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在留学鄙视链的底层是怎样的体验?

百度学术

发布时间: 19-01-1018:33

01

经常在网上看到一类问题:“去哪里留学好?”后来,这个问题有了一个引战版本:

“留学圈的鄙视链是怎样的?”

回答里往往是一群欧美留学生,为了自己的母校和地区,与其他人吵得面红耳赤,鄙视链大致如下:

常春藤的看不上北美其他学校;

北美留学的,鄙视英国留学的没考过GRE;

英国的,鄙视北美和欧洲其他国家的都是村炮儿;

等欧美圈撕得差不多了,再合起伙来鄙视土澳。

每每看到最后,我就有口难言,心如刀割。Hello???照顾一下我们香港留学生的心情OK???

这时候,大洋彼岸的众人才回过头,像是刚睡醒一样说:“啥,香港也算留学圈啊?”

还有人会同情地拍拍我:“在香港读研啊?考研分数一定很高吧。”

其实,港澳台学习属于境外学习,取得的文凭和海外文凭一样,需要去教育部申请一份海(境)外学历学位认证书,像这样:

但不管怎样,香港留学生当之无愧地占据了鄙视链的最低端。

02

后来我发现,就连香港留学圈内部也有一条自己的鄙视链—

处于top当然是本科留学香港的同学,尤其是港大、港科、港中文这三所学校的。因为他们的高考成绩足够上北大清华了,天选之子,自信都写在接近4.0的GPA上。

其次是授课型硕士(Taught-program postgraduate),比如M.A.、MSc、MEd,等等。自费+一年制,能在短期内迅速获得学位的优势让这种授课制硕士成了全球最火的留学项目,主要集中在英国、港澳等地。

港大用来展示授课型硕士美好生活的图

然后是PhD和Post-doctoral,因为他们就是准学者,香港政府和八大院校会把这群未来的科研之星捧在手里爱的供养,提供丰厚的奖学金。

他们一入校就被导师寄予了厚望,只待在未来4-5年,踏踏实实做研究就好了。

姚明被授予港大荣誉博士学位

对,到这里我要介绍处于香港留学圈最底层的,研究型硕士(Research-program Postgraduate),一般是2年制,和PhD一样有奖学金,毕业授予的学位是“哲学硕士”(Master of Philosophy),简称M.phil.

对了,我们有个跟奇异博士齐名的名字:哲、学、大、师。

我的哲学大师硕士学历

为什么Mphil才是留学鄙视链的最底层?

前几天,我在朋友圈问了我留学时的朋友:请一句话吐槽Mphil.得到的答案除了击中要害之外,还透露着一种不可名状的辛酸,比如这样:

其他的吐槽,基本概括了为什么Mphil才是留学鄙视链坚实的底层分子。我大致分了几类,供大家了解Mphil到底是啥——

1)哲学大师?我真的不是学哲学的!

每一个在毕业之后,选择回内地工作的Mphil,120%会遇到这个问题:

“你是哲学硕士?我们这招的是医生啊……”

“哲学硕士?你不是学中文的吗?”

“呃,商科怎么发的是哲学文凭啊?”

……

这也不单是内地的经历了,一位曾以「哲学硕士」身份赴美访学的朋友,讲述了他办签证的血泪史:

再三解释“I’m a computer science student”,签证官依然狐疑地看着他的学历证明,要求进行审核……

各位正在读Mphil的朋友不必灰心,他们PhD也被问过同样的问题:“啊呀,你一个哲学博士(Doctor of Philosophy),论文竟然和AI有关?”

只能说:要怪就怪翻译软件,哼。

翻译软件:怪我咯

2)屁股还没坐热就得走人?

多数选择这个学位的人,在入学前已经做好了继续做科研的准备,因此可以说,Mphil的定位是“PhD的储备军”。除了学制只有2年(个别专业要延长到3年),和PhD基本无异——

享受同样的研究生奖学金制度,日常学业就是开题、和导师讨论选题、中期答辩(也叫Probation)、提交论文、答辩、毕业。

此外,“拿人钱财,替人干活”,除了要帮助导师完成相应的课题、实验,还要承担学院的一些义务工作,比如当tutor,协助教授给本科生上课,组织学院的orientation等等。

很多人以为,在香港留学的日常是这样的:

兰桂坊万圣节派对

或者这样的,中环shopping mall走九遍:

其实,作为并不比PhD轻松多少的Mphil,我们的日常是这样的:面朝大海,开始读reading.

接到tutor任务后的朋友圈截图

以及像PhD一样,日常祈盼自己不要延毕,早交论文早毕业:

3)PhD读不下去,就读个Mphil吧?

是的,不少人是为了读博做准备才来申请Mphil的,也就存在一个普遍的现象:如果一个Mphil天资足够,学术又很勤奋,导师会在第一年probation的时候,劝他转成PhD(我们叫“transfer”)。

来自我机智的小伙伴

同样,如果一个PhD没过probation,那么极有可能被导师劝说,拿个Mphil degree走人……所以,Mphil又叫PhD接收站。

4)同一个导师,PhD是亲生的,Mphil是抱养的?

由于Mphil时限短,不少学生考虑以此作为赴北美攻读PhD的跳板。很有可能的情况是:经过2年的磨合,刚和导师混熟,对research才找到点感觉,就要毕业去别的地方了,不少导师不愿意录取Mphil学生。

难怪有人会说:“同一个导师,PhD是亲生的,Mphil都是抱养的”,倒也恰当。

也可以说,能申请到Mphil的人是很厉害的(不自觉地整了整衣领),因为据不完全统计,录取率只有1%-4%左右,比PhD申请难度还要大。

5)失业率最高人群?

这是最悲伤的事实。既然Mphil是为了走学术路线的,这群抱着学术信仰的人,如果一时没拿到理想的博士offer,多数会选择家里蹲,或者继续申请。

于是,当学校开始做毕业去向统计时,Mphil就成了失业率最高人群了:2017年是2%,而本科生是0.5%,一年制的授课研究生是0。

香港大学2017年毕业生去向

更好笑的是,我和几个关系要好的港大同学有个群,自从公布了这份报告,有人默默把群名改成:失业率2%群体……

一个悲伤的群名

其实,Mphil的真实生活是……

吐槽归吐槽,你若问我,在香港读个Mphil有什么用?我想,用处大概没世俗意义那么多:毕业那年,我本计划读博,结果因为人文学科的奖学金比例缩水,我没能申到dream school,也就告别了学术圈。

有很长一段时间纠结于是否有必要为了我的2年铺垫,继续读博呢?毕竟我做了两年的中国当代诗歌史研究,好容易找到点学术的感觉,proposal也写得有模有样,我该放弃吗?后来因为种种原因,我终于确信自己更需要职场经历,尽早完成社会化。

但这两年的科研初体验,以及在香港生活的日子,是我此生最值得、最不后悔的一段经历。

成为Mphil的一个好处是可以申请学校紧缺的宿舍资源,也就能体会到香港的舍堂(“宿舍”之意)文化。

每个舍堂有各自的文化,本科生热衷于参加各种各样的party,在万圣节把脸画成魑魅魍魉,去街上吓人;

快期末了还会“劈猪”——切一整只烤乳猪,谁切到的肉块最大最完整,就能在考试中取得好成绩。这是两岸考生共有的朴素的“迷信”,和拜锦鲤没什么两样。

别说,自己劈的猪还挺……好吃

为了体现舍堂成员的团结,每学期我们还要举办一次高桌晚宴(High Table Dinner),女生穿小礼裙,男生西装笔挺,外面皆为宽大的袍子,怎么看都像是霍格沃茨在港岛建分校了,一群小巫师重出江湖。

然而如果你不想参加任何活动,一心学术,也没任何问题。这是在香港读research program的最大好处:学校会为你提供最好的环境,因为学业永远是第一位的。

我在这样的环境中没有任何不适,反而自处得愉快。周围人都独立的好处是,随心所欲做自己的事,不必向任何人解释。

由于Mphil没什么课,我会早起在公用厨房(pantry)做饭,今天是烤吐司,就着牛奶吃,对面是青葱的山景。一个人做饭可以很容易,有时候担心菜买多了会不新鲜,就索性把它们都炒了,用超市买的酱料,怎么都好吃。

有一阵子朋友从西安带给我一大袋辣子面,就趁机买了很多刀削面,每次煮一把,然后将热油和葱花浇上去,撒一把辣子,当作油泼面聊以慰籍。

在香港的时候,我慢慢发现自己很喜欢一个人做事,比如一个人看电影,一个人跑步,一个人做饭,一个人吃饭,可以不被打扰,也不用担心会打扰谁。后来才发现在香港独自做事的人太多了,这是这个城市最吸引我的地方,你做什么事都不会被当成weirdo.

03

离开香港很久,我才后知后觉:原来那两年求学之路,恰如我们的人生。不管是科研,还是工作,还是生活,能陪你一直走着的,只有你自己。

Mphil比PhD还要考验一个人的自律和对学术的执著,因为继承了英式教育的“精英主义”,学校认为一个研究生是有能力把握科研进度的,导师只会在快到ddl的时候,才会冒出来善意提醒你一句。

交付论文定稿的那个夏天,我导不在香港,我在毕业学姐的远程指导下,东跑西颠完成装订,抱着厚厚的四本论文给学院送过去。可是出乎意料,那时却感觉出奇的轻松,原来看似再可怕再难的事情结束时,不过是稀松平常。后来和朋友聊起这段,我们笑称这是独自待产。

回想起这段时特给自己鼓鼓掌,想着原来我也挺勇敢,走了很长的路。

正如港大100周年校庆主题曲《明我以德》唱的:

“明我以德 明我以坚贞的勇敢

承继了知识作护荫

维护我思考的足印

无论 长夜再深

持续发光发热

广大学识彰显我校训”

两年来,往返于冯平山图书馆和办公室之间,进行大量沉浸式的阅读、深耕的时光,我深知这段经历在我以后的人生中,恐怕难以复制。

曾经我和许多人一样,以为“文学无用”,以为“中文系毕业即失业”,可现如今我的许多高质量输出,乃至走上自媒体这条路,都和几年前对文学的执著,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如果说,今天的我才终于明白了何为“独立的人”,学着用自己的观点思考,那颗关于灵感的种子,正是在港大读书期间种下的。

香港大学主楼Main Building

不管你在哪里读硕士还是博士,不管你在学什么专业,珍惜这样纯粹的读书时光吧,尽你所能,去思考,去探索,去观察,去接纳。

在人群中永远保持独立思考,保持一颗清醒的头脑,这是在香港读Mphil的两年,教会我的最重要的事。

参考文献:

Mphil or PHD?

Mphil Program of HKU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