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言重生甜宠文:她重生归来,成了艳绝京城的妖女,到处招惹桃花

健康之天

发布时间: 19-03-0609:52

非常感谢小可爱们在百忙之中点开小编的这篇文章,小编真的是荣幸之至。小编每天都给小可爱们分享精彩的小说,希望小可爱们都能喜欢。今天小编要推荐给小可爱们的事

妖妃难驯:爷,夫人又撩汉了

作者:三千渡

精彩剧情:她是云家贵女,身披盔甲征西戎战倭寇,立下战功累累,夫君却残忍灭她全家,染红他的帝王座。重生归来,她是艳绝京城的妖女凤红酥,权倾后宫心狠手辣,玩弄权术害权臣杀后妃,无恶不作。  偏生天下男人都想入她鸾账,她却清绝一笑:“天下男儿皆不如佛冷。”  世人大惊,传言,艳衣俊颜,雅骨风华世无双的佛冷,却是一个和尚。  夜黑风高夜,凤红酥撕碎了清风禁欲的僧人红莲艳袍,媚笑压他在身下

“身在佛门,还到处招惹桃花,瞧,美人就在隔壁看着,你怕她伤心吗?”她的唇凑了过去,眼睛往隔壁的雅苑廊檐下瞧去。 一道人影映在白纱上,似在紧紧捂着嘴,云歌辞邪恶地在佛冷耳边呵气:“她似乎是在哭呢?” 佛经神秘低回,从他唇中轻轻逸出,萦绕在云歌辞耳边,她却看得出来,他是在极力稳住自己的心。 “心乱了吧?” 她在他耳边笑:“当年你参与了萧离声的惊天杀局,害死了云家高家,然后诈死,你以为过了五年所有事情都成空了吗?” 话说到这里,她已经愤怒难平:“你以为这么做,萧离声当真会留下我的命?天真如你。” 她知道,就算没有萧易寒,云家也保不住。 可他到底参与了其中,心中复杂情感,让她几近疯狂。 佛冷不动,依旧在念着经。 这无疑是惹怒云歌辞,她一把把他推倒在地毯上,疯了一般撕扯着他身上的红色僧袍。 衣襟破裂的声音在风声里凄厉散开,佛冷赤着半身纹丝不动闭眼诵经,那精壮的肌理线条,搭上他白皙俊美的脸,万分诱惑万分禁欲。 她撕扯佛冷僧袍之时,自己也已经是披头散发,衣衫散乱,她往他赤裸的上半身一靠,佛冷倏然睁开了幽暗双眼。 她低低幽笑,佛冷终于哑声开了口,叫出了她名字:“阿辞。” 云歌辞的身体僵住,就和他靠在一起,不动了,脸上的笑也消失不见。

(点击下方可以免费阅读)

宫惑

作者:索嘉楠

精彩剧情:[你会不会杀了我?][你说呢?][你会不会杀了我?][……会。][你不会。][为什么?][因为……] 以吻封缄、以身为筹,当我的唇烙印在这个男人身上,当我与他温热滚烫的身体一寸寸毫无保留的最纯粹的交缠,我便知我已经坠入了地狱,日后也必将拖着一副污浊的身子背负万载千年的骂名、与心底灵魂欺不了本心的谴责。当然,如果史书能有知的话。 我已成妖邪恶魔,我已是鬼魅狐惑,此生唯有等待焚心断魂的红莲业火一寸

倾烟已经把那半敞的衣裙重整了好,我进去的时候就看见她正一个人懒散散的歪在榻中间。她睁着一双有些迷离的眸子,那双眼睛里除了放空就是颓废,除此之外看不到一丝该有的感情跌宕,连泪水都没有。是啊,对于皇上的嫌弃,就连我这个贴身宫娥都已看得习惯了,她这做主子的难道还做不得无喜无悲么? “湘嫔娘娘。”我低了低首。 她没有动,闻了我这一声微唤后,只转目有气无力的扫了我一眼。 她都是这么个半死不活的样子了,我倒是不知该如何安慰她,是该告诉她皇上还会回来的?还是该告诉她皇上不会再回来了?我诚然不知道这两种情况究竟哪样一种,对她来说才是最好的。 须臾辗转,我终究只吐出一句平平板板的没什么内涵的话:“您不该选紫色的!”出口不由就跟着红了面,因为这话不经意就昭著了我方才的*! 不过*就*了,那又不算什么闺阁密事,因为我这主子跟皇上根本就没什么实质性的进一步举动!若非如此,我又何至于一次次替她悬着心的偷看进展? 果然见倾烟放空的神情跟着我这话起了一恍,她旋即一叹:“妙姝啊……本嫔,就要坚持不下去了。”当真还是有气无力,听得出来她有多么心力交瘁。

(点击下方可以免费阅读)

本宫知道了

作者:愚只

精彩剧情:好吃懒做的丞相之女奉天承运进了宫,一哭二闹三上吊?小白花原来是食人花,圣母病原来是神经病,少年郎原来是中山狼,群敌环伺,虎视眈眈,单枪匹马的宋弥卿如何在后宫生存下去?看皇后与皇帝斗智斗勇,击退众妃嫔,携手游车河。

宣德宫中,宋弥尔正躺在雕花美人榻上,两眼无神地望着窗外的天空。 要说她两眼无神是分外悲伤的样子,可偏偏她身边还坐了个浴兰,浴兰的身边还摆了个金珐琅九桃小花几,共有三层,第一层摆了几个精致的小盘,小盘中整整齐齐地码放着好几样点心,有外酥里糯的金华酥饼和糖蒸酥酪、有香甜绵软的桂花糖蒸栗粉糕、还有玫瑰酥、花生酥、乳酪糖数量不一;第二层是几个荷叶边粉彩小瓷碗,里头分别装了水晶冬瓜虾饺、珍珠翡翠汤圆、万字麻辣肚丝和怪味鱼皮;最下头一层倒没有几个碟子盘子杯子什么的,可却架了鎏铜小锅,锅下面放着一截婴儿手臂粗细的金色蜡烛,也不知那蜡烛是什么材质,燃着的火烧得分明很旺,但火焰却是蓝色,恰恰好烧在锅底,那鎏铜小锅里正咕噜咕噜煮着什么东西,只能看见红色的汤底,似有豆腐、金菇、鲍鱼等食材,香气扑鼻。 这浴兰一手正拿着一个青花小碗,另一手正舀了碗中的馄饨去就宋弥尔的嘴。 宋弥尔也是,眼也不转一下,勺子到了嘴边,看也不看一口就将那馄饨吃进了嘴里,半分汤汁都没有洒出来,一看就知道,主仆俩做这样的事情做了不知多少次,竟已是分外的熟练默契。 不过吃了两口,宋弥尔便将手中的泥金真丝绡麋象牙柄宫扇往头上一盖,“好无聊啊!我想出宫去玩!” 浴兰两眼一瞪,“主子,这都是您多少次说想要出宫了!莫说您是咱们大历朝的皇后娘娘,不能轻易出宫,现下您还在禁足呢,这么反复念叨,也不怕外头有心的人听到了,到时候又是一桩是非官司!” 宋弥尔两眼一闭,左手往墙上一捶,恨恨道,“我才不想当这个劳什子皇后呢!你知道前日里陛下对我说了什么吗?我从小到大头一次有人那么严厉地跟我说话!那么凶!”说着说着宋弥尔粉唇一撅,又想骂那个对自己那样凶的“殿下哥哥”:“以前对我可好了,如今把我骗进这宫中,就跟换了一个人似的,一点也不好!”

(点击下方可以免费阅读)

欢迎大家在下方留言区留下评论和点赞,同时也希望大家可以关注小编,小编会每天给大家安利小说哦。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