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地球》背后的流浪资本圈:影视资本鄙视链和“达尔文规则”

半月刊时代

百家号02-1216:26

热门大片《流浪地球》的票房一路飘红,高奏凯歌。但对于它们的投资人而言,命运却各不相同。

最新公告显示,有四家上市公司对《流浪地球》公告收益进展,有两家的收益预计超过1亿元或近亿级别,还有两家刚刚扭亏为盈。这背后,则是影视圈各群体地位悬殊、资本分配机制极度分化的一个体现。

某种程度,那里的生态让人想起另一部科幻小说——北京折叠。

大片投资也能亏损?

2月12日上午,《流浪地球》官网发布了其累计票房达24亿元的消息,继续一路凯歌,向着目标迈进。

与此同时2月12日,中国电影、上海电影、北京文化、文投控股均发布了“关于电影《流浪地球》票房”的相关公告。公告均以2月10日24时的票房20.1亿为统计口径,但其预计利润数额却两极分化。

上海电影:公司来源于该影片的综合收益暂为120万元至160万元。

文投控股:公司投资该影片所产生的收益(不包括公司影城对该电影的放映收益)约为100万元。

北京文化:公司来源于该影片的收益约为7300 万元-8300 万元

中国电影:公司预计来源于该影片的收益为9500万元-10500万元。

上述分化显然不止于投资数额的差距。此前的2月7日的,《流浪地球》联合出品方上海电影曾在票房7.36亿时公告,预测投资该片综合收益暂为亏损230万~280万元左右。

类似的,文投控股也有过有对公司业绩影响不大的表述,后者更近似于一种并不乐观的模糊表述。而北京文化、中国电影则从未有类似公告。

多阶层分配模式

影片票房近十亿了,但投资人还亏着钱,这背后究竟是什么逻辑呢?

答案或许是应该从《流浪地球》的影片分成模式中找。从公告及业内人士获得信息推断,《流浪地球》或采用了风险收益非常悬殊的分成模式。

通常,一部电影的制作方和投资方的分账收入,是票房收入扣除国家电影专项资金、税金、院线和发行方分成后的收入。在此基础上,投资方还需扣除初始的投资及宣发成本,形成最终收益,分账收益约在票房收入的不超过四成,。

但如果,在最终收益分配中,实施了梯级的顺序分配、即先让一部分机构(通常为制作团队、主发行方等强势机构)先行提取收益的话,那么就有可能形成:票房收入巨大的同时,但投资收益仍为负的局面。

而一些业内人士透露,《流浪地球》正是采取了这种分配模式。该片的分配顺序为,相关收益首先保障电影主创团队的成本回收和分红,其次再考虑主发行方的收益提取,最后为普通投资方的投资分红。

这个过程分配过程,恰恰体现了目前影视产品制作过程中的各参与方的地位对比。

掌握IP资源和票房号召力的核心主创团队,居于影视圈的最高位置。经常有价无市,众星追捧。一些明星和名导,在电影上映前已经锁定了片酬和收益,或是以不对称的风险收益方式圈定了日后的分红条款。

有资源、有人脉、有发行操盘能力的投资机构和电影公司,位置也相对重要。他们要承担一定的风险,但也会有相当的收益条款,也有一定的能力把风险转移出去。在《流浪地球》中,北京文化和中国电影担任这样的角色。

而其他一般的投资机构、作为参投方只是“叨陪末座”,陪着笑脸,担着风险,参与点投资,一不小心,还会把钱赔进去。

走马灯般更替的“主发行方”

对于影视圈的传媒公司而言,能当上热门电影的主投方和主发行方,某种程度上就是圈内地位的体现。

前几年,这个位置最强的竞争者是万达、光线、华谊兄弟等,这几年,新崛起的就是北京文化。

据初步统计,近年北京文化已经有了《同桌的你》、《心花路放》、《战狼》、《我不是潘金莲》《战狼2》、《我不是药神》等神片的加持。尤其是神片《战狼2》和《我不是药神》,一举为其确定行业地位。

而这背后自然有“人的因素”, 2013年万达院线A股上市前夕,万达影视总经理宋歌离职,日后他加盟北京文化,并最终出任董事长,成为了北京文化变化的“关键人”。

2013年12月,北京文化的前身北京旅游,与西藏名隅(宋歌为法人)和宋歌签订《股权购买协议》,以1.5亿元价格购买摩天轮文化。

2014年,“北京旅游”更名“北京文化”,正式进入影视娱乐圈。

2015年后,北京文化又陆续收购了两家公司:世纪伙伴(13.5亿),核心团队包括影视制作人边晓军、著名编剧严歌苓、著名导演张黎等,实际控制人娄晓曦为前华谊兄弟影视剧负责人。浙江星河(7.5亿)则签约了大量明星,实际控制人为金牌经纪人王京花。团队越来越强。

影视圈树立地位,一要有人,二要有钱。

钱很快就来了。2016年3月,北京文化完成了一笔总额近30亿元的非公开增发,增发股份令北京文化股本扩张近一倍。而其中,增发最大的认购方,是北京文化目前的二股东——富德生命人寿。日后富德生命人寿在北京文化多个热门电影的发行投资中占有重要位置,包括《流浪地球》。

除了北京文化以外,中国电影股份公司近年也渐渐缓出劲来。2019年1月,中国电影在传媒行业大批预亏的情况下,公告净利润预增45~60%。2月12日,中国电影再次公告,预计来源于《流浪地球》的收益为9500万~10500万元。

艰难的跟随者

有人财具备、名利双收的投资者,也有艰难前行的公司。年末突击卖资产的上海电影也是其中一家。

2018年12月8日,上海电影发布公告,公司将全资子公司天下票仓(上海)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下票仓”)51%的股权作价12240万元转让给上海晨韵实业有限公司。

资料显示,天下票仓成立于2013年11月,注册资金1000万元,。该笔交易完成后,上海电影预计当年度新增约2.17亿元投资收益。

年末的并购和转让通常会被认为和当年业绩调节有关。由于上海电影三季报的利润已经同比下跌35%上下,这一举措蕴含的向上调节利润的意图似乎更为明显。

而这个转让过程似乎也不平静。尽管上市公司方面表示本次交易未构成关联交易,但事实或许更加蹊跷。

天眼查显示,接盘天下票仓51%股权的晨韵实业,匆匆设立于2018年7月,恰好在收购天下票仓的几个月前。

晨韵实业法人兼执行董事ZHANGWENJUAN,同时担任上海电影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的副董事长。晨韵实业的监事胡馨斓,另一个职位为上海电影股份有限公司子公司上海上影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的董事。

此外,晨韵实业的控股股东为上海维宸企业管理中心,而上海维宸又将其持有的部分股权出质给了上海电影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

上海电影股权投资基金公司的董事长为任仲伦。法人为戴运。任仲伦为上海电影集团总裁,戴运为上海电影股份有限公司董事会秘书。

所以,种种情况显示,接盘者晨韵实业和上影系之间的关系千丝万缕。

天下票仓2017年的营收约5593万元,利润率接近50%,是上影旗下不可多得的优良资产,此番转让,凸显了上影的运营艰辛。而参投《流浪地球》的小小回报,预计也改变不了未来一段时间的经营局面。

类似的文投控股亦然,尽管也跻身了《流浪地球》的参投方,但收益也不明显。相反,文投控股已经于1月份发布业绩预减公告,预告2018年净利润大幅下降90%以上。

《流浪地球》电影中,人工智能的MOSS曾感叹:“保持理智,确实是一种奢求”。但反观当下的影视圈和资本圈,让投资保持理智,让分配保持相对有序,是否也是种奢求?在此,资事堂郑重提醒投资者,“影视有风险,参与须审慎,投资不靠谱,股民两行泪。”

本文由百家号作者上传并发布,百家号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