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威自作ofo残局:不成熟、太执拗、太情怀、太自信、太独

中外管理杂志

百家号11-2309:10

为什么王兴、胡玮炜都可以及时卖出套现,而偏偏戴威不行?为什么最有情怀的人会最耽误事?风口过后的猪,该怎么办?

文:景素奇(作者系北京腾驹达猎头公司董事长)责任编辑:杨光

《中外管理》总编杨光先生约我写本期稿,列出了好几位热点名流清单,我最终选择了ofo单车创始人戴威。之所以选择写戴威,因为他是90后最有成就的市场化创业者代表,也是截至目前90后创业者中最有影响力的人物。戴威的创业经历,集中了最年轻一代创业者的特征,转瞬成败,春秋得失。但未来,还是属于年轻人的。

1

戴威靠啥成就ofo的?

做成一件事,要具备天时、地理、人和等诸多要素。戴威能成为风流人物,有赖于其特有的五个典型特征。

一、年轻,敢想敢干

年轻就是财富,错了重来,于是敢想,敢干。戴威在清华读研究生期间,就在校园内投放了共享单车,并初步运作成功。于是开始吸引风投,向社会上投放,ofo就这样诞生了。在风投一轮又一轮的热捧下ofo一发而不可收,迅速壮大,快速成名,瞬间爆棚,一度成为共享单车行业投放量最多的企业。虽然,盈利模式没有找到,但靠着年轻、胆大、无所顾忌,一直往前冲啊,杀啊,杀到了行业最前沿。这就是热血青年!创业需要这样的激情!忘我拼搏!作为过来人,很能理解那种沸腾青春的感受,征服世界的冲动与愿望,这就是年轻的优势。享单车就是被戴威为首的年轻人热血燃烧出来的行业。向年轻致敬,为青春干杯。

二、自信,成事发动机

戴威可谓是最自信的创业者。2014年,戴威和4个创业伙伴在北大发起创业项目,深度骑游,失败,不服。2015年,又提出了共享单车概念,喊出的口号是:“一百多年来,有很多北大人改变了北大,也改变了世界,这一次,该轮到你了。”这自信不亚于李白的“仰天大笑出门去,吾辈岂是蓬蒿人”,不弱于“自信人生二百年,会当击水三千里”的豪迈。高度自信的戴威留给周围人的性格标签:特别“信自己”、“认自己”、“坚持自己”。年轻人就应该这样,自信可以改变天下。自信还有一个最大的优势,就是能保持独立的个性思维,支撑自己前行圆梦,而且还具有超强感染力,会有一群追随者。

三、情怀,让事业插上翅膀

我佩服和欣赏有情怀的创业者。2003年我也是揣着情怀创办的腾驹达猎头公司。戴威也是有情怀的创业者,他想创造一种骑单车欣赏风景的生活方式,这种情怀来源于他青海支教的体验:“我觉得骑行是一种最好的了解世界的方式”。纯粹为了赚钱创业,一定不会吸引有情怀的人,但为了情怀创业,可以吸引到有钱的人一同创业。人有情怀和没有情怀,在创业中的差别可就大了。有情怀者,能在困难时期抗争,在逆境中奋发。有篇报道采访ofo的员工:“尤其是跟摩拜打仗时,我们只有激情,打了鸡血一样去喊口号。我加入ofo时,当时做校园市场,我们会自己贴钱进去做这个项目,或者根本没有想过报销,只希望把事情做好。最早加入公司的那批人,都会把ofo视为自己生命中伟大事业的一部分。”这样愿意贴钱做工作、从来没想报销的员工,靠的就是情怀。为了一份伟大的事业,为了改善人们出行的方式,一边骑行,一边欣赏风景……多么美好的理想,这样的一群年轻人,可敬。

四、执着,心无旁骛

戴威还有一个突出特点,一条道走到黑,这叫执着。执着精神也是成事的重要因子。戴威,执着于自己的共享单车事业,矢志不渝,无论环境如何改变,坚信共享单车的事业能做成。戴威迷恋骑自行车,加入北大第一个协会,就是自行车协会。青海支教回校后,就开始在北大校园做共享单车。要把共享单车事业做成,尤其需要执着精神——要知道自行车在我国交通工具中是处于衰退的行业,看下面的一组数据:1986年,63%的北京人主要使用自行车出行,然而到了2013年这个比例就急剧下降至14%。从1990年到2010年,全国自行车使用率每年下降2%到5%。就这样一个衰退的行业,被戴威们的执着楞搅得天翻地覆,充斥满大街,甚至成灾。我很多年都没有骑过单车了,但有了共享单车后,有一次赶急事,不得不注册了单车,后来就时不时短途骑一下单车,回味感受一下骑车逛街的青春美好时光。共享单车确实最有效地解决了家门口和办公室门口一公里的工具。戴威从2016年1月30日拿到了金沙江创投 A 轮投资1000万美金,在4个月里拿到了4轮投资,半年后成为中国投资界最热门的项目。

五、主控,乱局定盘星

90后出生的基本都是独生子女,其最大特征就是以我为中心,爱主导人,不愿受人控制。戴威就是典型这种主导型控制欲强的人,这种性格特质在创业期是非常有积极作用的。不然你一言我一语,一盘散沙,没有人控制全局,如何打仗?戴威这样主控型的人,在艰难困苦阶段,在没有定型阶段可以稳定军心,有序向目标前行。对创业团队来讲,一定要有一位这样的主导者,把大家捏合在一起,带领大家前行。ofo初期的成功,与戴威这种能主控局面的性格有密切关系。

2

戴威为啥把ofo引入残局?

俗话讲:成业萧何,败也萧何。戴威上述成就ofo的五个特征,恰恰是他把ofo带进残局的关键因素。

一、年轻便不成熟

90后的戴威作为商人,未免太年轻了。不知道哪里有坑,即使别人提醒和劝说,也没用。太年轻,还没经历过风浪,不知道进退,不知道妥协。这方面就不如竞争对手胡玮炜。胡玮炜比戴威多十年的工作经验,知道妥协,向资本妥协,向需要妥协的人妥协。所以摩拜有了腾讯入驻,摩拜被美团收购时,她又投了赞成票。

美团创始人王兴早期的创业经历和戴威相似。当2006年校内网的用户量暴增后,王兴没有钱增加服务器和带宽,只能饮恨将校内网卖给千橡互动集团CEO陈一舟。后者从日本软银融得4.3亿美元,并将校内网改为人人网。2011年人人网上市。由此可见,如果戴威早一点把ofo卖掉,收益要比当初王兴多得多。

为什么王兴、胡玮炜都能卖掉自己创办的公司,而戴威不能呢?他们之间的区别是什么?其实王兴2006年卖掉校内网的时候比戴威现在的年龄差不多,为啥王兴做到,戴威做不到呢?这里面涉及到戴威的另一个性格特征:太执着

二、太执着,就容易一条道走到黑

戴威的执念太重,就是人们常说的倔强,不信邪。所以在同龄人中成就最大。但过于执拗,倔强,不知道妥协与拐弯,一旦碰了钉子就会吃大亏。戴威一心想把ofo做大做强,结果错过了卖掉的花季,不仅估值一直往下掉,关键是没人接盘了,因为风口过去了。因此,作为商人,最忌讳的就是执拗,过于执拗会让自己血本无归,甚至倾家荡产。ofo共享单车这件事,戴威是太想自己做成了,这个执念是如此之深,因此让他一直在说“不”。2017年6月,有人问戴威:“你更在意事情本身能不能成功,还是谁把它做成功?”戴威回答:“不。我把这件事情做成,比什么都重要。”看,这执着劲,共享单车的事,不仅要做成,还必须是自己亲自做成。这确实是情怀

三、太情怀,就是背离商业的迂腐

戴威也许会说,我就不是商人,我是有情怀的。即使再有情怀,多么想把共享单车当做事业做,无论你理想多么崇高和伟大,但本质上还是要靠生意来支撑的。情怀只是把生意安装上强健的翅膀,可以飞翔得更高更远。但在商必须言商,该买的时候买,该卖的时候卖。商人必须灵活,抓住买卖商机,及时出手,甚至有时不得不买,或不得不卖。显然,戴威错过了很多买卖时机,而ofo的A轮投资人朱啸虎,劝说戴威的ofo与摩拜合并无果的情况下,发现情况不对,立即套现走人,虽然广遭诟病,但作为商人无可厚非。同样,胡玮炜的及时套现从生意角度看来,也是正确的决策。兵无常势,水无长形,大道至简,应变为王。该出手时就出手,不出手就变成了落水狗。戴威之所以错过很多商机,还有另外一个原因,主控意愿太强

四、主控意愿太强,就是独

人太独,就没有朋友,合作者就会远离。戴威之所以错过了很多次进退的商机,除了有情怀外,还有一个根源就是主控意愿太强。主控意愿强烈在创业阶段是很有助于事业成功的,但是主控意愿过强,只有跟随者,没有合作者,就会适得其反。商场如战场,既要有跟随者打江山,也要有很多盟友,共同进退,一起合作把市场做大,共同应对风险。

2016年10月,当滴滴通过C轮融资首次进入ofo,成为第一大股东,ofo人不无欢悦。但滴滴入局后要的是控制权,戴威是绝不能答应的。2017年冬天戴威硬把滴滴派驻的三位高管驱逐出局。第一大股东一定会要控制权的,这一点戴威当然明白,但戴威硬是把进行产业投资的第一股东赶走了。这该有多强势!随后,程维提出把ofo卖给滴滴的建议,也被戴威明确拒绝。后来滴滴入股摩拜,摩拜卖身美团,ofo便越来越被动了。而控制欲过强,有一个原因就是太自信。

五、太过自信,就会错失良机

自信是好事,在创业初期有助于事业成功。但创业有成后,过于自信反而有害。世易时移,变化亦宜。

面对腾讯要进行B轮投资,戴威自信地认为ofo的校园模式基本跑通,且开始盈利,希望腾讯等到C轮再进入,结果是在ofo拿到经纬领投的B轮融资一个月后,腾讯转而参投了摩拜的C轮,此后领投了摩拜的D、E轮。错过腾讯投资,在竞争的关键节点,ofo把行业老大机会拱手让给了竞争对手。这就是太过自信的代价。

现在分析起来,戴威的自信未免太主观了。校园ofo跑得通,不一定在社会上跑得通。一是校园内几乎都是最后一公里距离,最适于共享单车了;二是年轻学生是主体,经济便捷型的共享单车便成为年轻学生的最爱;三是戴威的ofo最初跑赢校园时,资本还没有到疯狂进入期,竞争没那么激烈,校园里能赚钱不一定市场上能赚钱;四是校园不是完全社会化市场化的,而是半垄断性质的;五是ofo的校园共享单车最初戴威几个创始人进行的是个体户性质的创业,用的都是在校生,几乎是公益状态,成本极低,而真正进入公司化运作,是要承担社会责任的,成本是极高的,仅员工工资、五险一金就够背负的。而且ofo运行最好时期,也是巨额亏损的。就是改嫁后的摩拜,至今也没有找到良好的盈利模式。这个行业还在探索中。所以,戴威自信过了头,就是自恋、自负,进入了单方向思维。而市场还是按自有的规律运行。

3

都是情怀的错吗?

戴威的上述的五个特征把ofo带到了困窘的残局。不仅错过了卖掉ofo最佳时机,更重要的是没人接盘了。早期股东撤离,商业自身估值大幅缩水,海外业务停滞,投资人的损失无法套现,拖欠供应商欠款,服务质量无法保证,客户的押金无法赎回,创业团队及高管团队激励无法兑现,员工梦灭依稀不舍离去,因为裁员不得不离去。

请问戴威:你是为了情怀、为了理想,但这情怀和理想是自己的,而不是别人的。所以有人说,所有的理想情怀都是自私的。要实现个人理想情怀,前提是不能辜负为你实现理想情怀而有所付出的亲朋及一起打拼的兄弟、伙伴。这样的理想情怀才有价值。换句话,谈情怀和理想,是要有资格的。不然,空有理想情怀,而让为你好的人白白付出,那就是骗人的。如同“下周回国”的贾会计,坑了多少人啊!

4

深陷残局的戴威们如何办?

ofo的残局如何收拾?天知道。但给90后的戴威们,有几点建议。

一、啥都有个度。创业是需要自信、执着、情怀,主控意识。但过度了,就会适得其反。创业之路就是修行之路。修行就是修真,去伪存真,去者为修,存者为真,去掉自己不想要的虚妄的东西,留下自己想要的真实的东西。戴威要不是过分执着、自信和太注重情怀,满足于自己主控意愿,也许就会好很多。虽然说还有人在ofo战车上战斗,但大势已去。虽然没有到缅怀的时候,但共享单车的梦已醒,风口已过,而盈利的道路仍漫漫。虽然对戴威来说,现在并不是终局,但却是实实在在的残局。但愿90后的戴威们能从惨烈的市场竞争中汲取血泪和营养,再战未来。

二、90后创业,拥有的最大财富就是年轻,失败了从头再来。与ofo相关的三位创业者,无论是摩拜的胡玮炜,还是滴滴的程维,抑或是美团的王兴,年龄都几乎长戴威十岁左右,最年轻的程维也35岁了。戴威作为90后,在商界看来就是小屁孩阶段,所以还有很多路要走。即使ofo破产了,戴威也远远超越了同龄人的历练。毕竟操作过数十亿的盘子,烧了上百亿人民币,带过数千人的团队,辉煌过,精彩过。我的最新著作《老板是这样熬成的》一书中,把老板要熬过四个周期,共十四关:第一个周期,熬成一个合格的生意人,需要熬过五关:第一关熬得住不赚钱,第二关熬得住赔钱,第三关熬得住别人都说你不是人,第四关熬得住自己都认为自己不是人,第五关熬得住赚了钱。从目前来看,戴威是熬得住前三关了,第四关还没有熬过。因为他还那么自信,认为自己很牛,说明这一关还没有熬过。啥时候开始怀疑自己的能力、实力,怀疑自己不行的时候,并仍能坚持熬下去,熬到开始赚钱,这一关才算熬过了。因为戴威太年轻,从真正创业开始到现在,也就三四年时间,时间远远不够,还得继续熬。好在他非常年轻,有的是时间,只要坚持熬下去,终会有熬成的那一天。

三、辩证地看待ofo残局与年少成名。太年轻就成功不是好事,戴威们创业陷入残局,甚至落入败局,又并不一定是坏事。反而经过锤炼几番后,取得成功才更健康绚丽!

本文由百家号作者上传并发布,百家号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