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样耗资200亿,为何贾跃亭的FF与蔚来差距这么大?

新知认识论

百家号11-2807:51

划重点:

腾讯《潜望》粗略统计,截至2018年7月,FF投入的资金大约为205亿元。这一资金额度与FF在早期融资计划书中所写的额度相差20多亿元。

2017年1月份时,贾跃亭称还需100亿元就能保证投产。之后FF获得的最大一笔投资是2018年5月来自恒大的55亿元,但这笔资金到2018年7月已基本用完。

蔚来汽车在过去的几年中的花销大致为245亿元左右,与FF的烧钱体量接近,但蔚来的造车进度显然更快,该公司第三季度已向用户交付了3268辆ES8。11月27日,蔚来合肥工厂第1万辆ES8下线。

腾讯新闻《潜望》作者 李思谊

在制造声响这件事上,贾跃亭以及他创立的FF从来没有对手。从2014年宣布造车伊始,到如今与投资人恒大之间的掌控权之争,FF总是能够吸引外界的关注焦点。

在面临资金困难后,FF最近向外界传递的好消息是,它已与美国投行签署战略协议,区块链公司EVAIO与中东主权基金的意向投资,但这些融资是否能够进入,仍然受制于恒大方面是否履行优先投资权。

但外界对FF的造车进展却知之甚少。FF到底花了多少钱?造车的真实进度如何?就在昨天,另一家与FF几乎同时起步的新创造车公司蔚来汽车下线了第1万辆ES8。与竞争对手相比,FF的造车效率如何?

腾讯《潜望》通过对信息的梳理,希望对这些问题进行解答。

造车是烧钱的游戏,贾氏造车更烧

根据贾跃亭最初的计划,FF在2019年-2020年将实现盈亏平衡,EBITDA(税息折旧及摊销前利润)将转为正;2016年至2022年的总投入将达到79亿美元,主要以贷款性质解决,计划股权融资三轮:A轮、B轮、Pre-IPO。

囿于早期不希望稀释太多的股权,贾跃亭在最初时段主要通过可转债方式获取资金。可查询的数据显示,自FF 2014年成立至2016年3月前后,FF共投入3.5亿美元,这部分资金均由贾跃亭个人投入。

2016年9月20日,贾跃亭宣布乐视汽车已完成超10.8亿美元的A轮融资,投资方主要包括英大资本、深创投、联想控股、民生信托、新华联以及宏兆基金等。其中,新华联投资金额为5000万美元。

贾跃亭在造车初期,虽然以FF与乐视汽车两个不同的品牌,区分国内与国外、高端与低端,但是在股权架构上,均以FF global为造车运营主体进行融资。暂且认为乐视汽车的10.8亿美元的融资,最终入股FF。

2016年11月,在宣布乐视生态战略因资金危机紧急刹车时,贾跃亭称乐视造车已经烧掉逾150亿元,其中包括他个人的100亿元。贾跃亭当时透露,这些钱的去向包括研发、员工成本、设备和零部件采购、美国工厂建设,以及控股易到和投资美国电动车Atieva(后更名为Lucid)。

2017年1月份的CES上,贾跃亭携新物种——“首款量产车”FF91耀眼亮相。贾跃亭当时对腾讯财经称,还需100亿元就能保证投产。

之后关于FF的融资传闻不断,但真正获得外部融资是来自恒大通过时颖公司的这笔投资,规模为20亿美元,时间为2017年12月。按照双方合同,20亿美元于2018-2020年分别以8亿美元、6亿美元与6亿美元三次付清。

根据恒大健康对外的公告,2018年需支付的8亿美元(约合人民币55亿元)已于2018年5月25提前支付完毕。但这笔资金到2018年7月已基本用完。

腾讯《潜望》粗略统计,至2018年7月,FF投入的资金大约为205亿元(不包括FF可能存在的债务)。这一资金额度与FF在早期融资计划书中所写的额度相差20多亿元。当时,FF预计到2018年年底的投资共计33.30亿美元(231.20亿元)。

虽在资金投入上差距并不多,但项目实际进展却与当初规划的相差甚远。当然,这也与FF跌宕起伏的历史相关,包括早期在内华达工厂的投资、乐视汽车莫干山工业园区以及多位创始人及高管离职造成的损失。

雄伟计划与残酷现实

如今,打开FF官网,关于公司介绍的描述为“一家以用户为中心的高端汽车公司,总部位于硅谷和南加州”,“全球团队汇集汽车和技术领域的思想领军人物与充满激情的创造者,为全球用户带来高端、直观易用、无缝互联的电动汽车”。

对于造车一事,贾跃亭的目标是,“通过乐视的努力,可能让中国的汽车产业第一次站在世界汽车工业的最前沿,甚至努力让乐视成为百年一遇的汽车产业变革的引领者。”

根据乐视造车当时的产品路线图,贾跃亭期望他生产的汽车于2017年问世。具体节点为:

2017年年中,由英国超豪华品牌阿斯顿马丁联合开发一款产品并由该品牌进行代工;

2017年年底,在美国生产大型电动汽车;

2018年下半年,在中美生产中型电动汽车;同年,也在中美生产紧凑型电动汽车;

2019年年中,在中美生产城市型电动汽车。

如今2018年接近尾声,当时的规划已然意义不再。关于FF造车,对外公布的最新相关进展是:

2018年7月7日,FF91的首辆白车身下线,宣称2018年12月向用户交付;

2018年8月29日,FF91首款预量产车下线,宣称2018年年底正式量产。

而如今,贾跃亭与许家印公开反目。FF91的资金危机暴露,让外界对FF91延期至2019年第一季度的交付时间再次提出质疑。

虽然期间不断有关于区块链公司EVAIO在未来3年通过SYO投资9亿美元的投资意向、中东主权基金也向FF伸出橄榄枝,但是否能解决FF眼前的资金危机,仍是未知数。

200亿元投资能否造车

虽然FF与蔚来的产品定位、客户群体与盈利模式并不一致,但我们希望通过同类新创造车公司蔚来汽车进行横向对比。之所以选择蔚来汽车,是因为一方面它在9月份刚刚进行IPO,财务数据相对公开;另一方面,蔚来ES8与 FF91的对标产品皆为 Teala Model X。

蔚来成立于2014年11月,目前在中国、美国、德国与英国的子公司开展业务。作为一家在今年6月份正式交付用户的新创造车企业,蔚来汽车到2018年6月28日开始交付第一辆ES8,在此之前并没有营收。因此,我们以此作为时间节点。

根据蔚来汽车提交的IPO文件,截至2018年6月,来自股东层面的资金,加之银行借款数量,总计约289.94亿元。蔚来汽车在2018年年中有现金及现金等价物44.23亿元。也就是说,蔚来汽车在过去的几年中的花销大致为245亿元左右。

截至2018年7月该公司拥有员工6993名,其中有88%在中国地区。专利方面,截至2018年7月31日,蔚来汽车在香港,中国大陆,欧盟和美国拥有882项注册专利和1989项专利申请。

根据恒大此前公告显示,截止2018年6月,FF在全球拥有1400名员工,其中约1000多名为新能源汽车、计算机算法、互联网、资讯系统、AI等多方面前沿技术专业人员,FF目前在中美两地提交申请专利接近1500件,获中美颁发专利超过380件。

“为快速发展和扩展业务,蔚来汽车在研发和销售,一般和管理费用方面进行了大量的前期投资。”蔚来汽车在IPO文件中称。2016年至2018年6月底,蔚来汽车两年半的营业费用支出约为107亿元。其中,研发方面的费用总计55亿元,销售、一般和行政费用方面的费用为52亿元。

其中,研发费用的主要组成部分,包括设计和开发费用、员工薪酬、差旅费用、折旧和摊销 费用、租金和相关费用等。设计和开发费用占到研发费用的50%以上。销售、一般和行政费用方面,占比较多的为员工薪酬与营销和促销费用。

另一方面,蔚来汽车于2018年6月底开始交车,根据Q3季度财报,该公司第三季度向用户交付了3268辆ES8。并将在2018年12月发布第二款针对消费者的量产车型ES6。11月27日,蔚来合肥工厂第1万辆ES8下线。

但对FF来说,突如其来的资金危机,从8月底的预量产车下线到实现用户的真正交付,可能尚待时日。

也就是说,同样烧了200多亿资金,蔚来汽车已经开始成体量地卖车了;但对贾跃亭的FF来说,目前如无新一笔资金进入,则仍将命悬一线。

或许,一个恰到好处的目标,外加创始人连续的成功创业及努力、投资者构建的和谐关系、一个稳定团结的团队以及一段相对平稳发展的历史,这些都是构成这种差距的因素。

转自腾讯科技

本文由百家号作者上传并发布,百家号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