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娜齐尔崇尚自由的婚姻观念,突然产生戏剧性的变化

第一金融网

发布时间:18-12-2615:22

贝娜齐尔崇尚自由的婚姻观念,突然产生戏剧性的变化

在实行军管的最初几年里,有不少人登门求婚,也许这些好心的亲戚朋友希望布托家的女儿早点出嫁,不要陷入政治斗争中。但是,贝娜齐尔已没有这个心思了,父亲正在牢里,生命危在旦夕,自己怎能去贪图婚姻的乐趣呢?她并非一个弱女子,岂能让军管当局随便摆布。她是布托家的长女,又是父亲寄予最大希望的孩子,她怎能临阵脱逃呢?她理应挺身而出,即使危及生命在所不辞。可是有一次,连她父亲也提起了她的婚事,这使她很恼火。

那还是在布托总理第一次被释后回到家中,突然当着贝娜齐尔和弟弟、妹妹,对她母亲说:“你看,努斯拉特!萍姬该结婚了,我要给她找一个她如意郎君。”贝娜齐尔听了,马上提出抗议:“我不想结婚,我不想现在结婚。”布托说:“你对我不能说不同意。”弟弟、妹妹也在边上随声附和,可是贝娜齐尔还是说:“不同意,我就是不同意!”布托执拗不过女儿,只好作罢。

布托总理被害以后,贝娜齐尔的婚事便成了遥远的事情。一方面,按照传统,家里有长辈去世,一年之内不能有人结婚;另一方面,贝娜齐尔为父亲的死极度悲伤,根本没心思去想自己的婚事。因此,在1980年她母亲对她提起结婚的事,贝娜齐尔感到厌烦,她直率地对母亲说:“我不想考虑,等两年再说。”后来,贝娜齐尔谈到这事,剖析了自己真切的思想感情,她说:“这不仅是因为我想用自己的行动寄托我对父亲的哀思,而且我觉得在极度痛苦之中的我也不可能有婚姻的幸福。”紧接着,贝娜齐尔也遭到囚禁,结婚显然更遥远了。此后两年,她积极支持妹妹的婚姻,而自己变得更加老成。她的成熟远远超过了她的实际年龄,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她代替母亲在为妹妹操心。

接下来是1984年保释治病、流亡英国,她的婚亊又重新被提起。经过7年的牢狱生活,贝娜齐尔的意志经受了磨练,她的性格也发生一些变化,正如她自己说的:“在经过几年与世隔绝的关押之后,我容易激动,精神时常处于紧张状态,以致不能随和与人相处,因此只好让孤独来做我的伙伴。

为了不让时刻关心女儿的母亲感到不安,贝娜齐尔婉言给母亲解释:“不是我不想结婚,我现在需要平静,需要有时间来恢复健康。”然而,到英国的第二年,贝娜齐尔健康已逐渐恢复,“需要时间”的借口也就不成为理由了。随之而来的“说媒”,又在贝娜齐尔的身边出现了。那时,她的母亲和姑姑曾经提到过阿西夫的名字,贝娜齐尔并未往心里去。相反倒是弟弟沙纳瓦兹被谋杀,使贝娜齐尔的精神几乎要崩溃,因为这是她最心爱的弟弟。可以说,弟弟的死所带来的悲痛,不亚于父亲的死所带来的悲痛,正如她在《东方女儿》一书的扉页上这么写着:“深切地怀念我的父亲、我的弟弟……”

贝娜齐尔在结束流亡生活以后,回到了巴基斯坦,她的妈妈和姑姑总是像蜜蜂缠着花朵那样在她身边为她的婚事唠叨不已,而且总是说阿西夫如何善良、如何知书达礼等,她们的劝说,然而倒使贝挪齐尔产生反感,她有她自己的婚姻观点:“她们总是提倡那种稳稳当当、逆来顺受的性格,主张女人要献身于并照料好自己的丈夫。但是,面对那种枯燥无味的生活,我一天都不能忍受。”

从以上的叙述可以看到,贝娜齐尔的经历、她的性格、以及由此形成的她的婚姻观念。她完全会按照自己的愿望、和方式来处理自己的个人问題。然而,或许婚姻大事是前世注定的,缘分和机遇往往不是自己所能预料的。谁也没有想到,贝娜齐尔的婚姻大事产生了戏剧性的变化。

图片均来自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及时删除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