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相被骂“卖国”,脱欧渐入死局,英国已陷入二战后最大危机?

灼见圆桌会

发布时间:19-01-1715:28

作者:Vince Chin

三年前的7月13日,与丈夫一同入主唐宁街10号的特蕾莎梅可能无法想象,临危受命统筹"脱欧"大计的她,被卡梅伦甩了一个“大锅”。两年多的时间里,她游走于欧洲各国首都,为英国脱欧谈判殚精竭虑,甚至被坊间笑称为“脱欧专职首相”。然而,历经了八十一难,好不容易才跟欧洲各国谈妥了的特蕾莎梅却在家门口“翻车”了。

伦敦当地时间2019年1月15日晚,特蕾莎梅创下了一个历史记录。在议会对脱欧协议草案的表决中,下议院以史无前例的202(同意)-432(否决)的投票结果否决了特蕾莎梅内阁这两年做出的努力。230票的票数差也将95年前工党内阁创下的166票否决票差记录大幅刷新,也难怪外媒将本次失利称作“历史上在任政府最大的失败”,“二战后最大政治危机”。

脱欧表决结果,大批保守党议员“反水”

这次协议在议会投票中遭遇惨败之后,特雷莎·梅需要在三个议会工作日内,也就是1月21日之前给出替代方案。否则,公投脱欧之后的第936天,2019年3月29日,英国将有可能无协议脱欧,即“硬脱欧”。

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院赵柯副教授告诉百度app,“硬脱欧”将为英国和欧盟带来巨大的经济损失。“硬脱欧”后,欧元清算业务将会离开英国转移到欧洲大陆,英国金融业务会遭受重创;而欧盟国家也会因英国“硬脱欧”而大幅增加汽车等产业的生产成本。

国泰君安证券团队分析,如果不脱欧,将对英国当前经济最有利。不过,如果英国重新公投再次选择脱欧,那么英国与欧盟的谈判将处于更加劣势的地位,各成员国将会借机提出更加苛刻的要求。

英国与欧盟“分手”,道阻且长。对“掌舵者”特蕾莎梅和她的阁僚来说,此番表决失利,“日不落帝国”的前路更是一片迷茫。究其原因,脱欧协议中对边境问题的处理不当,以及国内“政敌”频频作梗,正是致使英国脱欧道路命途多舛的核心因素。

脱欧协议表决前的重大事件

今年7月,see you again?

本次表决失败后,英国的脱欧之路渐入死局。鉴于议会在9日立法缩短脱欧备选方案时限,特蕾莎梅只有不到5天的时间“安利”她的plan B。不过协议遭到超过2/3的议员反对,这几乎完全关闭了她和欧盟的谈判道路。在接下来重启的议会表决中,特蕾莎梅依旧胜算极低,除非发生奇迹。

英国媒体此前分析,类似的脱欧协议表决可能还要有2-3次,这直接说明英国几无可能在3月29日“顺利”脱欧。摆在特蕾莎梅面前的只有两条路——要么“划水”到3月29日当天迎来“硬脱欧”,要么去跟欧盟谈判,争取延长脱欧时限,毕竟二次公投或是重拟协议都需要大量时间做准备。

特蕾莎梅会见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

不签订任何协议的“硬脱欧”会对全球经贸造成负面影响已是不争的事实。对中国投资者而言,“硬脱欧”对中国的影响也是危机并存。赵柯认为,英国也许会在脱欧后加强与中国的经贸合作,给中国带来更多机遇;但从现在来看,在英国的中国企业可能会在脱欧后面临巨大的调整。本月初英国议会也立法,禁止政府未经议会授权修改税法为无协议脱欧提供开支,断了英国政府“硬脱欧”后的财路。

相比之下,延期则要“划算”很多。若选择留欧,延长脱欧期限可以为准备二次公投提供更长的准备时间;若坚持“软脱欧”,多出来的时间也方便特蕾莎梅与欧盟高层和各国首脑继续谈判,为达成共识继续创造机会。

欧盟方面也是“通情达理”。此前欧盟官员在接受英国《卫报》采访时表示可以为英国脱欧时限提供“技术性推迟”,但时间也并不长,只能推迟到今年7月。如果英方还需要更长的脱欧准备期,他们则需要根据《里斯本条约》第50条的要求,征求其余欧盟成员国的一致同意才能续期。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5月23日欧盟议会将迎来新一届选举,如果英国寻求延期的话,届时英国仍将是欧盟成员国,英方人员还不能对欧洲议会say goodbye,这就尴尬了。

“割让”北爱尔兰让脱欧协议成“丧权辱国条约”

由于英国远离欧洲大陆,仅有的陆地边界就是与欧盟成员国爱尔兰的那条近500公里的边境线。针对如何妥善处理“北爱尔兰边境线”这件事,特蕾莎梅和欧盟高层们打了两年口水仗。

去年11月25日,英国脱欧协议获得欧盟表决通过。本该是一件皆大欢喜的事,特蕾莎梅却被国内的民众、政客和媒体骂惨了。原因无他,特蕾莎梅争取来的这一份协议,其实是一份“丧权辱国”条约。既“割地”,又赔款,也难怪威斯敏斯特宫(英国下议院所在地)的英伦老爷们抨击她“卖国”了。

赔款就是与欧盟的“分手费”,最终协定的结果是390亿英镑。赔款额度之大确实在议会中引起了轩然大波,但与欧盟最开始600亿漫天要价相比,特蕾莎梅的谈判结果还算可以接受。

但脱欧表决失败的症结在于“割地”问题——并非实质上的割让领土,而是让英国的北爱尔兰地区在脱欧后继续受到欧盟贸易规则辖制。简单地说,英格兰、苏格兰和威尔士三地实行英国自己的制度,而北爱尔兰继续维持在欧盟体系中,堪称经贸版的“一国两制”。

“北爱尔兰问题”是英国人心中的芥蒂。数十年的流血冲突仍历历在目,直到1998年布莱尔内阁与爱尔兰政府签订《贝尔法斯特协议》,北爱尔兰才算迎来久违的和平。彼时英国和爱尔兰都是欧盟国家,为了缓和紧张情绪,两国在北爱尔兰的边界并未设立“硬边境”——没有边检哨所,人员货物可自由通过。

没有哨所的英国爱尔兰边境

在谈判中,英国、爱尔兰和欧盟方面都有避免“硬边境”的共识,但在执行层面上英国就“吃亏”了。脱欧协议在“后备协议”中规定,在英国脱欧后的“过渡期”内,若英国和欧盟的贸易安排谈判没有达成一致,北爱尔兰地区将继续受到欧盟规则制约(未规定截止时间),以维系目前的“软边境”安排。

这个“后备协议”留下了一个巨大的“陷阱”。“硬脱欧”派的议员认为这条协定会让英国国内同时存在英国和欧盟的两套制度,既侵犯主权,又会让英国无限期被欧盟法规制约,根本不算“脱欧”;北爱地区的议员们更是恼怒,毕竟这条协定会让北爱尔兰地区与不列颠岛更加疏远。

北爱尔兰边境问题被如此关注,除了经济原因外,也是英国政界担心将北爱尔兰与不列颠岛“割裂”,会促使北爱尔兰公投与爱尔兰共和国完成统一。同时,对北爱尔兰的“区别对待”也会让“苏格兰问题”更加敏感,要知道,早在英国宣布脱欧后,苏格兰就开始准备二次独立公投了。简言之,这条协定谁都没讨好。

讽刺的是,特蕾莎梅领导的保守党(317席)因在2017年的英国大选中未取得议会过半席位(325席),在与“亲英”的北爱尔兰民主统一党(10席)结成政治联盟后才顺利执政。而特蕾莎梅在处理北爱尔兰边境问题上的“软弱”表现也算是把盟友们给得罪了。在本次表决中,10位北爱议员全都投了否决票。

因此对特蕾莎梅内阁来说,在北爱尔兰边境问题上为英国争取更多主动权,才会为脱欧协议在议会内实现共识提供契机。

在野党“作梗”让脱欧共识难产

在公投结果出来的那一刻,最大反对党工党的党魁科尔宾就给相当受伤的特蕾莎梅“补了一刀”,他立刻宣布将对保守党内阁提出不信任动议,争取提前大选。

上个月才在保守党内部不信任动议中“幸存”的特蕾莎梅,听到再一次不信任动议时的表情也是耐人寻味……

不过科尔宾的如意算盘也落空了。伦敦当地时间16日,英国下议院就对政府不信任动议进行表决,最终特蕾莎梅以325-306的微弱优势再度“幸存”。虽然部分外媒此前就预测过科尔宾很难对保守党内阁形成真正威胁,但反对党总得给政敌“找些麻烦”。

可以说,协议遭否决,脱欧历程如此不顺,议会里的在野党们要背一些锅。“留欧派”们否决协议,目的在于让英国政府为避免“硬脱欧”只得回归欧盟止损;“硬脱欧派”们否决协议,则是断绝特蕾莎梅内阁的“后路”,在3月29日当天与欧盟“果断分手”。

在野党们一方面自己拿不出更合理章程,另一方面却在想着如何趁着保守党“遭难”趁机上位。甚至还有英国媒体报道称,部分跨党派的后排议员(指无其他职位的普通议员)准备提案,规定后座议员提出的动议优先于政府提出的议案,在脱欧事宜上逐步架空特蕾莎梅。英国版的“府院之争”,无端地为脱欧程序增加许多难度。

当然,保守党内部也并非铁板一块。在本次脱欧协议表决中,多达118名保守党籍议员“背叛”了他们的党魁,甚至在投票的前一天,保守党的党鞭也辞职了。虽然这些“变节”议员在工党发动的不信任动议中维护了特蕾莎梅,但不要忘记,就在一个月前,他们中的不少人还在党内的投票中选择让特蕾莎梅下台。

特蕾莎梅遭到保守党党内议员挑战

议会人心分裂,是阻碍脱欧协议通过的又一道难关。16日挺过不信任投票的特蕾莎梅旋即宣布,她最早将于1月17日(当地时间)围绕脱欧问题将举行跨党派磋商。毕竟,一个“团结”的议会,才能为英国的脱欧之路“保驾护航”。

此番脱欧协议被否决,并没有像三年前的脱欧公投一般出乎大家的意料,或多或少是因为英国国内的复杂态势,让人们对英国脱欧的前景不再持乐观态度。可以想见的是,“日不落帝国”正在一个复杂的岔道口上,而每一条路都不甚明朗。下一步如何走,还请各位拭目以待。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