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航客机坠毁无人生还,8名遇难中国乘客多为80后90后,如花的生命凋零在东非高原

楚天都市报

发布时间:03-1207:36

楚天都市报3月11日讯(记者满达 实习生张思睿)3月10日,埃塞俄比亚当地时间上午8点38分,一架载有157名乘客的客机从首都亚的斯亚贝巴起飞。如果不出意外,航班将于约两小时后抵达肯尼亚首都内罗毕。

机上共有149名乘客和8名机组人员,来自33个不同国家。8张中国面孔当中,有前往肯尼亚出差的中资企业员工、有来非洲看长颈鹿的女大学生、还有参加年度会议的联合国环境署工作人员……

命运令人猝不及防,客机起飞仅6分钟,就从空管雷达上消失。亚的斯亚贝巴东部约50公里处,客机残骸散落在农田内,机上157人无一生还。

亚的斯亚贝巴,在当地语言中意为“新鲜的花朵”。遇难的8名中国乘客多为80后90后,他们年轻的生命如鲜花一般绚烂,却因为这次意外,凋零在东非高原上空。

出差的脚步永远停歇

累计出差超过50次,达260天,足迹遍布30多个国家,这是金也淘2018年创下的记录。

2011年从西北工业大学硕士毕业后,金也淘入职航空工业所属中航国际成套公司,头几年常驻非洲。事发前,金也淘担任该公司项目四部副总经理并主管海外职业教育项目的市场开拓与执行,非洲仍是他的主战场。

2019年3月,金也淘再次出发。按照计划,他将前往肯尼亚、乌干达、加蓬三国开展职业教育项目的执行。

从中国飞往亚的斯亚贝巴,再转机去非洲其他目的地,是较为经典的中转线路,金也淘对此并不陌生。不想,曾无数次飞跃非洲上空的他却遭遇空难。

金也淘还很年轻,再过两个月,他将迎来33岁的生日。这个出生于山东青岛的小伙子,2004年考入中北大学就机械设计制造及自动化专业,四年后又考入西北工业大学机电学院攻读硕士研究生学位。

金也淘的人人网主页上,记录了他求学时代的青涩时光。那时,他瘦瘦高高、戴着一副黑框眼镜。他爱好打篮球,参加学院的篮球比赛,本科期间还担任校学生会体育部长一职;他还是个爱弹吉他唱歌的文艺青年,组建了乐队。他将自己在学校舞台上引吭高歌的照片传至相册,取名“another part of me”,这是迈克尔杰克逊的经典单曲歌名,意为我的另一面。毕业后入职中航国际成套公司的第一次年会,金也淘在舞台上表演了吉他弹唱。舞台上的他依然戴着黑框眼镜,举止投足自信有范,那是他最后一次在人人网上更新自己的相册。

早在2011年,金也淘毕业入职中航国际成套公司,就被派往非洲。入职一年后,他承担公司“走出去”项目安排前往南苏丹,一呆就是四年。

在中航国际成套公司拍摄的一部《中航国际—我是传奇 在非洲开拓的年轻人》纪录片中,金也淘是主角之一,他面对镜头讲述了自己在非洲的工作经历。一间不足40平米的板房,是他的办公室兼宿舍。作为公司驻南苏丹的唯一代表,金也淘执行参与了南苏丹40所社区医院项目。他亲历了2013年的南苏丹战争,隔壁院子的一个保安被人枪杀。他还不幸染上疟疾,病好之后马上又投入工作。在镜头面前,金也淘再次抱起吉他弹唱,并分享他的心得:“男人要成事,肯定要先经历一些别人不愿意经历的东西。在工作过程中逐渐变成一个有担当、有责任心的人,也学会如何战胜疾病。”

就是这么一个亲历过战争、战胜过疟疾的85后青年,带领团队获得航空工业“青年文明号”,个人曾获得中航国际十佳青年、优秀员工等称号。

金也淘遇难的消息传来,他的同事、好友都不敢相信。“他是我所认识身边的人中最优秀之一”、“老金,好兄弟,一路走好!!你的努力拼搏,为公司为国家的贡献值得铭记!”……

他的母校中北大学、西北工业大学也在网上发文哀悼他。

2011年11月11日,金也淘在人人网上发布一张照片,上面有阳光、棕榈树、游泳池。那是肯尼亚,他参加工作后在非洲的第一个驻点。7年多以后,他又一次飞往职业生涯的起点站,却永远停下了匆忙的脚步。

一个人出发的旅行

一本夹着机票的护照、一份简单的便当,这是浙江金华女孩璇子(化名)发在微博上的最后一张照片。

北京时间3月9日晚上11点10分,她从上海浦东机场乘坐埃塞尔比亚航空的班机飞往亚的斯亚贝巴,再转机前往肯尼亚首都内罗毕。

这是璇子一早就定好的行程。这名年仅22岁的女孩在宁波浙江万里学院读大四,男朋友在美国求学。璇子计划去东非大草原看动物迁徙,那里有长颈鹿、斑马、大象、瞪羚……男朋友也会在目的地等她会合。

2月26日下午,璇子在微博上分享了自己行程单,附上长颈鹿的照片,还配文“下一站长颈鹿、大象、狮子”,对这次东非之旅充满期待。

一个人出发的旅行,除了期待,也有担心。作为新闻专业的学生,璇子曾在微信上跟学姐提到自己的旅行,称埃塞俄比亚航空也不太安全,自己做新闻专题时曾搜集过相关资料。学姐还劝说她:“没事,这种几率还是比较小的。”

然而,就是几率这么小的空难,却被璇子碰上了。她来不及抵达美丽的东非大草原,看一眼心心念念的长颈鹿,还没来得及在微博上分享美丽的风景,就离开了这个世界。

“每一天每一个小时每一分钟有那么多趟航班,怎么可能碰巧是你?” “璇子,我现在正在家里陪着你妈,你爸妈都很想你,你妈说你23号考完试就回来陪她的。回来吧……”她的好友都不相信,这个长着一头长发,爱好美食、旅游的漂亮女生就这样离开了她们。

更多陌生的网友在璇子的微博上留言。“你这么可爱的女孩子 如果有机会是不是可以邀请你来成都看大熊猫。长颈鹿好多地方都可以看。我也喜欢野生动物,我们同岁,说不定有很多话可以聊。所以别上那趟飞机了,好不好?”

未能走完的公益路

在曾成毅的社交网络主页上,除了他和两岁儿子的温馨合照,几乎都是关于地球环境的内容。这与他的工作有关,他是联合国环境署的工作人员。他在社交网站上的最后一条帖子,是预告第四届联合国环境大会将于3月11日在内罗毕举行。

今年37岁的曾成毅是香港居民,2004年毕业于香港中文大学工商管理系,2007年加入非政府组织世界宣明会,之后任职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期间他曾在伦敦大学进修。去年6月起,曾成毅担任联合国环境署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的政策干事,工作地点为肯尼亚首都内罗毕。

在世界宣明会工作的三年期间,曾成毅来到位于陕西省安康市的白河县,供职于世界宣明会白河项目办。白河县属于西部国家贫困集中连片区,曾成毅和同事一起致力于当地扶贫项目。白河县太平村安建沟香菇专业合作社就是在该项目办的扶助下办起来的。

虽然曾成毅离开白河县已有10年,但合作社原负责人余元海对他印象深刻。当时,为了动员当地村民成立合作社,曾成毅和其他同事一起自带餐食、顶着烈日,在山区挨家挨户做深入调查,指导村民成立了合作社。此后,曾成毅每两个月就来合作社一趟,对村民进行业务指导。“这个来自香港的小伙子说话温和,很有礼貌。”余元海说。

曾成毅离开白河县后,余元海与他失去了联系。前日,余元海看到关于埃塞俄比亚空难的新闻,但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认识的人也在飞机上。从记者处获知曾成毅遇难的消息后,余元海很是难过。

曾成毅的英文名字叫Victor,他和妻子于2010年结婚,两人一起到伦敦大学进修,之后一起加入联合国工作。

曾成毅遇难的消息传来,他在香港的好友纷纷表示哀悼。一位学姐怀念他:“Victor是很有热诚的一个人。很多人都说要改变世界,而真正去做一些有意义的事的,有几人?”他的母校香港中文大学也在官网发布消息:“中大向傑出校友曾成毅先生致哀。”

3月11日,联合国环境大会在内罗毕如期举行,此前发布预告消息的曾成毅却再也无法到会。会上,与会者对包括曾成毅在内的遇难人员表示哀悼。

这位致力于公益事业的80后青年,余生原本还有很长的时间,还可以帮助更多的人,却再也无法继续人生的公益之路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