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里格局最大的女人,竟是她

有书

发布时间:19-02-1510:46

《红楼梦》里格局最大的女人,竟是她
14:24来自有书

《红楼梦》里有这样一位奇女子,于第四十九回方姗姗来迟,却如冰天雪地里一枝傲然盛开的红梅,惊艳亮相,冠绝群芳。

她便是薛宝琴。

宝玉夸她:“你们成日家只说宝姐姐是绝色的人物,如今瞧瞧他这妹子,我竟形容不出了。”

探春赞她:“据我看,连他姐姐并这些人,总不及他。”

就连阅人无数的贾母,一见宝琴都喜欢得不得了,先是逼着王夫人收她当干女儿,又是让宝琴跟自己一起睡,还赏了她一大堆稀罕物件……

我们不禁要问,这位在金陵十二钗正册中落选的妹子,究竟凭什么得到众人的青睐?

1

有格局:山川湖海走遍,不拘繁琐后宅

宝琴是宝钗的堂妹,出身商人家庭,自小便跟着父亲走南闯北,可谓见多识广。

《红楼梦》第五十回,薛姨妈向贾母介绍宝琴时,说:

“她从小儿见的世面倒多,跟他父母四山五岳都走遍了。

他父亲是好乐的,各处因有买卖,带着家眷,这一省逛一年,明年又往那一省逛半年,所以天下十停走了有五六停了……”

在大千世界里熏陶着长大的薛宝琴,受过山川湖海的滋养,集山川之大气、灵秀,湖海之明媚、清亮于一身。

眼界、格局、心境,自然高于那些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闺房小姐。

宝琴的到来,好似一阵清风,吹散了红楼里的沉闷空洞。她经历过的“西海”、“真真国”等奇闻逸事,更让大观园里的女孩子们百听不厌。

第五十二回,宝琴讲了个真真国女孩的故事:

“那女孩才十五岁,脸面和西洋画上的美人一样,披着黄头发,满头带的都是珊瑚、猫儿眼、祖母绿这些宝石……实在画儿上的也没他好看。”

真真国,可能就是波斯,也就是今天的伊朗地区。

这等见识,是家养的金丝雀无论如何也学不来的。宝琴这样的女孩,注定要潇洒走天涯,绽放于辽阔天地间。

她不会被拘泥于一方窄窄的庭院,守着家长里短、鸡毛蒜皮的小事憋屈、垂泪,一点都不快活。

你看她假借真真国女孩写的那首诗,便足以彰显自身的学识与格局:

昨夜朱楼梦,今霄水国吟,

岛云蒸大海,岚气接丛林。

月本无今古,情缘自浅深,

汉南春历历,焉得不关心?

她信手拈来的十首怀古诗,里面藏着十件物品,别说大观园的女子们难解一二,就连数百年后的红学大家们想破了头,都没能得出个答案来。

人都说,连世界都没观过的人,哪儿来的世界观?宝琴的世界观,不是纸上谈兵得来的,而是从行万里路中积累出来的。这便是她与其他女孩子相比,最独特、也最令人羡慕的地方。

人生于世,多少要有一点高于柴米油盐的品相,以及追求诗和远方的情怀。而薛宝琴,就是那种表面懵懂,心里却有一片海的人。

这样的人,注定不会被繁琐的俗事牵绊住脚步,注定要飞得更高更远。

2

有底气:处事爽朗大方,为人自信纯良

薛宝琴的家庭虽不是“簪缨旧族”,到底文学气息浓厚,没埋没了她这个小才女的天分。

曹公笔下的薛宝琴,虽人美才高、综合素质甚好,可单方面的才华,却比不上探钗湘黛几个——管家不如探春,处事不及宝钗,急才不比湘云,诗才不及黛玉。

但宝琴从未妄自菲薄,抑或恃宠而骄过。她一直随着自己的心走,爽朗大方,利利索索,为人处事自有一套小原则。

《红楼梦》第五十二回,宝钗要起社作诗,把所有的韵都用尽了。宝琴当即调笑道:

“这一说,可知姐姐不是真心起社,分明是在难为人。若论起来,也强扭的出来,不过颠来倒去弄些《易经》上的话生填,有什么意思。”

宝琴说话这般爽快利索,却从来不会得罪人,反倒连贾母都珍惜她这直性子,特意让人传话叮嘱宝钗:“别管紧了琴姑娘,她还小呢,让她爱怎么样就怎么样。”

这才引出宝钗那句女儿家的小嫉妒:“你也不知那里来的福气。我就不信我那些儿不如你。”

宝琴说话直爽,待人接物也直来直去,从不搞那些弯弯绕绕的闲事。她见黛玉在众姐妹中是出类拔萃的,心里喜欢,便与黛玉亲敬异常,丝毫不肯怠慢。

一次,贾府大总管赖大家的专门给宝琴送了两盆上好的腊梅和水仙,宝琴觉得水仙最配黛玉,转手便给黛玉送了去。

她要对人好,便是直截了当的好,绝不在背后嚼人舌根。

她从不因受贾母宠爱而张狂,更不因才华比谁逊色而嫉妒。她始终把自己摆在跟众人平等的位置上,拎得清,看得透,与大家和平共处。

宝琴虽算不上是多富贵的大小姐,但她自带闺秀落落大方的自信和底气。这种底气,不仅来源于物质、家境,更多来自于眼界和见识。

她接触过更广阔的世界,经历过与众不同的人生,在看问题的角度、处理事情的方式上,自然不会受到拘泥。

活在宠爱与自由中,仍保持谦逊、直爽、自信、纯良的品质。这样的宝琴,实在令人不能不羡慕。

3

有棱角:乐观真实的人,才更值得深交

宝琴满身才华下,是一颗乐观、真实的心。这固然跟她得到过很多爱有关,但更多是她乐天的性格使然。

《红楼梦》第七十三回,姐妹们在迎春房中,探春正审问仆妇,气氛很是严肃。

平儿进来后,宝琴当即拍手笑道:“三姐姐敢是有驱神召将的符术?”

黛玉接话道:“这倒不是道家玄术,倒是用兵最精的,所谓‘守如处女,脱如狡兔’,出其不备之妙策也。”

宝钗连忙给她俩使眼色,然后把话题岔开。这段描写,使宝琴的活泼乐观跃然纸上。

宝琴看人看事固然不如黛钗二人深入,但她始终能以最积极向上的态度,去面对生活中很多不快乐的事情,让气氛缓和一些。

有一回,姐妹们围在一起吃烤鹿肉,湘云喊宝琴:“傻子,过来尝尝。”

宝琴不吃,特别直白地回了三个字:“怪脏的。”

宝钗赶紧又帮她打了一回圆场。宝琴一尝烤鹿肉,味道还不错,结果吃得比谁都带劲儿。

宝琴的言谈举止,往往令人哭笑不得。说好听点,她是天真懵懂,说难听点,那就是个傻大姐了。

明张岱言:“人无癖不可与交,以其无深情也;人无疵不可与交,以其无真气也。”

宝琴虽是个有瑕疵的人,但她胜在够真实、够灵动。

毕竟《红楼梦》里的女子,多的是被规矩套牢、唯唯诺诺的性子,像宝琴这种未经雕琢、棱角分明的真性情,才是她最珍贵、也最令人羡慕的地方。

宝琴活得就像一束光,自带一种积极向上的正能量,愿意看到并相信世界的美好。当别人靠近她时,会不由自主地被她温暖、照亮,感受到世界的善意。

所以在众多红楼女子中,宝琴的结局算不错的。高鹗续本里,王夫人交代了这样一句话:“那琴姑娘,梅家娶了去,听见说丰衣足食,很好。”

续本的真真假假不消说了,但宝琴的好结局是大家喜闻乐见的。毕竟“琉璃世界白雪红梅”(流离世界白薛红梅),便似在暗示宝琴的结局:

能在“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之后,保有“白雪红梅”的傲骨与纯真。

4

《红楼梦》里,宝琴就像一个过路人,突然降临到沉闷压抑的大观园,带来一阵清风,吹散无边阴霾,玩笑着流连一圈后,重新回到外面精彩纷呈的世界,不带走一片云彩。

我们之所以羡慕薛宝琴,大概是在羡慕她能随心而活吧。

出身好却不骄,眼界高却不傲,在复杂的俗世中,仍能像一枝清白不染的红梅,不改稚气,不杀锐气,不失勇气,不染戾气,活得天真烂漫,真实可爱。

现实中的我们,大多被生活磨砺着,活成了精通世故的薛宝钗,抑或是心境悲观的林黛玉。

当我们历尽千帆,接触过形形色色的人物后,最最羡慕的,一定是薛宝琴那始终积极快乐,并以真心待人的模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