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史之乱中的主角安禄山,他动摇了唐朝的根基,最后死在儿子手里

发布时间:18-09-1916:36

安史之乱的主角安禄山,他动摇了大唐的根基,却死在了他儿子手中。安史之乱,一直被后世的史学家们认为是大唐帝国的转折点,是大唐王朝从鼎盛时期转向衰落的转折点。这四个字中的“安”字,即是安禄山。安禄山出生的时候就有塞外胡人的血脉,他的母亲是突厥人,父亲是在安禄山很小的时候就因疾去世。后来其母重新嫁人,对象是一个突厥将军的兄长,于是安禄山和改嫁后原生家庭的子弟等人拜为兄弟,从此改为安姓。安禄山此人武力值高,情商也高,特别是有了突厥将军背景后,便成为了当地游侠儿的代表人物,大事不做,小事不了。

但是当时的游侠儿就比现在的小混混好点,而安禄山却因为一次小混混的正常操作从而开始发迹。有一次安禄山去偷羊,被当场抓获,却因缘巧合与张守珪结识,当时张守珪已经是节度使。这是张守珪与安禄山的初遇,后来经多次际遇,安禄山渐渐获得张守珪的倚重,还被其收为义子,这也是安禄山的发迹之地。安禄山发迹于张守珪手下,在其手下任职期间,官位节节高升。同时,安禄山通过贿赂朝中官员为他在朝廷说好话,再加上其有实打实的军功,敢打敢拼,自然就掠取了晋升的硬件。同时,加上其在玄宗面前,利用自己小丑般的样貌行为,扮作小丑逗玄宗和杨贵妃开心,还厚颜无耻地请杨贵妃收其为义子,更加讨得了玄宗的欢心,也获取了晋升的软件。简在帝心,有功劳有苦劳,安禄山一路高升为节度使。

然而,因为在朝廷中还有个宰相李林甫能压着他,安禄山只有老老实实替大唐镇守边疆。在李林甫做宰相的期间,该权相披着唐玄宗的威风在朝野权倾天下,完完全全的控制着朝廷每位官员,自然安禄山也不例外,当时安禄山立足未稳,又顾虑极多,自然只有老老实实做着自己的节度使。但是李林甫死后,因为李林甫生前已经将有能力的官员都剔除出朝野,于是没有能力且贪财的杨国忠接班。专注于捞钱的杨国忠自然也没有能力去压制住安禄山,一点权术也不会应用,只会粗暴直了的去打压和排挤,尤其是后期,杨国忠为了能让安禄山落实造反的名头,竟然主动地去给安禄山的造反创造各种条件。

这种猪队友的操作,让浸淫权术几十年的唐玄宗也没有办法,最后双双控制不了局面,引发了安史之乱。被逼急的安禄山从范阳起兵,其对外宣传是奉唐玄宗的密旨,率领兵马讨伐奸臣杨国忠。兵贵神速,安禄山率领十五万兵马,当天夜晚宣布讨伐密旨,半夜就开始行军前进,黎明时分再吃饭,短短一天十几万大军就前进了六十里。也许是因为过久了太平日子,身居高位的官员们不懂战争,初听到安禄山叛乱爆发,朝廷上线一片动荡惧怕。起初朝廷方面反抗的军队都是由商贩闲散百姓组成,原因仅是为了皇家拿出的绫罗绸缎。天宝十五年,安禄山开始造反,一路上有胜有败,但整体上还是占据上风,其一路打败南阳节度鲁炅、朝廷大将哥舒翰等。

再因为唐玄宗的各种神助攻,大好局面被唐玄宗破坏,大唐主臣不得以逃往西蜀避难,太子李亨把平叛部队召集到灵武设防,安史之乱从此进入了攻坚期。但进入攻坚期的安史之乱,最终却是以安禄山被其儿子刺杀,导致安史之乱中“安”的历程被终结了。历史安禄山有过两位夫人,原配妻子康夫人,为他生下了长子安庆宗和二子安庆绪,长子因安禄山反叛而被唐玄宗所杀,再加上原本安禄山就对康夫人并不是很宠爱,失去了嫡长子以后,其对次子安庆绪也开始厌恶起来。

安庆绪一直暗暗忍受着其父亲的暴烈脾气,在安禄山称帝以后,因为安禄山原本的眼疾病变为接近于双目失明,看不清任何东西,再加上当时安禄山又有其它恶疾,所以称帝后,安禄山的性情变得及其暴躁,稍不如意,就对身边人非打即骂,再稍有过失,便直接一刀杀之。这里就要引进两个关键的人了,严庒和李猪儿:称帝后,安禄山一般就只待在深宫,不像其它皇帝一样会在朝廷与大臣参事议事,他的很多决议,都是直接通过严庄去进行转达,这样看起来好像严庄很受安禄山的重视,但伴君如伴虎,严庒也是遭安禄山鞭打最多的人之一。

另外还有宦官李猪儿,其因为要为安禄山穿衣解带,常常服侍左右,也是挨鞭挞最多,充满了怨愤。安禄山最宠幸是另外一个夫人,名为段氏,其也生下一子名庆恩,爱屋及乌,该子最受安禄山喜欢,甚至想以庆恩代庆绪,作为自己王途霸业的继承人。但客观说来,安庆绪骑射功夫很好,是安禄山的所有儿子中比较出色的,也多次受到唐玄宗的称赞。鉴于此,安庆绪担心自己的位置不保,严庄也恐怕宫中事变于己不利,于是,三人串通一气,准备直接消除威胁,谋划篡位。

至德二载刚过年没几天,三人就趁着夜色进入安禄山寝宫。一个是皇帝儿子,一个是传声大人和近身宦官,没有任何人会去阻拦。进宫后,严庄、安庆绪两人持刀站在落塌外,李猪儿直入帐内,干脆直了地对准安禄山猛砍一刀。安禄山挨了一刀,知有人反叛,但又因眼疾,哪里还摸得反抗的武器,只能大喊门外侍卫,可门外早就被换成安庆绪的心腹侍卫。在安禄山的大喊大叫中,其又被三人追上砍了几刀,很快就死了,时年五十五岁。

为了防止事发,安庆绪用毡子裹着安禄山的尸体,连夜埋在床底下挖的坑中。并对宫廷进行了清洗,严防东窗事发。第二天一大早,严庄便对各路将臣宣布说:安禄山病入膏肓,已无力处理朝政,遂立安庆绪为太子,军国大事一切都由安庆绪处理。随即安庆绪坐上帝位,尊早就死透的安禄山为太上皇,再过一段时间等风声平稳之后,发丧说安禄山已驾崩。于是,安禄山没死在战场上,却在落塌之上被其子所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