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重因素造成小米画地为牢

经济微观察

百家号11-2010:17

文 | 柴佳音 来源 | 投中网

11月19日,小米2018年交出了上市后的第二份答卷。

第三季度财报显示,小米集团(01810-HK)当季营收508.5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49.1%;经调整利润29亿元,同比增长17.3%。

小米CFO周受资在财报发布后的媒体电话会中说:“小米总体营收超出了市场预估(503.6亿元人民币),也符合小米公司内部的预期。”

对于小米F轮融资之前的多家投资者来说,获利早已是5倍多到800多倍之间。

国金证券分析师唐川表示,展望小米IPO后的股价表现,在上市6个月后仍将面临早期VC和PE股东减持的巨大压力。

但市值缩水的“噩梦”仍在继续。

截至11月19日收盘,小米集团(01810.HK)报13.68港元,较发行价17港元下跌近20%。

11月15日,美银美林表示,决定下调对小米的投资评级,由原来“中性”降至“跑输大市”,以反映新兴市场汇率风险等影响因素,并将其目标价由原来17.6港元下调至11港元。

雷军“市值翻倍”的承诺依旧遥遥无期,而小米为了实现“互联网企业”的愿景,却在倔强而无奈地画地为牢。

盈利之梏

牢笼的第一层铁网叫做利润。

小米官方发布的“一图看懂小米集团2018 Q3财报”表示,小米手机已站稳高端市场。

但图中数据显示,小米手机出货3330万部收入350亿元,这意味着小米的手机在2018年第三季度的平均售价仅为每部1052.0元。虽与2017年第三季度的每部930.7元相比有着13.1%的提高,但以“千元机”的水平自居“站稳高端市场”,未免太过牵强。

值得注意的是,小米在财报中多用“平均售价”这一指标来证明其品牌的成长性,换言之,单价是用来衡量品牌高低的重要因素。而当下,对高端机的发力却又是国产商家在智能手机市场寒冬中收割利润的唯一途径。

因此,小米选择了结盟。在第三季度财报中,小米宣布,该公司与美图公司于2018年11月19日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内容是关于所有日后发布的美图品牌智能手机及某些智能硬件产品相关的美图品牌全球独家授权,以及若干技术和域名的全球授权。

业内人士认为,小米是想通过美图品牌在中高端市场站稳脚跟。但后者的影像算法和技术能否实现雷军期待的助力,尚且不得而知。毕竟,在华为和OPPO的围攻下,小米在相机上的竞争优势并不显著。

与此同时,小米智能手机业务的毛利率由2017年第三季度的11.7%,降至了2018年第三季度的6.1%。

小米CFO周受资强调,美元走势强,公司成本有一定压力,但小米不会去随便上调价格,首先要做的是优化成本。“很多公司是把成本专家给消费者,我们会采取优化,不是那么容易专家给消费者,毕竟汇率变化是短期的。”

但这掩盖不了其对于主营业务利润下滑无法自圆其说的尴尬事实。

毕竟,自上市以来,小米智能手机的毛利率接连下滑。2018 Q2财报显示,小米智能手机业务毛利率由2017年第二季度的8.7%降至2018年第二季度的6.7%。

当出货量和营收同比大幅增长,手机毛利率却反而出现了大幅下滑。这为小米未来的盈利埋下了隐患。

互联网之殇

牢笼的第二层,是小米冲不出的“硬件公司”外壳。

财报显示,小米互联网收入在第三季度占总营收比例为9.3%,即便坐拥85.5%的同比增长,但不及10%的份额依旧不够体面。

而在招股书中,2017年第一季度该数字占比已经达到10.9%。因此,虽然雷军一直在强调自己的“互联网公司”属性,但现阶段,公司的互联网收入仍跑输大盘且远远低于硬件。

此外,第三季度财报显示,小米第三季度经调整利润29亿元,预计全年净利润不足百亿。而截至发稿,小米的市值折合人民币3070亿,其30倍的市盈率显然不是以硬件为主的小米能够支撑的。

“小米根本圆不了它的故事。雷军说自己是互联网企业,结果整体数据表示,它还只是个制造业企业,出货量最大的产品是低端产品,利润极低。”某知名互联网公司投资部门负责人对投中网说道。

上述业内人士分析道,“所以它的利润收益率大概只能维持在10%左右,即估值为净利润的10倍。今年小米大约会是100多亿人民币左右净利润,那估值超过2000亿人民币已经是很不错了。”

这与目前小米的估值,相差1000亿人民币。

同时,第三季度财报显示,小米硬件的盈利模式仍然以互联网收入为主,即通过MIUI的广告变现。

而对于小米的MIUI业务,在2018年第二季度,该业务同比增速为42%,落后去年同期的46%,而第三季度财报显示,该数字稍有回升至43.4%,但增速变缓的压力仍然较大。

在互联网服务业务尚未稳定步入正轨之时,这一情况值得警惕。

但不容忽视的是,小米整体毛利本季度实现65.8亿,同比增加26.4%。在整体毛利中,互联网业务贡献占比高达73%,首次超过50%。

“从收入来说,这算是小米最能证明自己是互联网公司的一份财报。”见智分析师说道。

出海之战

牢笼的第三层,是小米出海战略的不确定性。

第三季度财报显示,小米国际市场的表现非常出色。国际市场收入达223亿元,同比增长112.7%,占总收入的43.9%,占比首次超过四成。而2018年第二季度,小米海外收入占比为36.3%,2017年占比为28%。

此外,根据Counterpoint数据,第三季度小米手机海外出货量增长83%,是四大厂商中增速最快的一家。

然而,正如前文所述,小米在财报中屡次将“品牌成长性”与高端机销售相绑定。而毋庸置疑的是,对于小米来说,高端产品才是其品牌塑造和盈利的源泉,也是其研发实力的体现。

但目前为止,小米8系列等高端产品,主要仅在国内市场发售。而在已经贡献了接近一半手机出货量的海外市场,考虑到税收、汇率以及当地市场价格等因素,同款低端机(以红米系列及A系列为主)的海外价格要高于国内。

换句话说,小米财报中提到的“平均单价提升”的原因并不在品牌溢价,而是在于海外国家的CPI推动。“(小米的)海外市场收入占比接近一半,用如今的单机平均售价对比国内市场时期,这也是不客观的。”互联网评论员称。

其次,以手机为基础的小米互联网业务和IoT业务的主战场在中国,而这是支撑小米高市值的重要一环。

第三季度财报显示,即便手机出货量接近一半,海外互联网服务收入占互联网收入仅为4.4%,这充分说明了小米在海外增加互联网收入的艰难。

而究其原因,“小米出海,要在安卓应用市场与Google Play等巨头抢夺市场,面临的压力显而易见。”上述评论员如是说道。

写在最后

画地为牢的小米,未来冲破束缚的最大助力将来源于IoT。

上市后的两份财报中,IoT业务都是小米财报中最亮眼的部分。

第三季度,小米IoT的表现相较上季度再次呈现增长,贡献收入108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89.8%。截至目前,该业务2018年前三个季度总收入达289亿元人民币,已超去年全年的IoT及生活消费品总收入234.5亿人民币。

这其中,来自智能电视的贡献最为巨大,其第三季度销量同比增加了198.5%。

小米IoT业务会持续给互联网业务输血,这一点已经初步在智能电视的业务板块得到了验证。而从技术生态上来说,小米AI + IoT的战略已受到认可,且与小米的软硬件一起,初步形成了整个小米的生态体系。

看似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而因金山和卓越网数次错失东风的雷军也终于踩在了风口上。

“在风口上顺势而为”,雷军的一部自传如是命名。今天来看,这也或将成为小米未来突围的信条。

本文由百家号作者上传并发布,百家号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