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无人车遭遇“全民战争”,无人驾驶商业化还得过人心

新京报

18-12-1807:33

▲谷歌无人驾驶汽车waymo。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前几天传来消息,谷歌无人驾驶汽车waymo开始试点出行服务收费。这真是让人有些激动。这表明,在无人驾驶商业化上面,谷歌又走在了前面。

谷歌从2009年开始研发无人驾驶汽车,至今已届10年,比绝大多数科技公司和传统汽车厂商都要早得多。先发优势再加上自身的技术积累,谷歌无人驾驶进展超前一步甚至两步、三步,似乎也理所当然。不过从随后的报道看,谷歌无人驾驶汽车的商用依然面临着不少问题。而相比于技术,这回似乎人的问题更严重一些。

据报道,在对无人车政策最友好的美国亚利桑那州,谷歌似乎正面临着一场“全民战争”。当地人对谷歌无人车扔石头、割轮胎,跟踪、骚扰安全员,甚至朝无人车举起了枪。开始,谷歌要么主动规避容易碰上骚扰的线路和社区,要么选择报警。可随着类似之事增多,谷歌毫无办法,对许多骚扰只能默默承受。

当地人为什么如此讨厌无人车,理由也是五花八门。有人因为Uber无人车撞死过人而迁怒谷歌无人车;有人也说不出什么理由,就是讨厌无人车;还有的人,据有关学者分析,可能是担心高科技会抢了他们的饭碗。

最后一条理由容易理解。在18世纪的英国,纺织工人认为他们工资下降以及失业、贫困源于纺织机的普遍使用,并愤而砸毁机器。这种行为在很短时间内蔓延开来,后来获得了一个学名叫做“卢德运动”。

很长时期,这个名词在我国并不普及,但前两年却开始为人熟悉。最典型的就是出租司机对网约车的围堵。应该说,围堵网约车第一次让人们体会到了新技术对人的冲击,从而促使公众开始思考新技术的社会以及伦理意义。这之前,人们对新技术、新科技都是无条件地热情拥抱,而对所谓的“创造性破坏”,还根本无暇顾及。

这样的状况,自然反映了我们认识上的偏颇。长期的、单向的灌输,使得公众对于新科技有着近乎茫然的、不假思索的好感,执拗地相信未来会更好。而对于怀疑、抵触,也总是习惯以保守、落后视之。实际上,恰恰是所谓的保守、抵触,反而拓展了人们的思维内涵和深度,让人们深入思考,我们热情拥抱新科技、新技术,究竟目的何在。假如人在与机器的竞争中必然被碾压,我们就有理由思考技术的伦理,以及新技术应用可能带来的后果。经济学所谓的外部性,并不仅仅是指正外部性,还有负的外部性。

谷歌无人车在当地遭遇的“全民战争”,看似有些难以理解甚至好笑,但其价值恐怕正在于,谷歌以超前一步,为跟随者提供了镜鉴。

当然从相关报道看,我更倾向于相信,还是技术尚欠火候,导致了当地居民的负面反应。比如有报道说,谷歌无人车并线、拐弯时常常犹犹豫豫,即便天气良好、路面宽阔、车流也并不多的时候,也开得缓慢而胆小,表现得像个新手,给路上不同驾驶风格的人类司机带来很多麻烦。表面看,这依然是人车磨合过程。问题是,人类有理由要求这样的磨合期尽量缩短。

相比AI,更难捉摸的是人心。可假如人心不越过那道坎,机器的强行通过,必定是对人的侵犯和异化。

□徐冰(新京报智慧城市研究院研究员)

编辑 李冰冰 校对 杨许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