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园”主人商海往事:上海发迹 10年前牵涉贪腐大案

中新经纬

03-2300:16

中新经纬客户端3月23日电 (董湘依)20日深夜,随着牡丹江市专项调查组全面进驻“曹园”,其背后的神秘主人曹波被刑事拘留。当天,他在电视镜头前声泪俱下。

曹波接受采访的画面

目前,曹波正在接受调查。

随着更多内情曝光,曹波的真实身份渐渐浮出水面。他是牡丹江市的民营企业家,黑龙江曹园文化投资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除此之外,中新经纬客户端查询第三方网站发现,曹波名下有15家公司,担任三家公司的董事长。

曹波在当地颇为知名,是“有钱老板”,不过,在“毁林私建庄园”事件曝光之前,网络上却鲜少见到此人的相关报道。行事低调或许是曹波留给外界的印象之一。

与很多商人一样,曹波格外喜欢“吉利数字”,比如,“曹园”的电话号码后四位都是“6”;再比如,黑龙江曹园文化投资有限公司的成立时间,是 2006年6月6日。

中新经纬客户端了解到,大约在16年前,曹波曾卷入一桩轰动一时的千亿腐败大案,其借助商业往来打通私人关系,对时任上海三家国企的董事长范宪行贿数百万元。

“毁林私建私人庄园”事件曝光

3月19日,“牡丹江毁林百亩建私人庄园”事件经由中国之声曝光,犹如多米诺骨牌效应一般,舆论一片声讨,更惊动当地政府。

同日,黑龙江省委书记张庆伟作出批示,要求省委省政府成立督查组,推动牡丹江市开展调查。

20日,黑龙江省林业和草原局等9个省直部门组成的联合督查组到达牡丹江市开展督查工作,牡丹江市专项调查组全面进驻“曹园”。曹波接受调查组调查。

21日,据央视消息,曹波及其项目经理已被刑事拘留。

牡丹江“毁林私建庄园” 图源:中新网

“曹园”首次开放

从黑龙江省牡丹江市火车站出发,顺着主城区沿山路而上,便能看到一个颇有恢弘气质的古建城门,上方挂有鎏金牌匾的“曹园”题字分外显眼。这座私人建筑群,于2005年建成,占地近3000亩,总投资上亿元。

据中国之声3月19日报道,在“曹园”大肆建设的过程中,有大量林木被盗伐,造成国有林地和生态遭到严重破坏。里面还设有狩猎场,不少野鹿、野猪等野生动物被捕杀。2013年,为了调整风水,曹某还在山腰处筑起蓄水大坝,利用山水造出一个面积约1平方公里的人工堰塞湖。

媒体实地探访“曹园”的过程中发现,其内部亭台楼阁随处可见,高高低低的建筑全部是仿古样式。在园内博物馆中摆放着20余种野生动植物标本,其中包括猛犸象等一些珍贵化石。

牡丹江“毁林私建庄园”内有多种动物标本 图源:中新网

直至牡丹江市专项调查组进驻“曹园”,这座富丽堂皇的私人庄园才得以首次对外开放。

一个被广泛报道的细节是:20日当天,调查组赶到“曹园”现场调查,但在“曹园”门外被堵了半个多小时。经过多方沟通,联合调查组才得以进入。

公开信息显示,“曹园”背后的运营主体是黑龙江曹园文化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曹园文化”),曹波为法定代表人。中新经纬客户端查询第三方网站发现,曹园文化成立于2006年6月6日,注册资本8000万元,由上海天懋投资控股集团100%控股,经营范围为文化创意产业、旅游产业投资。

宣称打造“中国文化精神高地”

据曹园文化官网介绍,中国曹园位于黑龙江省牡丹江市的西北方,张广才岭的大森林中,距市区约10公里,总占地2.3平方公里。

另据公开资料显示,曹园所在的张广才岭是是兴安岭山系长白山的支脉,其山势高峻,地形复杂,既有悬崖绝壁,又有深谷陡坡。历史上曾为中国北方肃慎人、靺鞨、女真族建立的渤海国、金、辽、清等势力管辖,清代长期为清王朝禁地。是金、清两代王朝的发祥地。

“曹园”鸟瞰图,地处张广才岭大森林 图源:曹园文化官网

即便被指“毁林建设”“削山造湖”,曹波本人却不认为建“曹园”破坏了生态环境。

在3月20日晚央视播出的《新闻1+1》节目中,曹波表示,他做的是一个旅游项目,该项目已向省市等相关部门申请立项,但由于急于求成,在土地审批手续没有完善的情况下开工建设,造成了一定影响。

曹波说,“建池塘、小桥是从项目上考虑,但在法律角度上,我可能是违规违法了。但我自己认为,我做的没有破坏环境、损害老百姓,我骨子里没有这个想法。”

中新经纬客户端注意到,曹园文化此前在官网上宣称,要“把曹园打造成中国文化精神高地,中国东北养生胜地”。

在曹园文化官网的“资讯中心”一栏, 仅2015年6月23日转载了一篇有关生态环境保护的报道,此后再未进行过更新。

此外,中新经纬客户端根据该公司所留的联系方式多次拨打电话,对方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据了解,“曹园”所在的国有林区所有权归属于央企中国农业发展集团军马场有限责任公司。

至于为何要在国有林场里建设庄园,曹波和该公司负责人苏林芳均对外表示,是为了搞旅游开发。但事实上,官方并未准许其“搞旅游开发”这一用途。

19日,牡丹江市文化广电和旅游局相关负责人称,“曹园”压根不具备旅游开发的任何条件。相关负责人表示:“它不符合景区的相关条件,不符合条件我们也没有给它(审批),后来他们就自己放弃了。可能这里面还涉及到旅游基层设施的投入,资金上也有问题,就没有再申报。”

另外,相关行政处罚文书显示, “曹园”因违建问题有过三次处罚记录。牡丹江市国土资源局分别于2009年、2015年、2018年对曹园未经批准违法占地建设下达了行政处罚决定书,查处的违法占地面积分别是7000平米、5736平米、2367平米,按照每平米5元的标准进行处罚,并责令其自行拆除。三次罚款共计7.5万元左右。

令人诧异的是,“曹园”三次共计形成违法占地面积为15103平方米,但处罚数额仅为7.5万元。而此前同样引发争议的石家庄西美金山湖小镇违建曾被官方认定违规占地10649平方米,罚款金额却超过623万。相较之下,两者处罚力度有云泥之别。

“神秘商人”曹波

曹波有何能力染指千亩国有林地? 随着更多内情曝光,神秘东北商人曹波的商业版图也浮出水面。

中新经纬客户端查询第三方网站发现,曹波名下15家公司,在中国东北、江苏、上海和海南遍布其商业足迹,经营范围更是涉及文旅投资、地产开发、机械制造、娱乐餐饮、医疗服务、航空器材和生物科技产品研发等多个领域。

曹波的15家公司

第三方网站还显示,目前,曹波担任董事长的企业有3家公司,分别为牡丹江超越娱乐有限公司、黑龙江天懋集团有限公司、上海森懋实业有限公司。另外,曹波为8家公司的控股股东,2家为全资控股,分别为黑龙江海东青航空科技有限公司、上海轮胎橡胶(集团)如皋投资有限公司(已被注销)。

与此同时,有关曹波的周边风险多达42条,其中,“曹园”背后的运营主体,即曹波担任法人的“曹园文化”曾卷入5起法律诉讼案,其中4起都是因合同纠纷而被他人起诉。另外一家同样由曹波任法人的海南天懋投资有限公司,2018年被法院2次列为失信被执行人(俗称“老赖”),而曹波本人也先后2次被列为限制消费人员。

曹波的周边风险多达42条 第三方网站截图

“上海天懋钢丝销售有限公司”(下称“上海天懋”)也是属于曹波的多家公司之一,他曾担任该公司董事长。为何特别提及它?因为,曹波正是在担任上海天懋董事长期间,卷入了原上海轮胎集团董事长范宪的千亿腐败大案。

据了解,曹波与其子曹超是与范宪的双钱集团关系亲密的供货商,也是范宪受贿大案涉及的关键人物。

牵涉千亿国企腐败大案

范宪曾任上海华谊(集团)公司副总裁、双钱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是名噪一时的“上海市优秀企业家”“中国化工十大风云人物”,还一度被媒体称为“扭亏大王”。

但在2009年5月25日,范宪被检察机关指控,涉嫌贪污1725万元、涉嫌受贿800万元、涉嫌挪用公款5700万元三项罪名。2010年4月28日,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对范宪贪污、受贿一案作出终审判决,判处其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全部个人财产。

据法律文书网显示,范宪贪腐案中,“被告人范宪利用担任轮胎股份董事长的职务便利,在与天懋公司的业务交往中,接受该公司前后两任董事长曹波、曹超的请托,为他们在融资、收购如皋投资公司股份等业务中提供帮助,先后收受两人以探病等为名,给予的贿赂款共计202万元。”

《时代周报》此前刊文称,2003年,双钱集团决议前往如皋市开设分厂,其中上海轮胎橡胶集团公司管理人员和技术骨干出资约1590万元,占总注册资本比例18.17%。但这个方案并没有通过上海证监局的检察,当年12月,上海证监局发出《整改通知》,要求1590万元投资必须退出。范宪点名要求曹氏父子接手,并在两人资金不足的情况下,挪用了3100万元的资金,以预付款的名义打给了曹氏父子。而在2007年的增资扩股中,再次挪用2600万元资金给曹氏父子。

商场如战场,商人“拼杀”靠头脑,也要有一定手腕。2010年,由上海市人民检察院主办的《检察风云》杂志曾刊发一篇长篇报道《“双钱”范宪的标本反思》,里面描述了曹波的一段商业往事。

曹波、曹超父子二人是来自东北牡丹江市的商人。90年代末,他们来上海掘到“第一桶金”,先后成立了两家工厂,为上轮集团提供钢丝。但在2000年左右,上轮集团领导班子进行调整,范宪担任董事长后就不让曹家的工厂提供钢丝了。

曹波想了个“狠招”。他将上轮集团提供给他们1000万担保停止还贷,随后银行很快把上轮集团的1000万钱划走了。此后,范宪还专门找人来找曹波商量此事,答应让其继续供货。

曹波也深谙人情世故,据《中国企业家》杂志报道,2003年,范宪在担任双钱股份前身轮胎股份以及上海轮胎橡胶如皋有限公司的董事长时,曹波以探病为名,给其送去了2万元钱。

2010年,范宪一案宣判,当时判决书中称曹波、曹超被“另案处理”。(中新经纬APP)

中新经纬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以其它方式使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