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急转弯,“甩下”腾讯系

歪道道

百家号11-2116:11

2011年马化腾组织16名高管一起讨论了一个问题:“什么是腾讯开放能力”,会议的最后,17个人定下了两个核心能力:一个叫作资本,一个叫作流量。次年,腾讯正式进行了重大架构调整,也是从这个时候,开放的腾讯不再是那个“狗日的腾讯”,而是“友好的腾讯”。

时隔六年,腾讯再次来到拐点,这次要甩掉的“包袱”,一个是游戏,一个是投资。前者以一种“牟取暴利”的外界形象,加固着投资财技所带来的“没有梦想”的标签,而后者所牵连的腾讯系,正处于股市的水深火热之中。

马化腾曾在2015年的中国IT领袖峰会上发表过著名的“半条命”理论,如今伴随游戏、投资这两个攸关身家性命的业务核心,被迫顺应架构调整,腾讯交给合作伙伴的“半条命”似乎不可能独善其身。

腾讯虽对内动刀,但不一定会切着谁。

开放或不开放的腾讯系

9月19日,《华尔街日报》一则“腾讯首席投资官Jonathan Lai离职”的消息,或许成了腾讯收紧投资战略的一个预兆。

虽然2015年加盟腾讯的Jonathan Lai并不隶属投资并购部,但他在互动娱乐事业群所负责的正是海外投资,更确切的应该是游戏娱乐。在腾讯架构调整这一特殊关口的前夕,一个互动娱乐事业群总监所作出的离职选择,可能透露双重意义,腾讯同时收缩了在游戏和投资两条线的投入。

这和腾讯转弯的方向不谋而合,如果说马化腾每次架构调整,“褪掉”的都是腾讯此前最难堪的一层“外衣”,现在它急于摆脱的应该就是“功利和短视”的投资公司标签。由此,在不触动投资并购部这一大本营的前提下,“修剪”各事业群内的“枝节”便理所当然。

据36氪从多个信源处得知,今年下半年起,腾讯投资业务显著收紧,步调放缓。具体表现为:与业务弱相关的项目几乎暂停接触,已投项目因不符业务需求跟投停滞。钱要花在刀刃上,直白来讲,日后以投资为媒抱上腾讯的“大腿”也就难上加难。而且不只是日后,当前靠着股权投资维系的庞大腾讯系,也必然要随开放原则的不确定性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

腾讯开放原则的变化已经有所预示。其一,在这次架构调整中,中台体系至关重要,它意在打破腾讯内部各个业务在数据上的隔阂,而一旦这一战略理念有所成效,由内向外渗透不无可能。在这点上,腾讯投资近来的行为已暗含这层意思。据36氪的消息显示,投资并购部正在加强投后服务,计划以数据平台的方式加强腾讯与被投、被投与被投之间的资源整合。

目前虽无法预测这种改变给腾讯系带来的具体影响,但不能忽视一种可能,腾讯投资范围内有直接或潜在竞争关系的企业,并不乐意走向资源整合这一步,这难免造成腾讯和合作伙伴之间滋生嫌隙。而为避免这种状况,腾讯投资范围不得不进一步收紧。

其二,产业互联网比消费互联网有更加精细的要求、更加繁密的数据交互,这些需要腾讯主动探索如何搭建好产业生态,如何制定被投方都同意的、基于数据流动的互惠体系。故而,腾讯与合作伙伴的关系不能仅仅停留在股权上。

腾讯此次架构调整,整体上可以说是一次大型反思,如今其投资的企业在股市大多正经历“价值回归”的难堪,“腾讯系”的标签推高了某些企业的估值,这或许也是腾讯应该反思的。

流量的投资回报,转为业务导向型投资

前段时间,腾讯投资的收紧,其实已经开始甩掉了小部分腾讯系公司。

据一位财务顾问所说,“他们只对和自己业务强相关的感兴趣,以往偏财务投资也能投的一律不接、不看,原先以财务投资为主要目的、投过的公司也不愿再跟”。而且据说有投资人原本和腾讯在谈好几个被投的下一轮融资,现在“说不谈就不谈了,完全停滞”。

而今面对变化的开放战略,一旦被投方与腾讯架构调整的方向不能协调一致,跳下这条“大船”的将会更多。这不仅仅是因为喜好买下整个赛道的腾讯,很难调和被投者之间的关系,关键是原本流量牵引所形成的庞杂纷乱的投资体系,很可能要转变为业务导向型投资。也就是说,如果一项投资不能被证明有益于腾讯内部业务,那很有可能会被放弃。

很显然,投资并购部陷在焦虑里,这个成立于上次腾讯架构调整时期、多年来着手进行了超600家公司投资或收购的“上位者”,如今不得不自证价值。据一位接近腾讯的FA所述,“尤其是对业务侧的影响。否则,未来,腾讯业务部门的话语权会进一步放大。”

腾讯之所以有此调整,一方面是认识到“财技式”投资所带来的负面标签,而另一部分也是应对流量天花板的反思。

近两年腾讯激进的投资步伐,更倾向于利用流量优势追求财务回报,只要流量稳固,这一做法便可无限复制,但是从今年开始,腾讯的流量优势正在被打破。微信和QQ的活跃度已经不再增长,从今日头条到抖音、快手,再到社交产品围猎00后,新生娱乐平台的兴起不断侵蚀腾讯的用户时间,连一向被认为是创业无人区的社交,也开始面临被松动的情形。

腾讯曾靠“流量+投资”构建起庞大的业务网络,但是如今一个支柱不稳,也必然牵连另一个,这或许就是在为财技式投资买单。

至于业务导向型投资能否解决腾讯投资的困境,则另当别论。站在腾讯内部来讲,这关乎投资并购部和业务部门的权力转移,而站在腾讯系的外部角度来看,以业务为导向的投资风格可能会触及到对外管理和态度上的变化,比如典型的赛马机制。

在同一个赛道同时押注多家公司,继而让其自由竞争,是腾讯一贯的做法,而若是以业务价值为衡量标准,多马并跑或许会成为腾讯的负担。如此一来,腾讯系既有的或未来的组织格局将会被切割。

腾讯系“内斗”或将不复存在?

2018年以来,直面而来的寒冬、持续下跌的股价,猛然间揭开了腾讯风光无限的另一面,而最先对外暴露的软肋反而是其原本的舒适地带,比如游戏,比如腾讯曾沾沾自喜的与所投企业的和谐关系。刘炽平今年年初还曾强调,“以投资公司为中心,而不是以腾讯为中心;投资的是人,投资的灵魂是人和创意”。

不过,开放固然引领和谐,但腾讯已不再优雅。

近期,在泛文娱领域,腾讯投资加大了对字节跳动的打压。据一位曾与腾讯合作过的创投圈内人士了解:“(腾讯)现在一家家去加的排他性条款,整体状态也不像以前那么open”。

排他性条款可能只是开始,面对急刹车式的拐点,腾讯承载腾讯系内部消耗的能力,或许也要伴随着开放原则的收紧而削减,这是腾讯改变投资战略后的自主意愿,也可以说是腾讯系内斗进一步激化的选择。

11月15日,美团官方证实,目前已经暂停共享汽车业务的试点,这是美团此前宣布不进一步拓展网约车业务之后,再收缩出行业务。而更早之前,滴滴外卖已经没了动静,这场曾为业内称作“世纪之战”的斗争,最终还是陷入“雷声大雨点小”的尴尬,作为共同投资方的腾讯,烧着自家的钱,打了一场“虎头蛇舞”的战役。

这只是其一。6月份蓝洞起诉Epic Gamis,认为后者旗下的《堡垒之夜》抄袭了《绝地求生》,一旦认定,《堡垒之夜》将失去韩国这一主要游戏市场。值得一提的是,腾讯早在2012年就收购了Epic Games已发行股本48.4%的股份,而同时,腾讯又是蓝洞的第二大股东。相同情况也发生在58同城和链家上,这两家背后都有腾讯的身影,而一场誓师大会将双方的矛盾上升到正面对抗。

以前腾讯可以置之不理,而如今一面收缩投资业务、一面试图拉近被投主体的关系,再继续“袖手旁观”,既增大内耗的资金压力,同时也会牵连到与投资未来将更加紧密的内部业务上。届时,腾讯不得不有所取舍或偏向。而且为了避免腾讯系内斗频发,腾讯或许也会从投资的源头,改变以往买下整个赛道的做法。

庞大的腾讯系犹如腾讯放出的风筝,现在他正在将这些线拉紧,这一过程难免会有人跌落。

回头再看腾讯和阿里不同的投资风格,投资公司的标签和难得善终的结局,哪一个更值得诟病很难说,不过他们都在试图改变,而腾讯的时间显然更为紧迫。

歪道道,独立撰稿人,互联网与科技圈深度观察者。谢绝未保留作者相关信息的任何形式的转载。

本文由百家号作者上传并发布,百家号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