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与周鸿祎纠缠十六年,曾是360的定海神针,如今另立门户

AI财经社

04-1319:16

本文由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一把手和二把手分道扬镳的故事永远都在上演。

4月12日晚间,三六零安全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文简称360)宣布拟对外转让所持全部的北京奇安信科技有限公司(下文简称奇安信)股权,涉及持股比例约22.59%,转让价格拟定为37.31亿元。

360的主控人为周鸿祎,奇安信的实际控制人为齐向东。前者聚焦于个人安全业务,后者则主营企业安全业务。此番360转让所持奇安信的全部股份,则意味着两家公司之间将不再存在股权关系,双方“投资与被投资”、“授权与被授权”的关系也随之瓦解。而360集团董事长兼CEO与奇虎360总裁、现360企业安全CEO齐向东解除多年来“战友捆绑”关系。

值得注意的是,360在公告中称未来政企安全将是360的重要战略方向和新业务增长点。这也表明,未来360将和奇安信成为竞争对手,共同抢食to B安全领域这块大蛋糕。

早年齐向东追随红衣教主一同创业,经历沉浮,奠定了奇虎360如今在安全领域的地位。2016年前后,在奇虎360私有化的过程中,坊间已经传出两人由于业务分歧而造成的不和。一年多以前,360借壳回归A股时,CEO齐向东并未到场参与敲锣仪式,并随后推出上市公司管理层。当时外界解读为这是一个明确的”分手“前的信号,一年后的今天,双方终于做好了准备。

1.分合十六年终分手

转让股权背后,人们关注的仍然是两个男人的故事。而这一切源于2003年。

那一年周鸿祎创立3721,他找来当时在新华社当干部的齐向东,让他担任总经理一职。一年后,两人一起经历了3721被雅虎收购,后又双双加入雅虎中国的难忘岁月。

2005年,周鸿祎宣布离开雅虎中国,跟着他一起走的有一批高管,其中就有齐向东。

直到2006年,周鸿祎创办奇虎360,齐向东再次成为他的左膀右臂,两人一同创业。两人的感情和默契曾经令人慨叹,周鸿祎曾经在自传中提到,3Q大战之时,商业竞争一度上升到另一个高度。一次,他在上班途中接到齐向东的电话:“公司里来了30多个警察,你赶紧逃。你看看你现在能飞哪儿,就赶紧先飞过去。剩下的以后再说。”

幸亏齐向东这个电话,周鸿祎掉头去机场跑到了香港,躲掉一场无妄之灾。

互相扶持和追随,周齐二人曾被认为琴瑟和鸣,黄金排挡。2014年,360赴美上市,周鸿祎持股17%,其次是齐向东8.9%。二人联合起来拥有近60%的投票权,是这家公司绝对的掌控者。

当时外界认为,齐向东扮演的是主内的角色。2014年奇安信注册,主要聚焦企业级安全业务,由齐向东主导,而周鸿祎则将精力放在个人用户级的安全业务。

但两个人之间的亲密关系从那时起出现了变化。2016年360私有化的过程中,周鸿祎股份上升,从17.3%到22.3%,而齐向东则从8.1%降到了2.2%。借壳回归A股之后,360的管理层进行了一次新的任命,原360总裁齐向东借此时机退出了上市公司的管理团队。

这样看来,两人之间总会有分手的这一天。

2.360做”大安全“,奇安信拟上市

此次转让股权公告显示,奇安信为360企业安全业务的运营主体,由奇虎360创始人之一、原总裁齐向东控制。股权结构显示,齐向东直接持有奇安信约27.70%股权为第一大股东。此外,齐向东还通过奇安贰号控制着有限合伙企业安源创志,因此股权穿透后,其对奇安信的持股比例累计超过32%。

公告指出,随着公司层面股权的理清,360宣布将终止给奇安信的360品牌授权,奇安信将不得再用“360企业安全”及相关“360”的品牌名义进行任何对外宣传推广等。品牌授权终止将在双方签订股权转让协议或首期款支付并完成工商变更后生效。

与此同时,奇安信的实际控制人齐向东向媒体证实,接下来奇安信预计登陆科创板,“目前正在推进中,再一步一步实施。”

截至目前,意欲上市的奇安信仍处在亏损状态。数据显示,2018年奇安信营业收入23.94亿元,净亏损1.58亿元。登陆科创板前夕,失去360的品牌授权,势必会在短期内对其有一定影响。

360则有自己的考量。在其公告中,360指出此次交易主要出于以下三点考量:首先,这有利于“360”品牌的完整性和唯一性,通过终止品牌授权,公司将有效解决网络安全市场上多个“360”给客户带来的困扰;其次,有助于公司“大安全”战略的进一步实施,未来政企安全领域将成为360的重要战略方向和新业务增长点;第三,此次交易预计将确认投资收益为29.8亿元,这笔回笼资金将储备用于360“大安全”战略拓展。

一直以来,作为一家互联网公司,360的盈利模式不外乎广告和服务,其核心PC产品已然占据市场95%的份额。在互联网红利消退和业务天花板压顶的情况下,向更有想象力的to B转型是在大环境下做出的新战略调整。

360和奇安信,周鸿祎和齐向东,未来在安全领域狭路相逢时,谁能笑到最后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