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曲古琴甲骨文,13亿人祖先的文化遗产,只能靠他们来传承吗?

Amazing中国故事

发布时间:19-02-2112:03

中国的传统文化一直是我们引以为傲的东西,它们不光凝聚祖先的智慧,更是经过时间考验的精华。之所以叫做传承,正是需要一代代人去学习、掌握、完善、传播。当越来越多的人去关注流行和新潮,越来越多的人大步向前去开拓新的世界,同样需要有人将眼光投向过去,带着这些文化精华一起走向未来。戏曲,它是一种以人为本的艺术,很多的剧种、剧目唱段,如果老艺术家去世了,而没有来得及传承的话,这个唱段就没有了,这个剧目和剧种就没有了。——赵雅博

赵雅博毕业于清华大学,学霸属性自然不必多说,他现在就职于国家电网公司,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理工男。

说起理工男,大家的第一印象可能就是远离文艺。但赵雅博却完全不是这样。受家庭环境的影响,赵雅博从小接触戏剧,耳濡目染之下就爱上了这门艺术。

评剧表演

最初对戏剧的喜欢,只停留在欣赏和演唱,但随着对戏曲艺术的深入了解,赵雅博更加意识到,戏剧面临的,是生存与消亡的挑战。

2016年时,赵雅博曾经想举办一场戏曲演唱会,但遗憾的是,因为资金的关系,这个计划被迫夭折。直到2017年,赵雅博惊闻曾经在他拟邀名单里的几位艺术家先后离世。这让喜爱戏剧的他倍感遗憾。一方面对老艺术家的离世悲伤,另一方面则是因为没有来得及为这些戏剧家的艺术传承做出贡献。

出于对戏曲艺术的喜爱,以及为我国传统艺术的传承贡献一份力量的想法,赵雅博和与他有相同目标的肖博一起,众筹举办了两届评剧老艺术家演唱会,为34位超过70岁的评剧艺术家搭建了一个展示传统艺术的舞台。

评剧演唱会现场

在赵雅博看来,戏曲是极具美感与魅力的,只有让更多人看到它,感受到它的魅力,才能让它继续流传下去,这是一种包含“抢救”性质的行为,步伐一定要快,否则随着更多老艺术家的离开,将给中国戏曲文化带来不可挽回的损失。

评剧只是一个开始,只要能力所及,赵雅博将 “抢救”更多剧种。

赔钱为老戏曲家办演唱会!80后小伙:抢救国粹,不留遗憾

文字应该是同生活,同娱乐在一起的。甲骨文最棒的地方,就好像一面镜子,可以借用它来重新审视生活。——刘温

广东广州黄埔古村,刘温和家人已经在这里生活了10年。庭院里的树木,院外的水稻和蔬菜,来到这里最大的感受是远离尘嚣,返璞归真。

刘温和太太曾经的工作可以说很“时髦”,刘温先后从事过广告设计、策划以及漫画相关的工作,而太太何慧燕则是一名服装设计师。人说从事艺术相关工作的人,内心都有浪漫的种子,此话看来不假。

有着体面工作的刘温,在一次文字游戏中突然感受到了文字之美,发现文字除了读音和字义,还有文字本身的来源与演变过程,也是因此,刘温开始了对中国最古老文字——甲骨文的研究。这一开始,就是10年。

刘温书写甲骨文

曾经的设计工作给刘温的甲骨文研究工作带来了不一样的火花。在绝大多数人的眼里,甲骨文是可以和古老划等号的,而越是古老的东西,距离我们越远。刘温为了拉进甲骨文与现代人的距离,为甲骨文赋予了新的生命——将原本的象形文字,演化成可爱的人物形象,以此让更多人接触到甲骨文,感受到古老文字的独特魅力。

如今在世外桃源过着半隐居生活的刘温,最大的愿望是希望能够更多的赋予甲骨文以全新的生命,通过自己的努力让这些汉字都慢慢的动起来,打造出一个汉字的乐园,让更多人在这个乐园里玩起来,也让不同时期不同演变阶段的汉字都能得以传承。

这才是生活!漫画家辞职研究甲骨文10年,隐居古村种地养鱼

古人做琴,一张琴大概有200道工序,做出来的每一张琴,都有它自己的风格,自己的特点。工厂标准流程生产的古琴则缺少这种魅力,所以我坚持古法做琴。——徐亚冲

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让全世界看到了中国的历史和文化传承,同时也让年仅15岁的徐亚冲与古琴结下了不解之缘,当他看到民乐演奏家陈雷激用用古琴弹奏的《广陵散》,便立刻决定要去学习古琴。

彼时徐亚冲的家乡河南兰考因为出产优质的木材,已经开始生产古琴,如果只从事生产古琴的工作完全可以在家乡学习。但徐亚冲年龄虽小主意却大,他不满足于工厂式的流水化生产,认为古琴是一种极具生命力的乐器,每把琴都有自己独特的魅力,万万不可用标准化来埋没这种个性的释放。也正是出于这种考虑,他决定先学弹琴,再学制琴。

徐亚冲离开家乡三年,打听到哪里有古琴师傅,就去拜师学艺,还曾到武当山,与道家师傅一起弹琴、制琴,道家的生活也为徐亚冲后来的制琴工作带来了很大的帮助。

就这样,不到20岁的徐亚冲带着一身的琴艺和制琴的手艺回到了兰考,他做出了自己人生中的第一把琴,并带着这把琴到北京。很快这把琴以一个不错的价格售出,并且北京的资深琴师对徐亚冲的制琴手艺赞不绝口。

有了底气,徐亚冲回家之后就办起了自己的古琴坊。与多数生产古琴的工厂不一样,徐亚冲几年来一直坚持纯手工制琴,听说哪里有好木头,就会马上去选适合做琴的材料,一张张木板的敲,直到遇见令他满意的木材。

徐亚冲制作古琴

手工制琴的另一个问题就是生产效率了。按照徐亚冲的制作方式,一年能制出来的琴数量十分有限,完全无法和工厂相比。但真心喜爱古琴的徐亚冲并不认为这是个问题,因为在他看来,他手下的每一把琴都拥有生命力,它们不是商品,而是中国古琴文化的一种传承。

200多道工序耗时两年!90后小伙用废旧木门复原3000年前中华古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