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薪一万的忙着摔倒炫富,390亿身家老总却只爱优衣库

LZ暖心话社

发布时间:18-11-2509:58

在国外对一个人最高的评价标准是这个人很有趣,而不是这个人很有钱,Y姐去过一次北欧,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那边的价值观和生活方式确实很不一样,他们不会为你的豪车名表鼓掌,却会被你对音乐、文学的见解所吸引,赞美你是个有趣的人。你晒红酒鲍鱼,一餐四十万,他们不会羡慕,只会说“跟我有个毛关系?”他们并不关注成功不成功、有钱或没钱,他们只在乎幸福不幸福。所以我好几个欧洲朋友他们平时发的状态都是各种风景自拍,各种美好的生活状态,其实他们都很有钱,家里也有豪车豪宅,人不会炫耀自己习以为常的东西,就像现在没人会显摆自己吃了米饭一样。他们更尊崇认真享受人生,而不是费劲炫耀生活。他们格外关注自我提升,而不是和谁都争。这样的人,过得才叫真的幸福,也真的活出了自信。希望今天的内容,也能帮所有人,找到通往内心富足的方法。

前段时间,高晓松去了趟北欧,回来写了篇《在北欧,我觉得自己内心很丑陋》。

这是一个有趣的话题,有人说高晓松“被北欧”了,也有说他YY或崇洋媚外。

高晓松说自己外表丑陋,没人有非议,“矮大紧”也是他的官宣。

但这次他说,自己内心丑陋,没一点“力量”的人是不愿这么说自己的,我读了他的原文,写得不错。

以下摘自高晓松原文:

“到了北欧没几天,我居然都不太敢跟人说话了,因为我觉得自己的内心很丑陋,很粗鄙。

我每天琢磨的都是如何在一个竞争激烈的社会里跟人勾心斗角,跟北欧人的境界实在是差太远了。

在中国和美国,我们遇到人通常都是先胡吹乱侃一通,抬高自己的身份和地位。而在北欧,人们完全没有这种习惯。

在丹麦,人们出行就是骑一辆自行车;在瑞典,人们出行就是开一条小船。

在美国,一个人如果有一艘游艇,大家都觉得他特别厉害。但在瑞典,几乎人人都有一条小船。

大家开着小船看看落日,钓钓鱼,船上也没有什么先进的设备,自己动手解缆绳,启动发动机,把船开出去,过着非常安逸、与世无争的日子。

在丹麦和瑞典待久了,我越来越觉得,这两个国家真的很有意思。

这里的人不聊金钱,不聊地位,也不聊你读过什么名校。

我曾经充满好奇地问当地人,为什么在你们这里没有美国那样的常春藤名校?

他们告诉我,因为政府专门颁布了政策,不允许大学之间拉大差距。

如果有大名校的存在,年轻人就要拼了命地争取进名校的名额,那就会导致他们从小没有时间去娱乐,没有时间去学画画和音乐。

所以在丹麦和瑞典,只有由国家或人民出资的公立大学,年轻人读大学是完全免费的。”

当我们自觉不如人的时候,为什么总是先选择批判?

因为,我们没有欣赏的能力和勇气。

高晓松阐述的是一个事实,奇怪的是,大量的读者却解读为“光芒太耀眼,直接刺了眼”。

我们没有反思自己,却去责怪那束光。

我们太过关注成不成功,而非幸不幸福。

当我们看见有人可以活得那么简单,不待见我们日夜追求的成功时,我们必须批判!

因为我们脆弱得不能接受自己看为宝贵的,在另一群人眼里“Just Nothing”。

或许,只有在李咏过世的时候,我们才会在朋友圈嚷几句“从此我要好好陪伴家人,好好珍惜幸福”。

嚷完之后的第二天,又和一群所谓“重要的人”喝得酩酊大醉,互相拍着胸脯,讨论着未知的生意。

年入十万的时候,我们焦虑,觉得赚到百万就好了。

年入百万的时候,我们焦虑,觉得赚过千万就退休。

一年几千万的时候,我们还是焦虑,因为身边有人有游艇、有人有飞机,为什么自己那么失败。

人心啊,永远不会有满足的时候,就像撒旦说“虚荣,是我最爱的原罪”。

真实的北欧,没点小宇宙还扛不下来。

不攀比无排场,朴素的高级感。

用极简的生活理念享受美好当下,我们引以为傲的名气才气和财气,在北欧派不上用场。

穿爱马仕或者穿优衣库,都无所谓,他们只关心舒适与否。

迎面开来宾利,与骑车的好友欣然问候,没有人会觉得不自在。

当所有的用来炫耀的部分被忽视后,炫耀者失去了炫耀的意义。

如果炫耀成为被不屑的行为时,你才能活出真实的自己。

房子是给自己住的,不是给人看的。

车子是给自己开的,不是拿来秀的。

你的身边没有任何一个人会为你的豪车名表鼓掌,却会被你对音乐、文学的见解所吸引,赞美你是个有趣的人。

你晒红酒鲍鱼,一餐四十万,他们不会羡慕,只会说:“跟我有个毛关系?”

在北欧,那个在中国任何场合都可以侃侃而谈的高晓松,那个阿里娱乐帝国的重要人物,竟然开口说话会脸红。

因为他发现,不管他讲得怎样舌灿莲花,北欧人都懒得来听,更谈不上什么仰视。

你的人生是你的,我的人生是我的。

你的钱和焦虑是你的,我的幸福与海阔天空是我的。

你的市场分额是你的,我的一方天地是我的。

被北欧后的高晓松,这个时候才知道,穿名牌驾名车住豪宅然后孩子读名校——这些中国人毕生的追求,在北欧人眼里,根本与幸福是两回事。

那么我们把自己搞得那么匆忙到底是为了什么?

被北欧后的高晓松,也才开始反省,大人们拼命出去赚钱,举着一切为了孩子的旗帜,相对于北欧人每天陪在孩子身边享受生活,到底谁才是爱。

被北欧后的高晓松,也终于明白,在美国的大选上,民主党候选人桑德斯在电视辩论上公开表示,如果他当选总统,就把美国建设成北欧丹麦一样的国家。

要知道,美国那么大那么强盛那么富裕,而丹麦只有美国一个州那么小。

没有幸福,那些所谓的物质和金钱,又有何意义。

感谢高晓松,是时候醒醒了。

感谢高晓松,让北欧的清风,吹醒我们混沌的脑袋。

前些天网上热传着日野原重明在《活好》里所说:

活出真实的自己:

第一、不在乎身外之物。

第二、不被他人评价所左右。

第三、顺其自然,不要勉强。

对照以上,我们离那个真实的自己到底有多少距离?

月薪一万的忙着摔跤炫富,身价390亿的只穿优衣库。

发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越没有的越想表现“富有”,而真正富有的(无论内心,或是银行账户),往往活得很笃定,很安心。

真正彪悍的人生,何须炫耀。

中国90%的楼宇视频广告的拥有者——分众传媒,首家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中国广告传媒股,它的创始人江南春。

2018年胡润百富榜第58位,身价390亿,衣柜里基本都是优衣库。

衬衫超过299元绝对不买,一年到头只穿一双鞋直到穿烂,大佬圈里传成标杆,人称“江南春式节俭”。

江南春至今仍把自己的公司,叫成“创业型”小公司,粗茶淡饭,简简单单。

明星们去哪都有粉丝前呼后拥,早时黄渤下飞机被人拍下发到网上,有眼尖的网友,一眼认出了他身后的男人。

既没有特殊通道,也没有三个助理,八个保镖,还默默走在明星后面。

他叫唐长红,运20的总设计师,国之重器。

下图这个站在地铁上看报的人,是迈克尔·布隆伯格。

他的第一身份是:纽约市长,连任14年。但他的年薪只有1美元。

他的第二身份:彭博新闻社创始人,身价490亿美元,2018胡润全球富豪榜第10位。只是这位风云人物的画风经常是如下模样:

他家里老爷车、豪宅、飞机一个不落,那是他的兴趣。

人不会炫耀自己习以为常的东西,就像现在没人会显摆自己吃了米饭一样。

基努·里维斯以《黑客帝国》开启了好莱坞动作片新时代。他在电影里气场十足,生活中却异常低调,胡子拉渣吃穿随意。

没有明星架子,还爱和流浪汉聊天喝咖啡。

有人说这么颓废出不了好片子,大哥,我推荐你去看看《John Wick》。

看惯了那些摆谱又爱拿感情炒作的明星,基努·里维斯这画风,也算明星界的“北欧风”了。

其实还有非常多的故事:北大学生请身边不起眼的老头帮忙看行李,结果发现那是北大校长季羡林;

开门收个快递,结果发现是身价过千亿的顺丰创始人,王卫;

索罗斯出门爱搭乘公共交通,巴菲特一辈子没搬离过那个20万美元的老房子;

很喜欢查理·芒格,他是巴菲特的伙伴,低调到N年后人家才知道他也是那个伟大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合伙人之一。

他的一句话,一直记在心里:

“我很想变得富有,不是因为我想要法拉利,而是因为我想要独立和自由。”

有时间不如让自己变得更优秀一些,你在朋友圈炫耀的模样,真的一点都不让人羡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