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中人被误会诋毁最深的她,反而是最简单、耿直的一个人

发布时间:19-04-1323:04

读 《红楼梦 》的人, 没有不骂袭人的。

袭人服从贾母 、王夫人的指使 ,监护宝玉 ,自觉地以封建意识形态 (读书上进 、追求经济仕途 )为信念,规劝宝玉 ,千方百计地试图使宝玉就范并和宝钗一起逼迫宝玉科举应试等等, 小说在整体上显现袭人与宝玉的关系是由近而远, 她的奴性表现为对封建意识形态的绝对遵从, 只是对统治阶级传统价值观的认同,但不是对统治者的绝对服从。如果说袭人的奴性就是通过对主子的绝对服从来显现的,那就不符合小说的艺术描写了。

袭人真的柔顺、不反抗吗?

鸳鸯抗婚 。袭人听见鸳鸯和平儿对话 ,也插言狠狠地骂了贾赦 :

“真真这话论理不该我们说 , 这个大老爷太好色了 , 略平头正脸的 ,他就不放手了 。” (第四十六回 )

指责贾赦好色到了下人都看不上的地步 , 袭人敢这样骂贾赦 ,并且这是风险极大的 。果真 ,邢夫人追问 :

“又与袭人什么相干 ?”(第四十六回 )

邢夫人是王熙凤的婆婆 ,王熙凤尽管心里向着王夫人 ,唯王夫人之命是听 ,但还不敢与婆婆邢夫人对抗 , 而袭人此举不仅得罪了贾赦还得罪了邢夫人 。

袭人在这次鸳鸯抗婚的行动中 , 充当着鸳鸯同盟军的角色 ,也是一个反抗者 。并且是非分明 ,伶牙俐齿 。鸳鸯一股脑地骂小老婆 ,鸳鸯的嫂子扯上了袭人和平儿 ,又被袭人和平儿反驳道 :“他骂的人自有他骂的 。”鸳鸯的嫂子为解恨一并告到邢夫人处 ,说被袭人抢白 。

对王熙凤 ,袭人也有指责 。

第八十二回 ,袭人闻说尤二姐之死 ,对王熙凤采取残忍手段害死尤二姐 , 接着又有香菱作为薛蟠小妾被金桂宝蟾的百般虐待 ,物伤其类 ,唇亡齿寒 。袭人来看黛玉 ,黛玉问 :

“尤二姑娘怎么死了 !”袭人道 :“可不是 。想来都是一个人 , 不过名分里头差些 ,何苦这样毒 ? 外面名声也不好听 。” (第八十二回 )

替已经死去的尤二姐鸣不平 , 从不在背后说人的袭人将矛头直接指向了母老虎王熙凤 , “何苦这样毒 ?”这不是在太岁头上动土吗 ? 赵姨娘说王熙凤都得伸着两个指头 ,名字都不敢提 ,而袭人呢 ?

袭人还有对王熙凤放利钱的指责 :

平儿悄悄告诉他道 :“这个月的月钱 , 我们奶奶早已支了 ,放给人使呢 。等别处的利钱收了来 ,凑齐了才放呢 。因为是你 , 我才告诉你 ,你可不许告诉一个人去 。”袭人道 :“难道他还短钱使 ,还没个足厌 ? 何苦还操这心 。”平儿笑道 :“何曾不是呢 。这几年拿着这一项银子 ,翻出有几百来了 。他的公费月例又使不着 ,十两八两零碎攒了放出去 ,只他这梯己利钱 ,一年不到 ,上千的银子呢 。袭人笑道 :“拿着我们的钱 , 你们主子奴才赚利钱 ,哄的我们呆呆的等着 。”(第三十九回 )

其实 ,袭人连明哲保身都不懂 。

袭人 ,以温柔和顺著称 ,但她的话语里却透着刚强 。薛姨妈评价袭人 :行事大方 , 说话见人和气里头带着刚硬要强 。

这刚强指向的偏偏都是一些主子 。可见 ,袭人并不是什么阴谋家 。假如袭人是阴谋家 , 袭人应该见什么人说什么话 ,不管心里怎么想 ,先顺着再说 。

这仅只是两例 ,其实袭人的大胆言论还多得很 。

袭人敢于指责贾府中的大人物 , 以奴才的身份指责主子的不是 ,发泄对他们的不满 ,其言论的激烈程度可以和尤三姐 、鸳鸯等相媲美 ,也不亚于爆炭性格的晴雯 。晴雯的反抗更多的是一种率真性格的自然流露 ,没有那么多自觉 ,而袭人则不同 。袭人对尊卑秩序向来论理 , 可是她为什么对行为的后果没有预料呢 ?

袭人说话造次 ,不只一次两次 ,得到回击的正是觉得她 “深敬可爱 ”的薛宝钗 。宝玉挨打之后 , 宝钗询问原因 ,头脑简单的袭人当面转话说是薛蟠之过 ,宝玉忙用话止住袭人 ,宝钗道 :

“你们也不必怨这个 , 怨那个 。据我想 , 到底宝兄弟素日不正 ,肯和那些人来往 ,老爷才生气 。就是我哥哥说话不防头 ,一时说出宝兄弟来 ,也不是有心调唆 :一则也是本来的实话 , 二则他原不理论这些防嫌小事 。袭姑娘从小儿只见宝兄弟这么样细心的人 ,你何尝见过天不怕地不怕 ,心里有什么口里就说什么的人 。”袭人因说出薛蟠来 ,见宝玉拦他的话 ,早已明白自己说造次了 ,恐宝钗没意思 ,听宝钗如此说 , 更觉羞愧无言 。 (第三十四回 )

薛蟠说话不防头 ,有妹妹为之辩护 ,袭人说话不防头 ,也是 “心里有什么口里就说什么 ”啊 ! 为什么就遭到指责了呢 。当然是一个是主子 、一个是下人有区别的缘故 。这不是袭人唯一的一次说话不防头所遭到的教训 ,只是这教训袭人似乎没有汲取 。这次袭人面对宝钗 “羞愧无言 ” , 大概是明白了空说无凭 , 而不是作为下人的不该与僭越 。

揣摩袭人的内心 ,位置特殊的袭人不是不再把林 、薛 、史放在眼里 ,而是这些人不知尊重 ,所以袭人依理责人 。这说明 ,一心向上爬的袭人为了 “论理 ”而不防备 ,使自己常常忘记 “牢荣固宠 ”之术 。传统评点派在评价袭人形象时 ,往往说袭人是柔奸 ,上述事例都说明袭人是直言直语 、虽不读书却明 “理 ” 。

循理而行 ,何奸之有 ?

贾政说袭人的名字刁钻古怪 ,有几分道理 。因为贾政不知道袭人姓 “花 ” 。贾宝玉也是听说她姓花以后才改这个名字的 。但说袭人善于 “袭击 ”人 ,则是一种望文生义的说法 。袭 ,是形声字 。从衣龙声 , 原意是指 “衣服上的外套 ” 。袭人是宝玉身上知疼知暖的外套 ,对宝玉来说 , 袭人不是手足 , 而是可以随意丢弃 、更换的外套 。其实 , 袭人的悲剧命运也正像一件衣服外套 ,贴身着宝玉 , 但始终在宝玉的心灵世界之外 。

其实 ,袭人做事 , 都是为了论理 ,这使她和崇情的宝玉越走越远 。她的理来自于 “灌输 ”和 “认可 ” ,来自于生活对她的教育 ,她没有上过学 、没有独立思考的能力 , 因此她的服从带有盲从的特点 。

对比之下 , 读书的宝玉不明理 , 而不读书的袭人却明理 。果真是绝妙之文 !

贾母将袭人 “与了宝玉 ” , 究竟包含什么样的内容 ,可以说各人有不同的理解 。袭人当时的理解包括身体 。袭人与宝玉的云雨情 , 还是有不少儿女情态少不更事的成分 。随着袭人年龄渐长 ,袭人虽然还在屋里伺候宝玉 ,却总是远着宝玉 ,可见袭人并非怀有靠身体笼络宝玉的卑微之想 。袭人的思想在变化着 ,但是不变的是她对情与理的关系理解 ,以理制情 , 情必须最终归依 “理 ” (礼 ):

原来这一二年间 , 袭人因王夫人看重了他了 ,越发自要尊重 。凡背人之处 , 或夜晚之间 ,总不与宝玉狎昵 , 较先幼时反倒疏远了 。况虽无大事办理 , 然一应针线并宝玉及诸小丫头们凡出入银钱衣履什物等事 ,也甚烦琐 ;且有吐血旧症虽愈 ,然每因劳碌风寒所感 , 即嗽中带血 ,故迩来夜间总不与宝玉同房 。 (第七十七回 )

责骂袭人 ,认为袭人耍 “柔奸 ”手段 , 妄图独专宝玉 ,这是不符合文本事实的 。袭人的 “妄想 ”也就是做一个姨太太 ,并没有僭越到 “夫人 ”的意图 。

袭人赎身时,宝玉认为袭人不能去 ,大概是认为袭人是他的人了 , 而袭人却分明表示 :凭什么说定我就是你的人呢 ? 袭人把 “云雨情 ”只看作是一次服侍 , 这种服侍有更好的人可以取代 , 而宝玉却把它看成是终生相守的约定 ———情的不变与永恒 。袭人这里就赎身之事不讲情 ,只讲理 , 让宝玉理屈词穷 , 只得依了袭人的劝箴。

宝玉的依从 ,是表面的 ;内心里 , 唤起了对袭人的极度不信任 。所以 , 他在要离开贾府之前向莺儿交代说 :

你袭人姐姐是靠不住的 。 (第一百一十九回 )

这个评价 , 恐怕比前面踢的那个窝心脚伤人更重 。从娇俏温柔到无情无义 ,从窝心脚到靠不住 ,这就是袭人对宝玉争取的结果 。逐步走向自己追逐的对象的对立面 ,敢于表达与宝玉的不同人生观而死劝 ,进而被抛弃 , 这就是袭人的命运史。

袭人不招人喜欢的真正原因是 :在两大矛盾中 ,袭人都站在了读者同情的对立面上 。

在父子矛盾中 , 她与贾政一个鼻孔出气 , 贾政的一身腐气传染到了袭人嘴里 ;在木石前盟与金玉良缘的关系上 ,她明显偏向薛宝钗 、指责林黛玉 。如果说袭人是奴性的代名词 ,那么还有这样敢于指责贾赦好色 、熙凤心毒 、黛玉懒散 、宝玉该打的执事大丫头吗 ? 袭人的言语直接 、生硬 、赤裸裸 。“由说话看出人来 ” 。袭人敢于说这样的话 ,不隐藏自己的观点 ,说明袭人不虚伪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