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最严技术出口管制上膛!AI算法芯片机器人量子计算面临封锁

量子位

百家号11-1909:21

乾明 夏乙 问耕 发自 凹非寺 量子位 报道 | 公众号 QbitAI

美国又打出一套七伤拳。

刚刚,美国商务部工业安全署(Department of Commerce, Bureau of Industry and Security, BIS),出台了一份针对关键技术和相关产品的出口管制框架,同时将开始对这些新兴技术的出口管制面向公众征询意见。

征询意见的开始时间就在美国当地11月19日,也就是北京时间今天晚间,截止时间则是12月19日。

该框架称,对美国军民两用和较为不敏感的军品出口,进行监管,主要甄别涉及国家安全和高技术的出口。

AI、芯片、机器人、量子计算、脑机接口,生物技术等前沿科技,无一不在此列。

虽然没提具体国家,但按照当前市场格局和进出口现状,直接受影响最大的还是中国。

当然,该拳一出,伤人也自伤。有评论马上指出:硅谷也将承压,究竟是针对中国,还是把硅谷往死里整?

技术出口管制

美国商务部称,该框架出炉,根据是2018年美国国会通过的《出口管制改革法案(Export Control Reform Act)》。

按照出口行政规定(ExportAdministration Regulations, EAR),对军民两用和较为不敏感的军品出口进行监管,主要甄别涉及国家安全和高技术范畴的出口。

该署当前由商务部负责工业与安全的副部长(Under Secretary of Commerce for Industry and Security)领衔。

BIS主要通过商务管制清单(Commerce Control List, CCL)对具体出口商品进行监管。

管制清单包含敏感商品和敏感技术;出口清单上的项目需要预先获得商务部批准。

凡是在管制清单上拥有出口管制分类编码(Export Control Classification Number, ECCN),且未得到豁免的商品出口均受出口管制。

一旦确认了一种新兴或基础技术,法案就会授权商务部对该技术的出口、再出口或(国内)转让建立管制,包括临时管制。

在确定适当的出口管制水平时,商务部必须考虑这项技术的潜在最终用途和最终用户,以及限制出口的国家(例如禁运国家)。

因此,此次征求的意见将有助于商务部和其他机构审查和评估新兴技术,以更新出口管制清单,同时不会损害国家安全,或妨碍美国在新兴领域跟上国际发展步伐的能力。

现在,商务部工业安全署已经发布了关于这项政策制定的先期通知,其中列出了14个政府考虑进行管制的领域,也就是下面这些“具有代表性的技术类别”。

“具有代表性的技术类别”

1、生物技术,例如:

(i)纳米生物学;(ii)合成生物学;(iii)基因组和基因工程;(iv)神经科学。

2、人工智能(AI)和机器学习技术,例如:

(i)神经网络和深度学习(例如,脑模拟、时间序列预测、分类);(ii)进化和遗传计算(例如遗传算法、遗传编程);(iii)强化学习;(iv)计算机视觉(例如,物体识别、图像理解);(v)专家系统(例如决策支持系统,教学系统);(vi)语音和音频处理(例如,语音识别和制作);(vii)自然语言处理(例如机器翻译);(viii)规划(例如,调度、博弈);(ix)音频和视频处理技术(例如,语音克隆、deepfakes);(x)AI云技术;(xi)AI芯片组。

3、定位、导航和定时(PNT)技术。

4、微处理器技术,例如:

(i)片上系统(SoC);(ii)片上堆栈存储器。

5、先进的计算技术,例如:

(i)以内存为中心的逻辑(Memory-centric logic)。

6、数据分析技术,例如:

(i)可视化;(ii)自动分析算法;(iii)语境感知计算。

7、量子信息和传感技术,例如:

(i)量子计算;(ii)量子加密;(iii)量子传感。

8、物流技术,例如:

(i)移动电力系统;(ii)建模和模拟系统;(iii)资产总体可见度;(iv)基于配送的物流系统(DBLS)。

9、增材制造(例如3D打印)

10、机器人,例如:

(i)微型无人机和微型机器人系统;(ii)集群技术;(iii)自组装机器人;(iv)分子机器人;(v)机器人编译器;(vi) 智能微尘。

11、脑机接口,例如:

(i)神经控制接口;(ii)意识-机器接口;(iii)直接神经接口;(iv)脑-机接口。

12、高超音速空气动力学,例如:

(i)飞行控制算法;(ii)推进技术;(iii)热保护系统;(iv)专用材料(用于结构、传感器等)。

13、先进材料,例如:

(i)自适应伪装;(ii)功能性纺织品(例如先进的纤维和织物技术);(iii)生物材料。

14、先进的监控技术,例如:

面印和声纹技术。

美国政府认为,技术的出口管制是保护美国敏感技术的重要方式。

美国的军民双用或者不那么敏感的军用技术,由工业安全署根据商业管制清单 (Commerce Control List)等出口管制条例来管理。但上面列出的新兴技术,基本都没有包括在内。

这一次,他们就是要衡量这些新兴技术对国家安全的影响,从中选出哪些技术对国家安全有重要影响,比如能够用在常规武器、情报收集、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或者恐怖主义活动中。

总之,任何能让美国在军事上、情报上保持领先地位的技术,都不能放过。

商务部在前期通知中说,审查新兴和基础技术的过程中,会考虑这些技术在国外发展的情况,出口管制可能会对美国这类技术发展产生的影响,以及出口管制在限制这些新兴技术向国外扩散的效力。

征求意见,就是为了给整个过程提供更多的信息。

不断收紧的美国政策

即便你不关注国家间的交锋,也一定注意到了事情的变化。

在高科技领域,管制正在不断收紧。美国各种相关部门,正在尝试各种新政策,有些还在酝酿中,有些暂时搁置了,有些已经开始实施。

这里只举例说说今年的一些情况。

4月,据路透报道,美国政府可能要开始对中美企业在人工智能领域的非正式合作关系进行限制。因为他们担心,“如果不采取措施,中国企业就会越来越强大,在10-15年内挑战我们的企业。”

美国财政部助理部长透露,他们正在评估是否能运用这项法案来限制中国企业在美国“敏感技术”上的投资。

5月,特朗普政府成立AI特别委员会。这个特别委员会的使命是:协调联邦政府在AI方面所做的努力,确保美国在AI领域保持领先地位。

8月,美国国防部启动新计划,准备在五年AI计划中投入17亿美元(约人民币115亿元),并且成立对应的新机构进行运作。

《纽约时报》曝光了时任美国防长马蒂斯,在发给特朗普的备忘录中,恳求美国总统制定一个人工智能的国家战略。马蒂斯指出,美国没有跟上中国雄心勃勃的AI计划。

10月,《金融时报》还曝光了一个特别离谱的消息:美国政府正在考虑禁止中国公民获得学生签证。虽然这件事最后并未实行。

其实,也不止针对中国。

美国的开放姿态一直在不断收紧。前两天彭博专栏作家Noah Smith分享了一组数据表明,随着美国日趋保守,大学里海外学生比例的增速正在巨降。

与此同时,加拿大的吸引力直线上升。

对此,谷歌AI负责人Jeff Dean忧心忡忡,他说让全球最棒、最聪明的学生来到美国深造,是美国在很多技术领域、科学领域取得成功的关键。

本文由百家号作者上传并发布,百家号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