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斗争中的盟友问题是很重要,普鲁士和法国建立同盟关系

东方财富周刊

发布时间:18-12-1514:30

解放斗争中的盟友问题是很重要,普鲁士和法国建立同盟关系

未来的解放斗争中的盟友问题是很重要的。格奈森瑙曾指望过英国,指望过大不列颠,但却空手而回,正如格德勒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从那里失望而归一样。施泰因首先流亡到波希米亚,后又前往维也纳,但在务实派梅特涅身上也没有找到他所期望的伙伴。余下的就是俄国了。

然而,俄国的政策和沙皇亚历山大本人却一直是含糊不清,脚踏两只船。沙皇一时和普王站在一起,然后又冋拿破仑合伙。尽管如此,拿破仑和这个庞大帝国之间的战争迟早是要到来的。因为只有打败了它,拿破仑在欧洲的霸权才能有保障,法国皇帝才能成为罗马凯撒的继承人。这一点普鲁士必须向俄国人讲清楚。他们的军队落后,尽管有巨大的兵员储备,却是一个迟钝的战争工具,或许可以说哥萨克人例外。但在这些年代里,俄国却是普鲁士的唯一的靠山,爱国者未来的希望。

香霍斯特1811年9月旨在筹划谋反的俄国之行也应从上述观点来评价。这次旅行是严格保密的,他乔装打扮,身带写有冯·梅宁上校名字的假护照。香霍斯特在沙皇村受到沙皇亚历山大的接见以后,正式签订了同盟条约,其中规定在同拿破仑发生战争的情况下,俄普结为军事同盟。但普鲁士国王本人还在犹豫不决。于是他在下一年1812年的2月派他的侍从副官长冯·克奈泽贝克男爵去彼得堡,而且得到了拿破仑正式许可;克奈泽贝克甚至拿着法国护照,而且首先拜会了法国驻俄公使。

显然,他是根据弗里德里希·威廉三世的意图去告诫俄国不要同拿破仑打仗,因为普鲁士国王为拿破仑的天才所慑服。但他还是清楚地意识到自己的责任,在此之前也批准了香霍斯特前往维也纳的秘密使命。香霍斯特于1811年11月底以枢密官阿克曼的名字来到奥地利的京城,在那里停留了约两个月,直到1812年1月24日才返回。他不在时,由克劳塞维茨独立处理各种事务;他的长官对此是可以放心的。

香霍斯特的这次秘密使命也是徒劳的:梅特涅虽然给予他很好的接待,但不想结盟,他不相信脚踏两只船的俄国的政策,认为#鲁士只能拿出八万左右军队作战,这对同盟的风险太大。奋起抵抗还为时过早,尽管炽烈的爱国者们已经急不可待,尤其是克劳塞维茨。当然,在民众中间已在发酵:占领者的骄横跋扈和横加干预致使不满情绪与日俱增,反感在加强,抵抗小组秘密形成。法国秘密警察以日益增长的不安注视着这一变化。

最后,国王顺应了当时的政治和军事形势,还是决定和强者结成同盟:1812年2月24日普法同盟条约在巴黎签订了,它是在香霍斯特从维也纳回来不久由双方代表克鲁泽马克和马雷签署并于3月5日在柏林批准的。普鲁士的京城十天以后就感受到了它的后果。乌迪诺元帅的部队开进柏林,并驻扎在城里和近郊区:向俄国的进军开始了。侍从副官长冯·克奈泽贝克的使命同这直接有关。他后来曾声称,他向沙皇亚历山大暗示了这样一个计划,即通过持久抵抗把法国大军诱人俄国领地,直到冬天这位将军变成法军最严峻的敌人和俄军的最强大的同盟者:这个计划可能是克奈泽贝克从香霍斯特那里听来并又转述了出去;它肯定不是他自己的创造。总之,沙皇亚历山大同他击掌保证:“告诉您的国王,我是不会媾和的,除非我到了喀山。”

图片均来自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及时删除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