褪尽大侠色彩,张无忌的爱情才是男人最真实的表现

发布时间:19-04-1007:33

金庸先生用他的十五部小说为我们构建了一个丰富多彩的武侠世界,除了刀光剑影还有许多令人向往的绮丽的爱情故事。那些侠之大义的英雄们的感情世界也是那样的丰富多彩,让人玩味。

张无忌在性格上同郭靖、杨过二人相比要显得柔弱一些。他的少年时期可谓“背靠大树好乘凉”,虽然也是父母早亡但在他的背后还有张三丰这样一位大宗师和整个武当派, 甚至还有算上实力不俗的明教可以依靠。身世的不幸让他获得了更多的关爱,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他也就不可能像郭靖那样笃定地相信一份爱情,更不可能像杨过在情感纠葛中那般决断。

张无忌身边先后出现了多位女性形象。在他落魄之时在西域偶遇美丽漂亮的朱九贞算是第一个, 此时逐渐成熟的心智和生理都使得张无忌完全丧失了抵抗能力, 甚至从内心他就从没生出与之抵抗的念头,异性相吸的自然力量使他不能自拔。对于这个朱九真他毫无认识, 但就因为性别上的原始驱动力,他就愿意为她付出一切,包括自己的生命。

“张无忌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到美貌女子惊心动魄的魔力, 这时朱九真便叫他跳入火坑之中, 他也会毫不犹豫的纵身跳下,听她叫自己坐在她身畔, 真是说不出的欢喜, 当即毕恭毕敬的坐下”(《倚天屠龙记》第十五章)。

这份冲动更多的来源于人类的原始属性,是对于异性的一种强烈需求感, 简单、炽烈,存在的时间短暂, 它和我们今天所说的情感是有很大区别的。所以当张无忌看到朱九真为了卫壁同武青婴争风吃醋,亲耳听到朱、卫二人耳鬓厮磨时, 那种全身心投入的热烈也就随之降到了冰点。

“张无忌心头一震, 几乎要哭了出来,做了半天的美梦登时破灭, 心中已然雪亮:‘真姊点我穴道,哪里是跟我闹着玩,她半夜里来跟表哥相会, 怕我知道。’霎时间手酸脚软,又想:‘我是个无家可归的穷小子, 文才武功、人品相貌,哪一样都远远不及卫相公。真姊和他又是表兄妹之亲,跟他原是郎才女貌、天造地设的一对。’”(《倚天屠龙记》第十五章)

雪上加霜的是自己的第一次情感付出竟然还成为了朱长龄利用自己的棋子。这样的打击就使得张无忌对于“一见钟情”“以貌取人”式的爱情彻底失去了信心, 这也就为殷离的出现做好了准备。

殷离的长相不仅丑陋而且多少有些怪异,她能够走进张无忌的爱情世界凭的是与殷素素神情举止间的那些相似。张无忌对于她的情感源自三个方面:一是身世相仿生出的同情,二是血脉相连生出的亲情,三是念及童年往事生出的感激之情。情感虽然复杂但却很少有男欢女爱的爱情因素, 即便是答应娶她为妻, 也是为情势所迫,出于怜悯之意。

殷离的长相不仅丑陋而且多少有些怪异,她能够走进张无忌的爱情世界凭的是与殷素素神情举止间的那些相似。张无忌对于她的情感源自三个方面:一是身世相仿生出的同情,二是血脉相连生出的亲情,三是念及童年往事生出的感激之情。情感虽然复杂但却很少有男欢女爱的爱情因素, 即便是答应娶她为妻, 也是为情势所迫,出于怜悯之意。

接下来登场的是神秘的小昭。她是杨不悔身边的一个小丫鬟,因为诡异的行为手足被加上了锁链。她和张无忌从明教禁地开始相交相识,从此这个小丫头便一直在他身边侍奉。百依百顺、体贴入微, 风尘江湖的张无忌恰恰需要这样一个贴心人的存在来给予自己一些江湖之外的慰藉。

“张无忌听着她手上的铁链偶尔发出轻微的铮铮之声, 只觉心中平安喜乐,过不多时, 便合上眼睡着了。”(《倚天屠龙记》第二十七章)

小昭微光之下缝补衣衫的画面似乎让张无忌忘记了江湖纷争、忘记了夷夏大任, 真实地体验了一下平常人的生活。小昭和其他的女孩是截然不同的, 朱九真狠辣, 殷离痴迷,周芷若深沉,赵敏狡黠,唯有小昭的无欲无求才可能给予张无忌片刻的平静。但这种平静的时间注定不能长久, 小昭为了母亲也为了张无忌无奈地登上了波斯总教的教主之位,从此天各一方,这份如水般的感情也算是走到了尽头。

“小昭又道:‘我命人送各位回归中土, 咱们就此别过。小昭身在波斯,日日祝公子福体康宁, 诸事顺遂。’说着声音又哽咽了。……只听得小昭所乘的大舰上号角声呜呜响起,两船一齐扬帆, 渐离渐远。但见小昭悄立船头, 怔怔向张无忌的座船望着。两人之间的海面越拉越广, 终于小昭的座舰成为一个黑点, 终于海上一片漆黑, 长风掠帆, 犹带呜咽之声。”(《倚天屠龙记》第三十章)

许多人看到小昭与张无忌的分离时都会生出诸多感慨,感叹世间真情的难得,但我们应该认识到这种平平淡淡的爱情其实并不适合张无忌,更为准确地说是不适合这个年龄段的张无忌。少年对于爱情的追求除了情感因素外还有心理因素,在诸多的心理因素当中就包括“刺激”这一重要因素。小昭式的爱情可以从情感上给予张无忌最大的满足, 但因其平淡,缺少“刺激”因素所以无法从心理上占据主动地位, 这也就注定了这种模式的爱情在张无忌身上失败的主要原因。

在经历了几次感情打击之后,张无忌的爱情观也有了更为成熟的发展,而“青梅竹马”的儿时伴侣周芷若的出现也恰是在张无忌情感的空档期。两人分离多年, 在光明顶下相遇,虽身处险难之中但在二人心中却只有当年舟中相处的美好回忆。张无忌同周芷若本来应该算是天生一对, 金童玉女,一个是武当派第三代中杰出人物, 另一是峨眉派青年一代中的翘楚,两人间言语虽不多,相聚时间亦是有限, 但心中早已是情愫暗生。

“周芷若眼见大祸临头, 不料竟会有人突然出手相救。她被张无忌搂在胸前, 碰到他宽广坚实的胸膛,又闻到一股浓烈的男子气息,又惊又喜, 一刹那间身子软软的几欲晕去。……周芷若从未和男子如此肌肤相亲, 何况这男子又是他日夜思念的梦中之伴、意中之人。心中只觉得无比的欢喜,四周敌人如在此刻千刀万剑同时斩下, 她也无忧无惧。”(《倚天屠龙记》第二十六章)

正所谓是门当户对、郎才女貌。这次的感情之路看似平坦, 却不料想枝节横生。灭绝师太临终时将一个重重的担子放在了周芷若的肩上, 之所以选择周芷若不仅仅因为她是诸多弟子当中最为优秀的一个,更因为她和灭绝是最相似的, 都有着无穷的野心, 对于整个武林的野心, 只有她才能完成自己无法完成的心愿, 实现峨眉一派“号令天下,莫敢不从”的宏伟目标。当然灭绝师太也意识到儿女之情可能会成为这一计划的重要阻碍, 但她更相信周芷若内心对于名利的欲望, 当然还要加上一个诅咒:

“周芷若依言跪下,不知怎样说才好。灭绝师太道:‘你这样说:小女子周芷若对天盟誓, 日后我若对魔教教主张无忌这淫徒心存爱慕,倘若和他结成夫妇, 我亲身父母死在地下,尸骨不得安稳;我师父灭绝师太必成厉鬼, 令我一生日夜不安;我若和他生下儿女,男子代代为奴,女子世世为娼。’周芷若大吃一惊,她天性柔和温顺, 从没想到所发的誓言竟会如此毒辣,不但诅咒死去的父母,诅咒恩师, 也诅咒到没出世的儿女,但见师父两眼神光闪烁,狠狠盯在自己脸上, 不由得目眩头晕,便依着师父所说, 照样念了一遍。”(《倚天屠龙记》第二十七章)

这些都让她在临终之时似乎已经看到了希望的曙光,当然也就在张无忌和周芷若的情感之间筑起了不可翻越的藩篱。

几经波折张无忌的感情之路似乎还在原地踏步, 究竟情归何处似乎也成了问题,还好绿柳庄中还有一个赵敏在等待真爱的到来。赵敏本不应该是张无忌的最佳选择, 因为他们之间的障碍太多,分歧也最大。张敏的身份不能用“江湖”来描述,她出生于王府,身体中流淌“黄金家族”的血液, 身份同江湖人物的张无忌可谓天差地别, 这种门第之间的距离成了两人需要逾越的第一个台阶。克服这个问题也许并不困难,如司马相如和卓文君便是成功的案例。而最大的问题在于两人的政治分歧,一个要助父亲扫荡群雄, 平定天下;一个要号令各方,驱逐鞑虏,这是截然相悖的两种政治观念, 正所谓水火不相容,情感的追求同理想的求索之间产生了巨大的矛盾,这第二个台阶显然要比第一个更加难以逾越。

可喜的是赵敏对于张无忌的情感在一次次“摩擦”当中不仅没有丝毫的减退,反而是擦出了令人炫目的火花。为了这份感情不惜同父兄决裂。

“赵敏道:‘我既决意跟着你吃苦, 这位兄长嘛,迟早总是要得罪的。我只怕你不许我跟着你, 别的我甚么都不在乎。’……没料到她竟是粪土富贵, 弃尊荣犹如敝屣,一往情深若此。”(《倚天屠龙记》第三十四章)“

赵敏第一次听他叫自己为‘敏妹’,心中说不出的甜蜜,但一转念间, 想到父母之恩, 兄妹之情, 从此尽付东流, 又不禁神伤。”(《倚天屠龙记》第三十五章)

这种痛并快乐着的情感恰在微妙之处动人心扉。张无忌对这份真挚情感的消化则显得要迟缓一些,直到彻底放下对周芷若的牵挂之后( 尽管这种放下近乎于无奈)才真正对赵敏的感情有了一个确定。

“张无忌道:‘芷若,这件事我在心中已想了很久。我似乎一直难决, 但到今天,我才知道真正爱的是谁。’周芷若问道:‘是谁? 是……是赵姑娘么?’张无忌道:‘不错。我今日寻她不见,恨不得自己死了才好。要是从此不能见她, 我性命也是活不久长。小昭离我而去, 我自是十分伤心。我表妹逝世, 我更是难过。你……你后来这样, 我既痛心, 又深感惋惜。然而,芷若,我不能瞒你,要是我这一生再不能见到赵姑娘, 我是宁可死了的好。这样的心意, 我以前对旁人从未有过。’他初时对殷离、周芷若、小昭、赵敏四女似是不分轩轾, 但今日赵敏这一走,他才突然发觉,原来赵敏在他心中所占位置, 毕竟与其余三女不同。”(《倚天屠龙记》第四十章)

此时,在张无忌的内心终于将自己同四位女子的情感理清排顺了,他对于这四个女孩的情感各不相同但能称之为爱情的只有一种。张无忌的情感世界显然要比郭靖、杨过丰富得多,曾经孤舟海上的一刹那间甚至有过四女共侍一夫的幻想。

张无忌惕然心惊, 只吓得面青唇白。原来他适才间刚做了一个好梦, 梦见自己娶了赵敏, 又娶了周芷若。殷离浮肿的相貌也变得美了,和小昭一起也都嫁了自己。在白天从来不敢转的念头, 在睡梦中忽然都成为事实, 只觉得四个姑娘人人都好,自己都舍不得和她们分离。……他向赵敏瞧了一眼,情不自禁地又向周芷若瞧了一眼, 想起适才的绮梦, 深感羞惭。”(《倚天屠龙记》第二十九章)

多样的情感交织在一起,让我们看到的张无忌已经褪掉了“大侠”的光环, 更加平易近人,人物形象也就更加丰满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