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因狂人贺建奎的双面人生

新闻回头客

百家号11-2708:20

腾讯新闻《潜望》 李思谊

现在外界很难理解的贺建奎,源于2017年的一次惊人反转。

2017年2月,中国农历年大年初三,贺建奎并未选择与家人共度鸡年新春,而是远赴大洋彼岸的美国加州,出席一场有关基因编辑的闭门研讨会。研讨会上,贺建奎用15分钟做了题为“人类胚胎基因编辑安全性”的报告。

基于对于科学与伦理的考量,贺建奎反对将人类本身作为试验对象,他建议以猴子与老鼠作为这项试验的研究模型。同时,他还建议要考虑基因组编辑对多代的影响,即基因编辑如何保证不断繁衍的后裔们的健康。

与看似保守的言论大相径庭的是,一个月后,他所在的团队开始一项激进的行动——人体胚胎基因编辑项目。提交给中国临床试验注册中心的医学伦理委员会审查申请书的显示日期是:2017年3月7日。

贺建奎是南方科技大学的副教授,也是深圳市瀚海基因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

在2018年11月26日,他宣布了一个石破天惊的消息,“一对名为露露和娜娜的基因编辑婴儿于11月在中国健康诞生”。通过对这对双胞胎的一个基因进行修改,使她们出生后即能天然抵抗艾滋病。

消息一出,舆论哗然。普通大众陷于对基因技术的好奇与恐惧;曾经与贺建奎或瀚海基因有过关联的涉事方,都在极力在撇清自己的干系;多位科学家共同联名谴责此种行为有悖于伦理;相关监管层连夜宣布介入调查此事。

就在今天,第二届国际人类基因组编辑峰会在香港召开。按照议程安排,贺建奎将于28日上午进行一场主题为“人类胚胎编辑”的小组讨论。不知,他是否会在这次小组讨论上,会透露更多关于“基因编辑婴儿”的相关信息。

这是一场蓄谋已久的活动。贺建奎在26日晚间开始频繁更新博客。四篇更新的博客内容是与基因编辑相关的四个视频地址。然而,上一次,贺建奎更新博客是在年初的1月25日,话题还是他的另一个项目——“第三代基因测序仪”。

贺建奎似乎早已料到“基因编辑婴儿”引起的轩然大波,这些提前准备好的视频,极力向外界传递基因编辑婴儿的合理性。贺建奎用稍显生涩的英语,介绍了基因编辑为何用于艾滋病、免疫艾滋病基因编辑婴儿的合理性、基因编辑手术坚持的伦理原则等。

提交给注册中心的相关信息透露了更多关于该试验的相关信息,包括注册时间为2018年11月8日刚刚完成注册,项目实施负责单位为南方科技大学。目前,该课题已经通过注册中心审核。

非主流“基因测序”创业者

事实上,在因基因编辑婴儿“声名鹊起”前,贺建奎主推的是“自主研发的第三代基因测序仪GenoCare”。如果将基因编辑理解为“治疗”,那么基因测序则可以理解为“诊断”。

之所以推出第三代基因测序仪GenoCare,大致上与贺建奎的一段留学经历有关。2010至2012年,在斯坦福大学生物医学工程系的博士期间,他师从的导师Stephen Quake亦是一位生物工程方面的研究者,同时也是拥有12家公司的著名企业家。

Quake在2003年与他人联合创办了家专注于研究遗产分析学的生命科学公司Helicos BioSciences。该公司推出的Helicos遗传分析平台是第一个通过对单个DNA分子进行成像的测序仪器,但市场反应并不可观,销量寥寥无几。2009年,Quake甚至用这种测试法对他自己的基因进行了测试。囿于长期的财务困境,该公司于2012年11月申请破产保护。

也就是在同一年,从斯坦福毕业的贺建奎来到中国深圳。继承导师Quake教学与创业两不误的衣钵,28岁的贺建奎于2012年出任南科大教员,并开启了他瀚海基因的创业之旅。直到2017年7月,瀚海基因宣布自主研发的第三代基因测序仪问世。

瀚海基因官方这样对外介绍第三代基因测序仪:这是目前全球准确率最高且唯一用于临床应用的第三代基因测序仪,其技术水平已经达到“亚洲第一,世界领先”,占据基因产业的创新制高点。

贺建奎当时对外表示,第一代基因测序仪完成个人全基因组的价格为30亿美元;第二代基因测序仪测个人的全基因组的价格降到1000美元;而由瀚海团队研发的第三代基因测序仪,量产后这个测序价格有望降到100美元,且准确率达99.9985%。

当时就有人质疑,这种测序仪的读长短、通量低等缺陷,而瀚海基因的第三代基因测序技术也是出自贺建奎导师Quake Helicos遗传分析平台的改良版。甚至也有人认为,GenoCare的技术并非基因测序的主流技术,未来进化与升级的可能性相对较较小。

如果说基因测序是对导师研究方向的继承,显然,贺建奎倡导的基因编辑要比他的导师大胆得多。关于Quake实验室的研究简介中,Quake目前主要的研究重点仍集中在测序方面。区别于贺建奎的“编辑”,关于Quake的创新贡献在于“非侵入性诊断”方面。

在Quake教授在斯坦福官网的发表作品中,贺建奎曾与Quake教授共同刊发的论文赫然在列,包括应对流感疫苗接种的抗体的谱系结构与应对流感疫苗接种的抗体下一代测序等相关研究。

南科大不知情?曾将教工创业视为创新

事发当天,南科大用“深表震惊”来形容对贺建奎对人体胚胎进行基因编辑研究的看法。南科大的官方声明称,贺建奎已于2018年2月1日停薪留职,离职期为2018年2月-2021年1月。

同时,南科大极力与贺建奎撇清干系:“此项研究工作为贺建奎副教授在校外开展,未向学校和所在生物系报告,学校和生物系对此不知情”,“将基因编辑技术用于人体胚胎研究,生物系学术委员会认为其严重违背了学术伦理和学术规范。”

腾讯《潜望》查阅资料发现,在南科大的官网中,曾多次将贺建奎与他创立的瀚海基因视为南科大创新的典范。

在《中国新闻周刊》对南科大的一篇报道中成,南科大第二任校长陈十一将该校对标美国斯坦福大学,将学校的科研与实际产业需求相结合,而2012年从斯坦福毕业的贺建奎被树立为正面典型。贺建奎的瀚海基因在起步阶段,得到的最大一笔投资由陈十一帮助联系介绍。

2017年两会期间,陈十一在广东团开放日的发言中,提及南科大进行创新,鼓励教师与学生释放活力时称,“学校支持教授每周有一天在企业服务,明确教职工可以获得以职务发明成果及技术作价入股企业进行转化收益的70%。”在南科大,共有25家像瀚海基因一样由学校老师发起和主导的高科技项目公司。

“我们鼓励学生和教授创业,比如,我们系的贺建奎老师创办了一家基因测序公司……”南科大生物系主任肖国芝在2016年2月接受访谈时称,贺建奎是生物系教授创业的一个典范,学校鼓励更多的教授参与创新、创业。

工商资料显示,在深圳市南科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参与投资的深圳市南科生命科技有限公司中,贺建奎持有45.5%的股份位居第一大股东。深圳市南科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为南科大100%控股的公司。

虽然深圳市南科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注册资本6666万元,但只有深圳市高新技术产业园区服务中心实缴资金2000万元,贺建奎与南科大的实缴出资额实为0元。同时,该公司自成立以来未向任何员工缴纳社保信息。言外之意,这家公司更多扮演“壳公司”角色。

在2018年9月份举办的开学典礼上,南科大校长陈十一在致辞中在鼓励同学们构建声明的强度,拥有更好的身体素质时,还将贺建奎作为擅长足球运动项目的正面榜样。

巧合的是,在11月26日贺建奎的“基因编辑婴儿”事件曝出后,与贺建奎相关的许多信息,在南科大的官网上消失了。

截至发稿前,腾讯《潜望》未能联系到贺建奎对此事进行置评。

本文由百家号作者上传并发布,百家号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