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度解读北极高温32度,北极熊其实并没有那么可怜!

易简人文

发布时间:18-08-0720:45

7月持续高温,人们出门就像进了“烤箱”一般。从空调房走出,那种瞬间冷热温差实在太惊吓。想逃离热浪,去北极避暑?但是今年,7月的北极最高温度达到32摄氏度!

据英国《卫报》报道,7月30日,位于北极圈内的挪威班纳克气温高达32℃。极端天气正在向人类发出警告。

根据丹麦国家气象研究院对北纬80度以上区域的多采样点监测,今年夏天以来通常意义上的“北极地区”温度与历史均值基本重合。蔓延北欧7月的这次高温,并没有真的影响到北极地区的夏天。北极圈个别地点出现32度高温,不代表北极、北冰洋等北极熊生活的区域出现高温。

所以最近刷爆社交网络的北极高温文章,大家充满了对北极熊北极生态乃至全球气候的严重担忧,其实是有些过度渲染,也可能出自环保爱好者之手。

异常高温进一步加剧了北极圈今年夏季的海冰融化现象,其中在北欧沿岸和俄罗斯西北部,海冰已经呈现出异常偏少态势。 而海冰的减少不仅会对北极熊等生物的生存造成威胁,还可能进一步加剧北半球的异常天气。

虽然北极熊母子难觅“立足之冰”的照片令人心酸,但这的确不是今年北冰洋的常态。

在当前的“炙烤”模式下,这样声情并茂的文章很容易让人感同身受。但在专家眼中,该文力度最大的催泪元素——北极圈罕见32度高温和北极熊或将灭绝,其实都有渲染过度的问题。北极圈的地理范畴要远大于普通受众的常规认识,它是指北纬66度以北、面积多达2000万平方公里的广大区域,除北极、北冰洋外,还包括阿拉斯加的北部、加拿大北部,以及俄罗斯、芬兰、瑞典和挪威的北部领土等。这次测得32度极端气温的地方是挪威北部的一个气象站,它所处的位置远离北冰洋地区,并不是北极熊生活的区域,这使得冰块消融让北极熊无以为家、行将灭绝的说法失去最重要的事实支撑。

中国气象科学研究院副研究员吕俊梅说,在全球变暖的背景下,北极地区气温的上升速度高于其他地区,大概是其他地区的两倍,这种现象叫做“极地放大效应”。

在她看来,今年夏天发生在北极地区的罕见极端高温,主要源于今年冬末春初,北极地区开始出现的气温异常偏高现象,当时黄河站的气温出现高于0℃的天数,气温比常年气候平均偏高10℃左右。到3月,北极地区气温偏高的趋势更明显,并持续到夏季,导致冷空气活动减弱——这是此次高温事件的主要原因。

另一方面,近十年来,得益于不断地减少狩猎、对北极冰架的多国联合保护和日益完善的科学研究,野外北极熊的数量在逐步恢复中。在美国阿拉斯加和加拿大等地,北极熊已经不再被列为 “濒危物种”。整体上来说,2018年的夏天,对北极熊来说,还算一个正常的夏天。

但是,虽然短期内北极熊或不受今年气候异常的影响,但北极地区尤其是冬季气温升高现象持续下去,依然可能对北极熊长期生存造成很大的威胁。

图文来源中国天气网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