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哥把你当兄弟,你竟然还想要底薪和公积金?

秋源俊二

发布时间:04-0907:19

文/阿良 (百家号独家+首发)

时光犹如白驹过隙,不经意间就到了四月,春暖花开的日子,距离2018年9月的明尼苏达往事,已经过去7个月了。

自从去年下半年刘强东卷入桃色新闻后,京东集团和刘强东总能隔三差五的上回头条热搜。

取消快递员底薪,降低公积金缴存比例,坚决淘汰三类员工,一个月内3名高管离职,一天离职400人,要求员工梳理亲属同学关系···

这段时间京东发生了这么多事,京东到底怎么了?

此前,有网友爆料称:京东将取消其快递员的底薪并增加快递收件任务,增加的快递收件任务与工资挂钩,揽件将计入绩效,直接影响薪资收入,即快递员的收入以后全凭绩效。

4月7日深夜,京东物流通过其官方微博作出回应:京东物流独立运营之后,业务量激增,原来的薪酬结构已经不适应新的模式,无法对绩效优异的员工体现出足够的激励,承认了薪酬结构调整,并表示已在华南区二三线城市试点。

随后,“坏事”成双,对快递员的“打击”接踵而来,另有网友爆料,京东还将降低快递员的公积金缴存比例,从12%降到7%,下调了5%。

此事得到了京东员工的证实,几位京东快递员表示,取消底薪和下调公积金的情况属实,具体从今年6月份开始实行,6月之前入职的快递员,取消底薪,公积金从12%降到7%;6月以后入职的快递员,统一没有底薪没有公积金,并表示已经与公司签订了相关文件。

再回想到清明节前京东爆料出来的刘强东署名邮件,坚决淘汰三类人:

1、不能拼搏的人,无论业绩好坏,职位高低,也不管是老员工或者管培生,不管是身体原因还是家庭原因,凡是不能拼或者拼不动的;

2、不能干的人,也就是绩效差的人;

3、性价比低的人,有的人不断升职加薪,或者因为岗位调动,丧失了性价比;

并表示这三类人都要淘汰或者协商解决掉。

刘强东这半年来连续的几番大刀阔斧极限操作,让京东的企业形象继明尼苏达事件后,再次跌入冰点。

对于京东的回应,无论是更科学的方法激励员工,保障员工收入与付出成正比,还是希望在公司营造出一个靠公平的勤劳付出,而不是以各种借口混日子的环境,大多数人都不买账。部分京东员工认为这是公司变相裁员的“手段”,甚至有员工表示已经在考虑离职的,而在各大网络论坛,网民们对此事更多的是挖苦与暗讽,更有人犀利评论:

“兄弟为东哥两肋插刀,东哥却插兄弟两刀?”

“ 我脸盲,分不清谁是兄弟···”

“开除的都不是兄弟,拼命干活的才有资格做兄弟!”

在明尼苏达风波之前,在大家印象中,东哥可不是这个样子的,那会儿,京东老总刘强东可是一个义薄云天、乐善好施,把员工当兄弟,处处为兄弟考虑的良心企业家。

早在2017年年初,刘强东做客央视,刘强东就曾坦言:对员工好永远不能变,而企业的价值也在于真正为国家和社会做出贡献!

那会的东哥,在一次偶然走访宿迁呼叫中心新建的员工宿舍时,发火了:“我原来一直说,我们的员工宿舍必须得是高级单身公寓,结果今天看了样板间,里面竟然准备住四到六个人,卫生间竟然还是那种蹲便器,跟淋浴放在一块,这让我想起80年代,南方的黑心工厂给工人住的宿舍。我说了多少遍了,要让员工、让兄弟们活的有尊严!

那会的东哥,在某年的老员工授勋仪式上,无比仗义地说:“凡是公司五年以上老员工,如果得病保险报销之外不够的钱,不管花多少,公司出!公司不会不管兄弟,不希望一人重病穷三代的事发生在京东兄弟身上!”

那会的东哥,在采访中说:“公司是一个最安全、最温暖、最充满爱和信任的地方。

那会的东哥,在一次宴请基层员工时,斟满酒杯挨桌与他的兄弟们喝酒聊天,在他眼中,京东基层员工福利待遇好的标准之一,就是工作满五年后能在老家县城买一套房

那会的东哥,把每一个员工当兄弟,三番五次强令重申,不允许把员工外包给第三方,即使可以为公司节省十几个亿,可以有十几个亿的净利润。

那会的东哥认为,靠克扣员工的五险一金挣钱,牺牲员工60岁以后保命的钱,是耻辱的,赚了多少都会良心不安,这样的公司是没有存在价值和意义的。

那会的东哥,变了!

看过很多的史学名著、名人传记,那么多的先贤前辈的经历,都在讲述一件事:“这世间,哪有什么绝对的对错与好坏啊?”

《史记》记载,刘邦作为一代枭雄,在遇到危险、亡命天涯的过程中,曾三番四次从马车里推下自己的儿子女儿,以求减少负重轻装前行,让马车更快带着自己逃出生天。

这些天京东的行动举措,对于站在一旁吃瓜看戏的我们来说,无论是调整薪资结构,降低公积金缴存比例,亦或者是要坚决开掉三类人,都是一个资本家极尽所能地压榨员工的剩余价值行为罢了。

当员工被榨干干净,便一脚踹开,所谓兔死狗烹,鸟尽弓藏,不过如此。

但站在企业的角度来将,在资本寒冬里,但凡能让企业存货活下去、活得更好的举措,都是好举措、好计策。

对企业来说,不愿拼搏缺乏上进心的、业绩差绩效差的、性价比低的员工,都是企业的拖累负担,时间长了,无论是大企业还是小企业,都不会留这种人。

很多企业没说,但早就按照这种标准去优化淘汰员工,无论是小本经营的微小企业,还是家大业大的跨国集团,华为、中兴无一不是如此,这早已是各行各业的潜规则之一。

华为员工的待遇福利,一直在国内有口皆碑,2017年华为员工平均年薪约70万,2018年的财报显示,华为员工平均年薪达到了110万,这些数据羡煞旁人。

然而,薪资福利好的是华为,竞争残酷的也是华为。在华为,年龄超过40岁,就极有可能面临被清理的风险,中兴亦是如此。2017年12月份,42岁的中兴程序员欧建新,从高楼一跃而下,抛下了自己的子女和爱人,撒手人寰,距离我们并不遥远。

资本本来残酷,都是自有其意志的,无论曾经多么的温情脉脉,也不管过去怎样的信誓旦旦,在追逐利润这条道路上,面对金钱和感情,资本是从来都是不需要选择的!

正如先哲所言: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

作为普通人的我们,应该明白:这世间或许会有仁慈的资本家,但绝不会有仁慈的资产阶级。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