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清第一神秘红楼家族:康熙、雍正和曹寅家族的沉沉浮浮(1)

发布时间:19-04-1123:12

欣赏红楼梦时,我们总会把它与曹雪芹的个人经历乃至曹氏家族的兴衰发展联系在一起。

曹雪芹先祖是宋朝开国大将曹彬的后代,明朝初年随军队到达辽东,从此在沈阳居住,曹家数代人世袭沈阳中卫指挥之职,是明朝辽阳都司管辖下的沈阳中卫的军政长官。

在 1621 年,清太祖努尔哈赤率清兵攻占辽阳、沈阳一带时,曹雪芹的太高祖曹世选、高祖曹振彦被俘,归附后金,沦为满洲八旗中镶白旗的包衣。后来又被分配到多尔衮属下,充任多尔衮的仪仗亲兵。

曹振彦能文能武,自然受到了多尔衮的赏识,逐渐被提拔为旗鼓牛录章京(汉译亦作旗鼓佐领),正四品官阶,也就是由汉人包衣家奴编立的兵农合一的基层组织的军政长官,率领亲兵保护多尔衮行军征战,

据清前史专家考证,天聪初年的八旗只有四十多甲喇,二百多牛录。加上朝廷的皇帝、贝勒、议政大臣、六部和内三院官员,中上层统治者总共也就 500 余人。曹振彦已是满洲军功集团最活跃的 500 骨干的一员。

这是曹家在沈阳重新崛起的重要标志。此后,曹振彦先随多尔衮经山海关之战破李自成,曹家“从龙入关”,又随多尔衮平山西大同姜镶叛乱。

到后来,曹振彦考中贡士,他历任山西吉州知州,阳和府(即大同府)知府,后升任浙江都转运盐法道,成为三品高级文官,逐渐从武职转为文职。已故红学家戴不凡论定曹振彦是“曹家事业的奠基人”,雍正十三年追封曹振彦的诰命也说曹振彦“启门祚之繁昌”。曹振彦的发迹,从此揭开了曹家百余年赫赫扬扬兴盛发达的序幕。

曹玺对曹家发达的贡献不亚于他的父亲曹振彦。顺治八年,也就是公元 1651 年,摄政王多尔衮死后,他的正白旗收归顺治皇帝自己掌管,曹家由王府包衣转为内务府包衣,成为皇帝的家奴。

这时,曹雪芹的曾祖父曹玺也就由王府侍卫升任内廷二等侍卫。(内廷侍卫就是御前侍卫,二等侍卫是正四品,官级相当于牛录章京)。

到了顺治十一年(1654),康熙皇帝出生。

清制规定:凡皇子、皇女出生之后,无论嫡庶,生下来如果是男孩,刚坠地,即由保姆把持交由奶妈之手,而奶妈和保姆的挑选,要在内务府三旗即镶黄、正黄、正白旗包衣妇人之中。曹玺的夫人孙氏很幸运地被选为康熙的保姆。

这样,曹家与康熙皇帝的关系也就愈加亲密起来。康熙继位后,还对曹玺的妻子孙氏感念不忘,尊称她为“吾家老人”,并亲自书写“萱瑞堂”三个大字赐给她。

康熙二年(1663),正担任内务府营缮司郎中的曹玺被康熙任命为江宁织造(织造一职,属内务府,品级只是五品的郎中,但却是钦差,是专为皇帝驻京外办差的)。表面上看,曹玺是负责为皇室和朝廷提供包括绸缎布匹在内的各种消费品,但更重要的是,他是皇帝的耳目,通过访查江南的吏治民情,为皇帝反映地方官场和民间的情况,供皇帝借鉴。

江南地区,由于其历来的经济地位,清朝历代皇帝都十分重视这里的经济和政治动向,康熙二年,清廷开始设置江宁织造,就是适应这种政治需要而采取的重要举措。而第一任织造,就选中了曹玺。因为“在康熙皇帝眼里,既是正白旗包衣,又是内务府郎中,其妇孙氏且为康熙帝幼时乳母的曹玺,其可信赖的程度,是远在名公巨卿之上的。”

由于曹玺的办事利索,忠于职守,在任职期间革除了江宁织造的不少积弊,很得康熙皇帝信任与赏识,赐过蟒袍,赠过一品尚书衔,并亲手书写“敬慎”的匾额赐给他。

清于化龙纂修《江宁府志》卷十七《宦迹·曹玺》载: “织局繁居,玺至,积弊一清,干略为上所重。”到康熙二十三年(1684),曹玺积劳成疾,最终死在任上,享年约 65 岁,到此时,曹玺已任江宁织造达 22 年。

曹玺谢世之日,正是康熙皇帝首次南巡之时,康熙帝还曾特别到织造署慰问曹玺的家属,并特派内大臣去祭奠他,从中我们可以看出康熙对曹氏一家的亲近。

曹玺与其夫人和康熙皇帝的特殊关系,使得曹家与皇帝的关系愈加亲密,曹玺在江南任上的二十多年,也为其儿子曹寅在江南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