期内自研基带之路也基本被堵死。毕竟通过此次诉讼,苹果理应领略到了高通在通信及相关领域创新和专利积累的强大,而自研基带无论如何是绕不开这些专利门槛的,要自立门户不是那么简单。

需要说明的是,即便是通过和解赢得了高通的支持,但鉴于高通专利授权的开放性,对于苹果而言,也仅是补齐了之前与友商在5G手机上“缺芯”的短板而已,如果苹果希望恢复iPhone的增长和保有竞争优势,自身在手机上的创新也至关重要,尤其是针对当下智能手机用户的刚性需求上。最典型的体现就是在智能手机的拍照上。

曾几何时,拍照一直是iPhone的竞争优势,但随着友商在拍照方面的创新,如今iPhone在拍照方面的优势已经被大幅稀释。同样,在智能手机自身的设计上,苹果的优势也正在被友商赶超。

最后我们再看下在此次诉讼中一直有“乘火打劫”之嫌的英特尔。

实际上苹果与高通专利诉讼的和解,本来不应着重评价英特尔,但不知为何,英特尔却几乎在同时宣布自己退出5G智能手机调制解调器业务。莫非英特尔对此早就有所准备?即苹果和高通一旦宣布和解,这篇官宣立即发布。这和此前英特尔在智能手机基带,尤其是5G基带的高调表现形成了强烈的高度自信和自卑的反差。要知道就在几天前,英特尔针对其可能延期向苹果交付5G基带的传闻依旧强势回应会如期交付。

而在我们看来,即便是苹果与高通达成和解,如果英特尔的基带(包括5G基带)像英特尔此前多次所言具备领先优势的话,也不必马上宣布退出该业务,至少除了苹果之外,还有其他的手机厂商可以游说。而英特尔似乎再试一把的勇气都没有,可见其在基带市场的实力。更让我们略感失望的是,此后有关英特尔退出5G基带业务的新闻报道被诸多媒体和评论人移花接木,避重就轻,转移到了5G网络基础设施英特尔的投入和领先。

诚然,5G的范围非常宽泛,且并不能仅以智能手机中的5G基带来断定英特尔在5G时代到来之时已经落后,甚至是出局。不过既然是围绕5G基带,理应是就事论事,更何况从此前英特尔对于自己5G方面的表述看,基带是其5G战略的核心之一。尤其是在苹果与高通专利诉讼开启之后更是如此。

其实不仅是现在的5G,整个移动市场(例如典型代表的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曾经是英特尔的重要战略选择。

众所周知,对于芯片厂商来说,在移动市场(例如智能手机)最核心的竞争在于AP(应用处理器,主要是CPU)和BP(基带)。早在以苹果iPhone为代表的智能手机产业开启之时,英特尔就希望在AP和BP这两个核心杀入移动市场。

在AP端,英特尔以在PC领域占据优势的x86架构的Atom(凌动)主打,在BP端,2011年并购了当时是苹果iPhone基带供应商的英飞凌。所以从切入的时间点看,英特尔进入移动市场并不晚。

不幸的是,在AP端,英特尔始终未能突破芯片本身功耗过高的瓶颈,更关键的是始终未能杀入由ARM架构主打的智能手机生态圈。尽管一度在平板电脑市场占据接近1/3的市场份额,但背后的驱动并非是创新而是大量的补贴。最终英特尔在付出了几百亿美元之巨,先行退出了AP的争夺。

在BP端,本以为并购英飞凌,拿到苹果这个金主就可以在移动市场扩大影响力,一展宏图的英特尔,仅在并购一年之后,就被苹果弃之(由高通接棒)。究其原因,主要还是在并购英飞凌之后其在基带方面的创新不力(是战略不重视,还是实力不够?)。

在历经接近4年的沉寂后(这个阶段我们基本上看不到英特尔在基带方面创新的报道),2016年,英特尔突然又杀入苹果iPhone基带供应商的行列。而这次杀入的真正原因远非业内看到的是英特尔在基带方面的创新所致,而是库克接任苹果CEO后为了获得更高溢价和降低风险而采取的多供应商策略。而英特尔与高通在基带上的差距最终通过搭载不同基带iPhone差距较大的体验得以体现。尤其是在4G基带芯片上,由于技术上的挑战和复杂性,体验的差距更是明显。

而随着2017年苹果与高通专利诉讼的开打,苹果暂停了与高通的合作,全面转向采用英特尔的基带,英特尔在基带方面的创新不力进一步被客观因素所掩饰。

所谓大浪淘沙。随着5G时代的到来,智能手机对于基带的创新和要求相较于4G是有增无减。而这一次,英特尔可能根本无法再去掩饰,这从此前在苹果与高通专利诉讼中,苹果一直强硬的态度,甚至是前一天还要向高通所索赔270亿美元的赔偿,到第二天和解条款中反转的补偿和续签专利授权协议的转变得到了间接证明。

实际上业内早有分析称,英特尔在基带方面,随着通信技术的迭代(例如从此前的3G到4G,再到未来的5G),其与高通的差距非但没有缩小,反而越来越大。

从AP到BP,无论是从其进入的时间,还是先后投入了数百亿美元,直到最终的双双退出,英特尔在移动市场的失利,远非是战略上的不重视可以解释,最关键的还是低估对手和自身创新实力不足所致。

更需要英特尔借此反思的是,在这一过程中,英特尔曾错失了几次依靠创新翻盘的战略机会,其中最好的战略机会点就是从2016年苹果在基带供应商策略的转变,之后的苹果与高通的专利诉讼更是将这一战略机会点放大。

遗憾的是,英特尔未能靠创新抓住这个战略机会点。也许这一苦果早在其并购英飞凌之日起就已经埋下。即在并购英飞凌失去苹果订单之后,英特尔一直疏于在基带领域的创新,给人更多的直观感觉是2016年苹果供应商策略转变的“风口”让其临时抱佛脚,从并购英飞凌到现在,将近8年的时间,不是对于产业的判断和创新,而是“风口”成为其在基带市场活跃的助推剂,对于一向以创新示人的英特尔意味着什么?至少因为此前基带被苹果采用,而发布的5G端到端的战略是否还完整?

综上所述,我们认为,苹果与高通专利诉讼的和解及英特尔随后的退出,表面上看是三方共赢,但赢面却是大不相同。高通稳固了其核心的商业模式,苹果仅是补足了短板,但其自造基带的战略可能被推迟,甚至化为泡影,而英特尔最终彻底退出了仍具市场潜力的移动市场,导致一直对外宣称的5G端到端的战略优势出现欠缺,而这一切归根结底都是创新所致。

不可否认,不同的市场策略(包括诉讼)和机会,甚至是所谓的风口也同样重要,有的企业也可能借此作为竞争手段,或自己表面风光一时,或暂时迟滞对手,但创新推动产业前行和确立企业核心竞争优势永远是商业世界惟一颠扑不破的真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