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思聪十年踩的“坑”:不仅熊猫,香蕉也出新状况

金融界

03-2113:54

▲ 2018年12月18日,王思聪在上海参加香蕉男团新歌首发仪式。(东方IC/图)

2019年3月11日上午11点,主播小梦在熊猫直播进行最后的告别,在她的精致妆容背后,是东北裹着灰色棉袄、呵气晨练的老人们。

“如果熊猫能一直开着、不黄,能正常发工资就好了。”她的画面下方写着QQ群号,召集大家在熊猫关停后去那里集合,“我不哭了,耗费我好几天眼泪。”

四天前,熊猫直播首席运营官张菊元在公司内部群里发出长消息称,在资金缺口无法解决的情况下,熊猫直播作出遣散员工的决定。

王思聪创建的这家直播公司,在游戏直播平台热度中排名第三,开高薪挖主播的行业先河,也拉来一众明星参与直播。但风风光光之后,不到四年就黯然落幕。

其实不仅是熊猫直播,王思聪这个明星富二代的诸多投资事业都出现了麻烦。

1

“熊猫”被腾讯打垮

从2016年7月29日以后,王思聪的微博就再也没有替“熊猫直播”吆喝过。但在之前的一年里,这一直是他的关注所在。

一年前的夏天,《英雄联盟》游戏四周年庆典上,王思聪战队成员的ID写着“潘达踢威”,正式宣布这家自建的游戏直播平台高调入场。他不惜以上亿代价挖一位主播,掀起了全行业的烧钱序幕。

他的事业合伙人之一裴乐曾在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评价当时的直播行业,“他们不乱烧钱肯定是可以盈利的,但是现在不烧钱,很快就会死。”

一语成谶,在2019年3月的公司内部群里,张菊元表示,从2017年5月以后的22个月里,熊猫直播没有任何外部资金的注入,管理层寻找了至少5个潜在的投资方,最终都没有解决资金缺口。

人们猜测这是不是因为王思聪没钱了。实际上,熊猫直播早就是他的“弃子”。

在2016年9月和11月,熊猫直播有两轮融资,背后都是“奇虎360”。2018年11月,王思聪也把自己所持的40%熊猫直播的股份对外出质给“北京奇智商务咨询有限公司”,一家“360系”公司。也就是说,从2018年底开始,“熊猫直播”就称得上是周鸿祎的了。

人们对周鸿祎和王思聪关系的印象,常停留在聊宠物狗坐私人飞机的朋友圈截图上,实际上两人在生意上早就多有往来。

2010年1月,王思聪的公司就参投了“三六零”的战略融资。2014年上半年,他的公司和奇虎360分别投资了一家名为“天鸽互动”的公司。在王思聪2015年成立的“香蕉系”公司“上海香蕉计划电子游戏有限公司”中,360也是第三大股东。

其实追溯熊猫直播的失败原因,没钱只是表象,根源在于游戏直播领域的风向变了,现在已是腾讯一家独大的时代。

根据极光数据2018年中旬的统计,游戏直播平台的渗透率排名为斗鱼、虎牙、熊猫和企鹅电竞。其中,斗鱼和虎牙分别在2018年3月拿到了腾讯数亿美元的投资,企鹅电竞是腾讯直属平台,只有熊猫落单。

同年,今日头条旗下的西瓜视频招募《王者荣耀》主播,被腾讯以侵犯著作权、不正当竞争为由起诉,最终腾讯胜诉。这意味着,游戏直播平台想要直播,首先要获得游戏版权,而大多数热门游戏的版权都在腾讯手里。游戏直播从抢人大战转到了版权大战,在这场战役里,腾讯是绝对的“王者”。

不出意外,2019年3月18日,熊猫前主播小梦在QQ群里对178位粉丝宣布,她新去的地方就是企鹅电竞。

南方周末记者联系了王思聪当年请来熊猫直播负责融资的副总裁庄明浩,他离职时间与王思聪股权质押时间同步。2016年,他拒绝采访时语气愉悦,“(熊猫直播的事)得老板自己来说,我可不能乱讲什么。”现在,他变得十分冷淡,“抱歉,没兴趣。”

2

新三板投7家收获寥寥

在微博的身份认证中,王思聪写着“北京普思资本董事长、万达集团董事”。北京普思投资有限公司(下简称“普思”)是一家股权投资公司,2009年12月,王思聪大学毕业半年,这家公司就注册成立,2012年5月正式成立团队运作,王思聪从父亲王健林那儿拿到的5亿人民币是初始资金。

这是一家“小而贵”的公司,工商信息显示参保人数仅10人,官网显示投资团队共8人,却掌管着超过30亿元人民币的投资规模。

普思在北京的办公室位于建国路93号的万达广场A座16楼,在上海则位于寸土寸金的新天地,同一栋写字楼里,还有麦肯锡公司、普华永道和中金公司这些顶级企业。

在官网信息中,普思董事总经理何志坚曾透露,5亿只是起步,“每年都会有2亿左右的钱打进来,而且从来不会抽走,资金可以循环利用,只会越来越多”。可见,普思是不会为钱发愁的。

到了2017年,万达集团开始“变天”。上半年,王健林还有两百多个万达广场、十几个万达城、80家五星酒店、1300家影院、两家美国电影公司,豪称“让迪士尼20年内在中国赚不到钱”。但6月之后,万达就被银监会排查授信风险,遭遇“债股双杀”,然后很快将万达广场和酒店打包出售给融创和富力集团,同时抛售海外物业,当年年会上,王健林说万达的海外资产只有总资产的7%了。

但从王思聪公司的投资数量来看,他并没有受到万达业务线收缩的影响。根据启信宝和天眼查数据,目前普思公开投资项目88个,2015年13个,2016年16个,2017年14个,2018年14个,保持着稳定状态。

从普思的投资脉络上,可以看到两种路径。

一种是专业的私募投资思路,投资企业涉及传统实业领域,参与上市公司或预上市公司的资本运作。这也许得益于普思的团队成员,他们人数虽少,但普遍具有国企或外企投资机构多年工作经验,毕业于名校,包括英国牛津大学、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复旦大学、人民大学、中央财大等。

另一种投资则具有明显的王思聪特色,主要是天使轮或早期投资,涉及电竞、游戏、高端消费这些他熟悉的领域。

在2015年之前,普思资本参与投资了数家预上市企业,比如先导智能、九好集团、福寿园、天鸽互动、云游控股、乐逗游戏。它们一经上市,就能让普思赚得盆满钵满。

这里面,乐逗游戏是一次成功范例。2014年,在乐逗游戏母公司创梦天地登陆纳斯达克之前,王思聪找到其创始人,两个80后相谈甚欢,最终创始人陈湘宇拿出自己1.3%的股份让给王思聪。2016年,创梦天地告别纳斯达克,再次在港交所上市,根据创梦天地(01119.HK)最新公告,2018年综合溢利增长60%以上,目前普思持股3.83%。

创梦天地同样也在万达有所斩获。据界面报道,2016年万达影视募资时,份额遭到疯抢,陈湘宇的创梦天地也在其中分到了5000万人民币左右的股份。

但在对上市公司的投资中,普思也踩过“坑”,比如九好集团。

2017年3月,证监会通报了九好集团“有组织、有预谋”地进行大规模、系统性财务造假,被称为中国“忽悠式重组”第一案。

九好集团创始人郭丛军是王健林父子四川广元的同乡,王思聪在2012年出资1000万投资了九好集团,也连带投了它旗下的“后勤无忧网”。

根据启信宝出示的报告,九好集团出事后,普思跟它打过两次官司,要求九好集团受让普思的1.6314%股权,支付转让款1540万和违约金。

2015年以后,普思又投资了一系列新三板公司,但却屡屡被坑。

它先后投资的天好电子、和信瑞通、麦凯智造、紫晶存储、星座魔山五家新三板公司目前都已摘牌,投资金额共计约4亿人民币。

尚有一家没摘牌的,也没有赚钱。普思定向增发2亿入股望变电气。据其公告,2018年营业利润同比减少9.76%,归属挂牌股东的净利润同比减少9.89%,而普思是第三大股东。

普思在新三板唯一赚到钱的一次投资是英雄互娱。2015年9月,它以82元/股认购了24.39万股,九个月后,英雄互娱每10股转增90股,王思聪持股数暴增,清仓离场,获得高额收益。

▲ 在普思2015年之后的投资中,关于互联网和电竞的部分越来越多,其中印刻着明显的王思聪标签。图为普思上海办公地。(南方周末记者 张玥/图)

3

互联网的“坑”

在普思2015年之后的投资中,关于互联网和电竞的部分越来越多,其中印刻着明显的王思聪标签。

在大型互联网公司中,王思聪的投资有得有失。普思参投过“大众点评”的pre-IPO轮,也用1.5亿美元参投过“人人车”的D轮,但人人车目前爆发裁员风波,在二手车电商市场败下阵来。

“乐视系”也是他踩过的一个大“坑”。

2015年,普思在万达集团领投后,以8亿人民币跟投“乐视体育”A轮。他们互有往来,2016年9月乐视网也投资了熊猫直播的A轮。2018年11月,乐视网公告收到仲裁申请书,普思以乐视体育违约侵害股东利益为由,要求索赔近1亿元。

王思聪还和乐视“老板娘”甘薇一起开过公司。他们是皮肤管理公司“叮咚柠檬”的联合创始人。目前,这家公司旗下的“柠悦”App已在苹果App Store下架,北京的两家实体店“柠悦诊所”还在营业,王思聪和甘薇仍分列第二、三大股东,但目前甘薇股权已被冻结。

在电竞方面,他的投资可以用“义气”来形容。拿到2018英雄联盟总决赛冠军的中国战队iG战队,就是王思聪从解散边缘拽回来的。

在《中国电竞幕后史》一书中记录,iG战队的前身CCM战队在2011年面临窘境,房租到期、工资停发,拿下全国比赛总冠军的5个成员在赢得冠军后抱头痛哭,想要就地解散,就在这时,王思聪决定收购这支战队,改名为iG战队,并且补发了他们前两个月的工资。

在投资方面也是如此,王思聪可以说是不计回报地支持。普思先后投资了“电竞名人”周豪创办的公司“伐木累”、电竞世界冠军李晓峰创立的公司“钛度”、电竞视频平台ImbaTV、电竞服务平台“威佩网络”、游戏制作公司“掌星数娱”、电竞公司“PentaQ”、游戏创客营等多家公司。据南方周末记者粗略统计,投资总额至少为3亿。

但在电竞投资里,他踩的“坑”也不少。

普思以3000万人民币投资了“蓝游文化”A+轮。这是一家电竞公司,创始人王玥也是一家知名电竞战队的创始人。但到了2017年,王玥变成了“老赖”,拖欠员工工资超过3个月,目前这家公司被列为失信公司。

王玥曾是熊猫直播的股东,目前也是王思聪“香蕉系”母公司上海香蕉计划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的第四大股东,及旗下上海香蕉计划建设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他在上述两家公司拥有的近五千万人民币股权目前已经被冻结。

2017年圣诞节,一个昵称为“蓝游还我血汗钱”的微博账号,发出了五十多名员工被欠薪的经历。王思聪在下面回复,“这算啥,我被他坑的经历简直可以拍电视剧了”。

在互联网和娱乐投资方面,王思聪的嗅觉其实相当敏锐,若干引起社会风潮的事件背后都有他的身影。

比如2016年出现的现象级知识付费产品“分答”,普思参与了两轮投资。王思聪也是里面报价最高的答主,一个问题报价4999元,引起轰动。但不久之后,分答意外遭遇下线,再回来时已大不如前。

王思聪还分别在2016、2017年投资了《吐槽大会》的制作公司“笑果文化”,目前占股4.75%。李诞曾经在采访中回忆和王思聪一起唱过KTV,“他挺好的,我特别喜欢他”。

另外,他也与36氪关系密切,投了36氪旗下的创业服务平台“氪空间”A+轮和Pre-B轮,也投了36氪创始人创办的“有娱投资”天使轮,但目前这家公司的官网已无法打开。

还有一些他投资的互联网项目已经悄然下架,比如1000万美元投资的手机酒店预订App“广州初见”,A轮投资的分享型社交软件“鱼泡泡”。他投资的室内定位导航App“室内星”,目前在苹果App Store中评论数为0,参与C轮投资的“蛙鸣健康”公众号目前阅读数平均仅2000次。

除了电竞和娱乐,他也喜欢投自己生活中熟悉的互联网小“风口”。

比如宠物,他为自己的宠物狗在微博开了账号“王可可是个碧池”,粉丝234万。他还开了淘宝店,卖宠物用品,目前网店粉丝数1.48万,卖得最好的是宠物零食“元气蛋”。他也投资了宠物品牌“宠爱国际”,主要做动物医疗,参与了天使轮和A轮。

根据时下热点,他还与另外两家机构一起给奶茶品牌“乐乐茶”投了上亿元。

2019年迄今,他唯一的投资是虎扑参与创建的“毒”App,他也在微博做了广告,这是卖昂贵球鞋的。他微博贴出来的一款Nike限量版球鞋,标价41999元。

4

“香蕉系”的变化

普思之外,王思聪的另一大事业板块是“香蕉系”。

“香蕉计划”是王思聪2015年成立的一系列公司,包括香蕉计划娱乐、香蕉计划音乐、香蕉计划演出经纪、香蕉计划演艺公司和上海香蕉计划体育、北京香蕉计划体育、香蕉计划影视、香蕉计划电子游戏诸多板块。

近年来,香蕉计划娱乐旗下推出的“练习生”崭露头角。2016年首次开启TRAINEE 18练习生全球招募,旗下林彦俊、尤长靖在综艺节目《偶像练习生》中成功出道;另一女团综艺节目《创造101》中,香蕉练习生傅菁也进入“火箭少女101”组合出道。

然而在2018年11月,一位在香蕉娱乐创办时就入职的女生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她已经离职,身边的诸多同事也在一起办理离职。这也是王思聪出质熊猫直播股份的时间点。

香蕉计划母公司是上海香蕉计划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其法定代表人高翔近日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我现在不参与管理了,香蕉娱乐的大部分股权都已经卖给一家投资公司”。

同以高翔为法定代表人的上海香蕉计划体育文化有限公司也处于清算状态。工商资料显示,2019年1月19日,香蕉计划音乐、香蕉计划演出经纪两家公司的监事从王思聪变更为孙寅,法定代表人由高翔变更为徐翌轩;2019年2月,香蕉计划演艺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由高翔变为徐翌轩;香蕉计划娱乐文化公司同时也有变更信息,但王思聪仍为董事长,目前还没有股权变更信息。

2019年3月18日,南方周末记者来到位于上海市静安区的珠江创意中心,这里是“香蕉计划”办公楼所在地,跟三年前相比并无变化,只是办公室出现了不少空座椅。

珠江创意中心有很多家电竞公司,黑色招牌和涂鸦彰显着这里是年轻人的地盘,这里被称作“中国电竞行业的中心”,熊猫直播的办公地址曾经也在这里。

王思聪的两块事业板块——普思和“香蕉系”对外都很低调,2016年、2019年南方周末记者分别约访普思被拒绝,近日联系采访香蕉计划电子游戏、香蕉计划影视的法定代表人裴乐,也被拒绝。

不过,无论王思聪的投资事业踩过多少坑,但作为“万达公子”,他手里的“底牌”仍然没变。

他有大连合兴投资有限公司2%的股份,这家公司是万达集团的大股东,占股99.76%;他也是万达电影持股0.88%的第九大股东、第三大自然人股东,按照目前万达电影的市值,他在这里握有3.5亿左右的资本。

转自南方周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