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以死相逼,向共享汽车途歌讨押金

百度新闻科技

18-12-1809:48

文/少年于谦

来源:剁椒娱投(ID:ylwanjia)

12月17日,众多用户涌到嘉泰国际大厦B座途歌办公空间前,熙熙攘攘,噪杂不已。

“到底什么时候能给解决,我从早上待到了现在,拖着有意思吗?”一个言辞激烈用户在人群中揪着一名身穿灰色毛衣的男子吼叫道。

“途歌,退钱!途歌,退钱!”的口号声在拥挤的人群中此起彼伏。

“我们会按流程来给大家退款,但具体还需要和公司财务再商量。“面对着指责,灰衣男子辩解。

剁椒娱投私下了解发现,被抓住的该名男子并不属于途歌公司管理层,他的话似乎难以服众。

“我X,实在不行我们搬几台电脑走得了,省的在这里和他们废话!”情绪激动男子的提议获得了不少用户的附和。

事实上,途歌押金暴雷这一幕并不是近期才出现,但今天场面无疑是最激烈的,来往于途歌办公室内的用户和供应商不下百人,现场两三个民警维持着秩序,但场面也几乎一度失控。

“是不是从这里跳下去就行!行的话我现在就跳下去!”僵持下,一名情绪激动的用户跳上了办公桌,“你说话到底能不能行,不能行就把你们负责人叫过来!”

在一片用户质疑下,灰衣男子说辞依旧,“我们只能按照流程来给退款,请大家再多给一点时间。”

根据此前公开资料,途歌成立于2015年7月,是国内头部共享汽车平台。目前已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落地运营。旗下拥有奔驰Smart、宝马mini、雪铁龙、标致等多款服务车型。用户在其平台可以预约汽车使用,押金为1500元。

途歌曾于2017年4月获得由真格基金、拓璞基金共同投资的4000万元A++轮融资,2016年末途歌曾获得拓璞基金2500万元A轮融资。去年10月,途歌通过官方微信宣布完成2200万美元B轮融资,由海纳亚洲创投基金领投,上轮领投机构真格基金继续跟投。

创始人王利峰此前为美意互通创始人/CEO、摇摇招车联合创始人、“AA租车”创始人/CEO。

针对此次用户维权事件,剁椒娱投也第一时间联系了创始人王利峰以及途歌市场公关人员,但截止发稿前均未得到回复。

维权、维权

用户张欣之前在使用途歌时一直保持着一个习惯,用完即退。但即使在这般谨慎下还是出了差池。

“之前几乎秒退,上次使用后就发现押金已经退不出来了。”最近她陆续在网上看到不少关于途歌的负面消息,情急之下急忙赶了过来希望能够挽回一些损失,不过目前来看,似乎只是徒然。

“从下午1点多到现在一直没有达成一个解决办法。据说上午他们工作人员说能退15个,下午又加码到30个,但后来又说都退不了。”张欣说道。

她介绍最初使用途歌也是出于对平台的信任,作为业内的头部公司之一,彼时北京大街上、停车场里、高架桥下几乎停满了途歌标志性的宝马smart汽车。

“有想过退不了怎么办吗?”

“(用户)心齐的话就走法院,心不齐的话就不了了之了呗。”张欣语气里流露出一股无奈。

用户李明最近发现途歌平台上原来排布密集的车辆已经越来越少,体验下降后,半个多月前他开始尝试清退平台上的押金,但却一直拖到了现在。

“最开始给他们客服打电话,客服也一直是应付,表示财务是手动打款,周期比较长。但是处理细节却一直不肯透露。”

迟疑之下,他在贴吧和虎扑上找到一些用户维权群,群里有人提议今天来公司探查,李明也跟着过来了。

但他同样没得到有效的处理结果,“对接的负责人都是在敷衍,我觉得基本上悬了。”

事实上,根据剁椒娱投了解到的信息,用户目前受到的损失并不是最严重的,真正的大头是那些与途歌合作的第三方公司,其中包括租赁公司、停车场、油站和地勤运维人员。

“少则五六千,多的两三万的也有,我上次来的时候听到一家租赁公司要债八百万。”一名运维人员透露到。

他介绍,途歌是采取随用随停的模式,当用户使用结束后运维人员会将车辆开回指定停车点,其中会涉及到一些停车费和油费,需要运维人员预垫付然后前往途歌报销。

“之前可能一个礼拜结一次,但最近一两个月来这部分拖欠的报销款一直没结。”

供应商的状况也同样如此。

一位停车场老板表示,途歌从8月份起账款就受到了影响,截止至今,拖欠了几万停车费到现在还未解决。

途歌的自救

当剁椒娱投问及为何会一直拖着而不早些追要时,得到回答,“因为最近他们说要融资了,拿到钱后立马就能结清,我们也相信了。”

根据数据网站烯牛网显示,在今年十月初,途歌曾获得由SIG海纳亚洲领投,真格基金、凯欣资本跟投的数千万美元B+轮投资。

对此,剁主也咨询了相关机构,但截止发稿前未收到回复。

不过在今天(17日)午时,途歌官方发文称,将在20+7个工作日内退给用户押金,并表示“自成立以来,新用户注册充值押金及退还押金每天都会有,都是正常现象”。

据相关人士透露,不仅用户、地勤、供应商,途歌在职员工的薪资也遇到了拖欠。“按道理应该是10号发工资,不过到现在也一直没着落。”

据了解,受到此次波及的地勤运维人员在上百人,目前途歌员工也有百人左右。

去年共享经济大热时曾经诞生了一大批汽车共享平台,途歌就是其中之一。但和背后有重庆力帆的盼达用车、背后有奇瑞集团的GOFUN不一样,途歌有很大一部分的车辆都来自于租赁公司。

途歌近期车辆骤减与租赁公司收回车辆有关。

据红星新闻消息,郑州达喀尔汽车租赁有限公司成都分公司在逐步回收租给途歌的车辆。

12月11日,郑州达喀尔汽车租赁有限公司成都分公司负责人面对媒体采访时坦言,公司一共租给成都途歌200辆车,到现在已经基本回收结束。

如果途歌付清欠款,是否会和途歌继续接下来的合作?上述负责人并未直接回答记者的问题,“最近我们也在和途歌走解除合约的程序”,他这样回复道。

另外,一部分途歌的自有车辆疑似也在变卖。

据网友@天降大任 的截图,早在9月,途歌便开始“网上卖车”,在某二手车网站“急售”一辆雪铁龙C3-XR。

这不免让人有些唏嘘。就在半年前的北京车展上,途歌还曾以一次绝妙的营销获得了不少赞誉。

车展期间,TOGO途歌为了方便参观者出行将上百辆共享汽车停放于展馆附近的通道上,每辆车上都贴有最近大热的“小猪佩奇”贴纸,这让路人纷纷驻足拍照。于是,北京车展开幕首日,不少人的朋友圈被这只可爱的小猪刷屏,而TOGO途歌也因此抢走了车展的风头。

当时还有媒体发文称“从大的出行市场层面来看,TOGO途歌又何止是抢走了车展的风头。”

但是半年不到的时间,途歌便从从神坛跌落。

问题出在哪里?

途歌火速崛起的原因有二:

其一,车型相对豪华,主要品牌为奔驰Smart、宝马mini、雪铁龙等等。并且相对市面上其他的新能源汽车,途歌几乎都是燃油车,驾驶方便,用户不用担心续航里程;

其二,采用随开随停的措施,用户不需要停靠到定点站点,方便使用。

但这两点事实上给途歌带来了极大的隐患。

车型相对较好的代价在于不管是租的还是买的,都需要大量的运营成本;‘随开随停’的设置的确给了用户很多方便,但给途歌却带来很大成本——产生的高额停车费都需要途歌运维人员垫付后,再开回到指定网点。

一方面是停车费,另一方面途歌需要支出庞大的运维成本。

另外,共享汽车的模式由于缺乏一定监管(或者说监管成本太高),用户往往使用时不会太在意车辆,一些磕碰时有发生,最终买单的还是平台。

事实上也不止途歌,据媒体报道,2018年5月,共享汽车企业麻瓜出行宣布,由于该公司业务战略调整停止服务。紧随其后,2018年6月,作为进驻济南市场较早的共享企业品牌“中冠共享汽车”败走泉城。

本质上,共享汽车这种过于沉重的模式需要庞大的资金链和持续的资本投入,然而今年起互联网寒冬,VC机构热钱不再,很难再支撑这种模式持续下去。

还有一个更明显的案例是ofo,这边途歌用户在朝阳区为了押金闹的如火如荼时,那边ofo的用户在海淀区也排成了一条长龙。

一切都预示着,寒冬真的来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