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在金庸笔下是个“神奇”的方位,反派不少,但并不太坏

三人随笔

发布时间:04-2010:32

西方,是日落的方位,意味着一天的结束。因此,西方总给人以悲伤的感觉,即所谓“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俗话中将人的死亡戏称为“上西天”,西方似乎又意味着死亡。但是,西方又表征着重生,意味着新的一天即将开始。在佛教中西方更是个神圣的地方,是得道的场所,涅槃的圣地。在金庸先生笔下,西方也是个神秘的地方,不少“坏人”都出自那里,但他们又好像不是很坏。

《天龙八部》里的鸠摩智,是吐蕃国师。先想凭一己之力挑战大理天龙寺,希望能得到“六脉神剑剑谱”,然后又想用“少林七十二绝技”,一举挑落少林。鸠摩智希望能在武林中取得至尊的地位,以便让吐蕃有大展宏图的机会。鸠摩智像是一个坏人,但他又不像坏人,在《天龙八部》中,他好像没有杀过一个人。当他的内力被段誉吸尽之后,他反而大彻大悟,成了一代高僧。

鸠摩智

《射雕英雄传》中的“西毒”欧阳锋,是“五绝”中唯一的反派角色。他确实有些狠毒,与嫂嫂有了欧阳克,他也成了白陀山庄的主人。洪七公救他,他反而伤了洪七公,和杨康上桃花岛将江南五怪杀死,嫁祸于黄药师,他确实够狠毒。但欧阳锋并不令人讨厌,无论什么情况下,不失一派宗师的形象。在《神雕侠侣》里,他和洪七公相拥,大笑而亡,更是让人五味杂陈

《神雕侠侣》里的金轮法王,是蒙古国师,也来自于西方。金轮法王在《神雕侠侣》中,一直与中原武林相争,应该是个反派人物。但是,他好像也不是很坏,败了就是败了,光明磊落。当他见到小郭襄的时候,更是显示出了长辈的仁慈一面。他非常欣赏郭襄,有意收其为徒,任凭郭襄如何讥讽他,如何将其拿手绝技“龙象般若功”说成“蛇猪不若功”,但金轮法王对郭襄仍然欣赏有加。当郭襄跟着杨过跳下悬崖的时候,金轮法王甚至奋不顾身地前去相救,手里拿着郭襄的衣裳碎片,怅然若失,后悔不已

《连城诀》里的坏人实在是太多,表面上的大坏人显然非血刀老祖莫属,这也是来自西方的人物。血刀老祖确实也够狠毒,在他心里没有什么伦理道德,是非观念之分。整个血刀门都是杀人不眨眼的“淫僧”,但血刀老祖在《连城诀》中并没有那么坏。“南四奇”并不是真的死在他手里,他也没有把水笙怎么地。后来想杀狄云,反而被狄云杀死。与花铁干、凌退思、万震山等人相比,血刀老祖其实要更加“可爱”

欧阳锋

《侠客行》中的雪山派、《鹿鼎记》里的桑吉,都来自于西方,他们也算不上纯粹的坏人《天龙八部》中的丁春秋、《倚天屠龙记》里的金刚门也都来自于西方,他们倒是比较坏。丁春秋一副仙风道骨的样子,却特别喜欢人们的吹捧,就像个小丑一般。金刚门的人物也都是阴险狠毒,将俞岱岩弄得终身残废,偷袭张三丰,确实一点也不正大光明。

那么金庸先生为什么让不少坏人都来自于西方?这确实是个有意思的现象。西方,总是带着一抹神秘的色彩,而这种神秘其实就是“未知”的一种体现。当人们在不知道真相的时候,往往就会将其中的某些特性加以夸大。比如神话传说,其实就是人们对未知世界的一种夸大想象。

所以,在神话世界里,就有了会飞的马,会在水里游的怪兽,会有长着野兽头像的人。而将电闪雷鸣解释为有雷公电母,甚至想象着一望无际的天空中,还住着人。但有时这种想象,反而蒙蔽了我们的眼睛,让我们有了先入为主的成见,以为真相原本就是那样的,进而妨碍了我们去探索真相的脚步

金轮法王

所以,金庸先生笔下,来自于神秘的西方的人,我们总觉得他们就是来干坏事的,以为他们就是坏人。这其实是人的一种本能,自我保护意识的一种体现,对外来的不明人物天性的一种排斥。不仅仅是人,其实很多动植物都有这一种天性,是自然界不断进化,优胜劣汰的结果。突然有一个来历不明的人闯进了我们的生活,我们首先就是防备心理,是持着排斥态度的。

但是,随着我们一点点地了解真相,发现他们并不是我们想象的那样。他们跟我们其实并没有区别,在他们中,有坏人,但也有好人。那些我们原本以为很坏的人,比如鸠摩智、金轮法王、欧阳锋等等,甚至是“血刀老祖”,其实也有可爱的一面,也就觉得他们并没有那么坏了。

因此,金庸先生笔下这些来自于西方的“坏人”,其实也是我们认知世界过程的一种反应。这些我们认为是理所当然的“坏人”,其实并不是我们想象的那样。而在金庸先生笔下,真正的“坏人”,反而是那些表面上的好人。慕容博、凌退思、成昆、鲜于通、凤天南、甘沛……他们其实比那些来自西方的“坏人”要坏得多

血刀老祖

鸠摩智狂妄,但他确实有狂妄的资本,欧阳锋狠毒,但他确实就是一代宗师的形象,金轮法王、血刀老祖,其实也有可爱的时候。特别是金轮法王对待郭襄,就是一个慈祥,又有些顽皮的老者形象。所以,一个人的好与坏,不能简单地加以归类,轻易地得出结论。多一些耐心,多一些了解,我们离真相进一步,就越能得出客观正确的结论。其实不仅仅是对待人,对待其他的事物和现象,不也是这样的么?

因此,总的来说,金庸先生笔下这些来自西方的“坏人”,其实并没有那么坏。但这些“明码标价”的坏人,大都来自于西方,确实有点意思。西方,在五行中属“金”,“金”又代表“悲”的情绪。也许,这些来自西方的“坏人”,其实也是“悲剧”的代名词,注定了他们的追求不能成为现实,也注定了他们“悲惨”的结局吧。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