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磊搞直播,网易“新故事”?

耳朵毒舌

百家号11-1310:04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霍超

来源: 剁椒娱投(ylwanjia)

乌镇大会上,各路媒体都在期待今年的“丁家宴”似乎不见了踪影。但即使“丁家宴”如期举办,觥筹交错间,各路大佬或许不会再像去年那般谈笑风生了。

起码丁磊是这样。

近一年来,网易股价也是一路走低,截至11月9日收盘,网易市值只有270多亿美元,股价相比去年年底缩水了近40%。随着中美贸易摩擦,国内游戏限制令颁布,坚守游戏近二十年的网易,正在求变。

这种痛,或许只有小马哥才能懂。

不过腾讯的游戏业务虽然下滑,但还垄断着社交帝国,依托着微信、QQ等流量渠道,侧翼的小弟京东、拼多多在电商上包抄着阿里;自己还打造了一堆短视频矩阵带着快手与头条抢夺用户时间。

可以说,社交不死,腾讯永生。但与之相比,网易除了游戏还剩下什么?

曾经被丁磊颇为重视的电商业务或许不是他的良方。根据网易第二季度财报显示,其电商业务营收同比增长75.2%,至43.7亿元人民币。但高增长下,不可忽视的是,从2017年四季度开始,网易电商业务的运营成本已连续三个季度超过游戏。

垂直电商本身的天花板有限,再加上网易考拉以及网易严选,都仍在规模扩张期。自营仓库、独立品牌和线下布局都需要资金投入。然而,中国海淘用户增速从2017年底呈现放缓,增速远不及国内电商本身,不仅难以匹敌天猫、京东,也将为拼多多超越。尤其是在淘宝、京东、小米等上线了心选、京造等类网易严选的前提下。

游戏增长遭遇门槛,今年的网易没有爆款游戏,电商业务又存在老将和新兵夹击,股价下跌,华尔街需要新的故事。

这故事的题目,可能就叫直播。

今年2月的网易游戏尝鲜大会上,网易游戏副总裁王怡宣称网易将在2018年斥资13亿重点发展电竞和直播业务,其中10亿元组建赛事体系,另外3亿元用于直播合作的全民造星计划。

就在不久前,网易云音乐的全新音乐直播产品“LOOK直播”也正式上线,致力打造最适合音乐表演的线上平台。并且网易在11月12日刚刚宣布,旗下音乐流媒体平台网易云音乐完成新一轮融资,总额增加至6亿美金。

事实上,在此之前,网易在直播领域早有布局。新闻资讯里有网易直播,秀场领域有网易bobo和薄荷直播、电竞游戏领域有CC直播。

甚至在不久前的一次针对全民采访中,有内幕人士向剁椒娱投(id:ylwanjia)透露,网易在全民直播岌岌可危的时候曾借款数百万,知情人表示“网易原先直播产品相对较弱,而全民频道相对齐全,可能会被网易收购。”

网易错失直播风口

近几年,网易的拳头产品是什么?非拥有近5亿用户的网易云音乐莫属。

如果不是腾讯音乐招股书刚披露,网易云随即就拉来了百度投资上线了直播项目,外界似乎还看不出网易在直播业务露出的獠牙。

根据腾讯音乐提交的招股书显示,在线音乐普遍盈利难,海外同行Spotify去年亏掉15亿美元的前景下,腾讯音乐娱乐2017年全年营收94亿人民币,接近百亿大关,盈利18.8亿。其中贡献最大的正是直播打赏。(可以参考剁主之前发的文章:直播拯救中国音乐平台)

但是当腾讯音乐带着94亿的年收入挺进纳斯达克时,网易云音乐却还收支平衡的边缘徘徊。

音乐直播失下一城,秀场和游戏直播领域,近两年网易的布局也远远落后于整个行业。

比如在2012年就以游戏语音功能上线,2016年升级成为直播平台的CC直播,如今地位早已朝不保夕。

根据官方介绍,CC直播是网易旗下的一款游戏美女娱乐直播app平台。网易作为我国最大的游戏自研企业,拥有《梦幻西游》、《大话西游》等优质游戏的版权,同时作为《炉石传说》、《守望先锋》等火热游戏的中国区代理,为CC的游戏直播引来大量忠实流量。截止至2015年底,网易CC的注册用户数已超过一亿。

根据速途研究院2018年初发布的报告,网易CC在游戏直播在行业下载量排名劣势明显,仅位列第九。

而根据互联网周刊和eNet研究院共同出具的一份直播行业排行榜上,网易CC排在第24位,距离头部甚远。

老对手腾讯左拥斗鱼,右抱虎牙,自己还生了个企鹅电竞。与之相比,网易在电竞直播领域建树颇微。

不仅如此,在资讯、秀场领域的直播业务网易也属于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2014年就成立的网易bobo没有跑赢YY、9158等老牌巨头,甚至在知名度上与陌陌、花椒、映客等新晋独角兽相比也略逊风骚。

这或许也和网易在直播业务摇摆不定相关。据了解,网易bobo、薄荷等直播业务属于网易传媒旗下,而网易传媒最早则主打资讯直播。

但资讯直播毕竟离钱太远,商业前景并不清晰。2016年网易传媒冲击上市失败后,随着高层动荡开始重新包装直播这个故事。网易CC也是在那前后更名CC直播,薄荷直播也是在那不久后上线。

网易搞直播还有戏吗?剁椒娱投(id:ylwanjia)认为在直播格局已经确立后,网易要靠直播赚钱不难,难的是靠直播翻盘。

以网易云音乐下的音乐直播平台Look为例,网易云音乐搞直播面临的问题是版权。众所周知,目前音乐版权几乎已经被TME垄断,主播要想演唱华语流行意味着网易云要向TME上缴一笔不菲的授权费。

虽然网易云音乐也在试图打造一批独立音乐人和作品,但独立音乐的受众毕竟少数,这批用户也未必是直播打赏的主体。

在游戏直播领域,网易面临的困局则是用户跟着主播走,而随着主播的身价抬高,也意味着成本上升。

内幕人士透露CC在网易内部的定位更多的在于战略防御,作为游戏领域的直播平台,CC主要的资源倾向于网易自研游戏。对类似于《英雄联盟》、《绝地求生》等市面大热的游戏扶持较少,也少有签一些人气主播,这导致CC在圈内的地位一直是不冷不热。

而在秀场直播领域,网易面临的是政策和监管的完善,类似“擦边球”的爆发方式已经不再受用,如何从其他用户已经平稳的平台抢夺流量,这是一个问题。

为什么是直播?

为什么网易要在2016年重新包装直播?

网易传媒上市失败固然是其中一点,另外一点在于,当年三家收入过10亿的直播平台中,创始人或多或少都与丁磊有所交集。

三家平台分别是9158(傅政军)、YY(李学凌)和陌陌(唐岩)。其中一位是丁磊的老乡,两位是丁磊的手下。

傅政军和网易的丁磊都是互联网圈内的浙商,两人有颇多相似之处,两人都是在1997年就开始互联网创业,丁磊是通过卖电子邮件系统给广州电信拿到第一桶金,傅政军则是起家于帮助中国电信做搜索,而后靠直播上的市。

两人都比较低调,给人闷声大发财的印象,做业务更重利润,更重视向草根阶层提供服务,游戏如此,直播如此。身上一贯的浙商派风展现的淋漓尽致。

不过傅政军属于国内最早搞秀场直播的那批人,9158成立那会儿,彼时的网易还在网游路上鏖战,腾出手来在IM领域还要与腾讯抢夺市场,实在无暇顾及直播。

最主要的是,直播的吸金能力还没被丁磊察觉。

真正让网易开始警觉的是李学凌的YY,这款孵化于多玩的语音工具先后在2010、2011上线了娱乐、游戏直播业务。

在此之前,多玩在2010年亏损高达2.39亿,等到2012年靠着直播上市后,欢聚时代当年营收达到8.2亿元人民币(约合1.316亿美元),净利润达到8920万元人民币(约合1430万美元)。

欢聚时代上市不久,网易CC正式上线。

第二次让网易警觉的是陌陌。

2016年前,主打陌生人社交的陌陌在男女用户不平衡,政策法规约束等种种环境下到了岌岌可危的地步。而依托着移动互联网时代的秀场直播,2016年陌陌收入大涨,股价翻了三倍。

2016年,网易CC更名CC直播。随后,薄荷直播上线,主打移动端秀场直播。

丁磊是网易的天花板?

丁磊在常人印象中是一副与世无争的状态,佛系起来连“好人”张朝阳也自叹不如。

迄今为止,丁磊是少数没有出过书的大佬,腾讯出了《腾讯传》,百度出了《智能革命》,刘强东出了口述,阿里和马云的书简直变成了成功学的典范, 充斥着机场书店的每一个角度。相比下来,2000年即在纳斯达克上市,2003年就登顶国内首富的他却没留下任何只言片语。

魔兽大火时,玩家叫他“三石老贼”他坦然;阴阳师大热时,用户抽卡大喊“不给ssr丁磊暴毙”他也乐然;在他的眼里,似乎没有什么是一顿未央猪肉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可能就是两集《小猪佩奇》。

最近几年他的身影似乎离网易主业也渐行渐远,跑去严选给人推荐商品榜单,再到云音乐评论区留言,从猪场老板转身武夷山茶农,一副大隐隐于市的样子。

事实上,这幅面孔丁磊只对用户开放。正所谓,一个合格的生意人应该时刻谨记“用户就是上帝”。

但对于员工而言,丁老板口碑参差不一。“小肚鸡肠”或许是其中之一。

圈内有一句话,叫做“铁打的网易,流水的兵”,对此,李学凌和唐岩应该深有体会。

唐岩和李学凌为何离职暂且不表,但两者在离职创业前都未获得丁磊支持。前者后来发达是靠着紫辉和经纬的扶持,后者则有一个知名的标签是“雷军的小弟”。

2014年在陌陌赴美上市前夜,网易公司递出神补刀,发表声明称陌陌公司创始人、CEO唐岩在网易工作期间存在不法行为,丧失职业操守、利用职务之便为其妻子所在公司输送利益,并且还因个人作风问题于2007年被中国警方拘留10日。

2012年YY上市时,网易科技也是唯一一个对此只字未提的媒体。甚至在2014年11月,网易发布公告指责欢聚时代擅自直播《梦幻西游2》, 两家关系正式破裂。

丁磊的举动或许和两者波及到了网易的蛋糕有关。

举报唐岩的背后,是网易与陌陌对标的易信失利;起诉李学凌的背后,是网易要在游戏直播上发力。

有趣的是,多玩发家其实是靠着《魔兽世界》。YY的早期用户也几乎都是WOW用户。后来魔兽被网易代理,网易成了YY的流量池。

但是眼看着YY在自己的地盘内起了高楼,你说丁磊气不气嘛!

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比如前段时间被扒出来的徐波,离职后也与网易交恶。

对于丁磊而言,不涉及利益,笑脸相迎;但谁敢动了我的蛋糕,虽远必诛。

在极其现实的丁磊眼里,变现能力意味着网易内部的晋升空间。

举个例子从2004年开始,网易对门户事业部的高管,就没有过任何期权奖励。不受到重视的门户开始萌生属于自己的力量,还有不少人先创业、融资再离职。在网易门户离职潮最频繁的岁月里,不到两年时间内网易门户共有7名副总编级以上高管离职创业。

还有很多人评价丁磊是一个文青,是互联网圈内最有情怀的大佬。不信你看丁磊最近两年最多的站台就是网易云和网易严选了,“简直是在注重生活品质的前提下,还向往着诗和远方。”

得了吧,2001年纳斯达克崩盘时,丁磊急的差点卖掉了网易。后来拯救网易的不是游戏,是SP。

那是互联网最早的原罪,受到的舆论比游戏更加洪水猛兽。

扯的有点远,我想说的是,近些年网易接连错失风口,无论是直播还是团购、O2O还是出行,一个原因在于丁磊慢热,不等到商业模式清晰时绝不出手;还有一点原因可能是,手下无兵可用。

不过与其他几个风口相比,直播这门离钱近的生意简直和网易还算搭配。

建议丁老板不要仅限在游戏领域和网易云音乐里搞直播,可以在严选车间搞直播,证实确实和muji大牌同工厂;在考拉海购搞直播,证明代购过程严丝合缝不作假;在未央猪场搞直播,让用户真正放心桌上肉……

网易不是一直被诟病产品之间太过分散吗?我觉得用直播来生态化反就挺好。

本文由百家号作者上传并发布,百家号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