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高瓴和KKR将收购百胜中国,分拆上市后的洋快餐也走上转型之路

侃财小记

百家号07-3119:09

7月27日彭博社报道,据消息人士,高瓴和KKR拟斥资140亿美元收购百胜中国,目前这两家私募公司正在和银行就融资计划进行协商,但交易仍处于早期阶段,能否成交言之尚早。对此,高瓴和KKR方面拒绝回应,百胜中国则不予置评。在此之前就已经有消息称高瓴资本准备和其他投资者组成财团进行这笔交易,高盛正在为百胜中国提供咨询,摩根斯丹利是高瓴资本的顾问。

百胜中国从百胜餐饮集团分拆仅短短一年多的时间。2015年10月, 百胜餐饮集团对外宣布,拟将集团分拆为两家独立的上市公司——百胜中国和百胜餐饮集团。实施分拆后,中国业务公司“百胜中国”将成为百胜餐饮集团总部在中国的连锁加盟店,向该集团支付品牌的独家使用费。

2016年3月下旬,百胜中国出售19.9%的股权。4月份,消息称中投公司支持的财团表达了收购百胜中国100%股权的意向, 资团体成员包括KKR、 霸菱亚洲投资基金等。 后又传闻淡马锡、春华资本也在竞购百胜中国的股份,但是最终由于价格问题上出现了分歧,均未能成功收购。

2016年9月2日,百胜餐饮集团宣布与春华资本及蚂蚁金服达成协议,二者分别向百胜中国投资4.1亿美元和5000万美元,为百胜中国旗下品牌提供移动支付服务,在服务窗、大数据方面进行深入合作,进一步拉动业务增长。蚂蚁金服的入局,手机下单店内取货促进了肯德基中国销售额的增长。

2016年11月1日, 百胜中国在纽交所上市,正式宣布完成分拆。

2018年2月7日,百胜中国发布了2017年第四季度和全年业绩的财报。报告显示,百胜中国经过了上市之后的第一个完整年度,2017年的运营收入是7.85亿美元,同比增长23%,净收入是4.03亿美元,下降了20%。总营业收入为71.44亿美元,同比增长了6%。同店销售额增长4%,全系统销售额增长8%。同店销售额中,肯德基增长了5%,必胜客增长了1%。

5月份公布的2018年第一季度的财报显示,截止2018年3月31日,百胜中国第一季度实现营收22亿美元,同比增长15%,营业利润3.95亿美元,同比增长33%。但是必胜客却第一季度效果未及预期理想,第一季度销售额和同店销售分别下降了 1%和 5%,经营利润率从一年前的15%降至6%。

百胜中国一直在通过开设新餐厅扩大市场份额。截止第一季度末,餐厅总数达到了8112家,肯德基和必胜客分别达到5602和2214家。67%新开的肯德基餐厅和37%新开的必胜客餐厅都下沉到中小城市,第一季度线上外卖业务占销售额的比例增加至16%。过去几年,百胜中国面临着市场份额逐年缩水,2017年的财报数字有了起色,得益于肯德基的增长和必胜客的改进。但是步入2018年,必胜客再次显露疲态。

原本肯德基餐厅深入三线及以下城市较为广泛,且不断创新菜单也成为了百胜中国增长的基础保障。而必胜客则步履维艰,随着国内同类品牌越来越多,必胜客已经不再是消费者的首选。另外,随着餐饮消费升级和市场的变化,必胜客也在为保持品牌年轻化进行调整,然而原本“中高端休闲餐厅”的定位不再具有明显的差异性,为保持增长速度,选址和麦当劳、肯德基越来越近,集中在次级商场、购物中心、甚至景点附近,和肯德基、麦当劳在服务体验上渐渐趋同。定位变得模糊,对年轻消费者不再具有吸引力,菜品也频遭吐槽。从2014年起,同店销售逐年下降。

2018年第一季度财报公布之后,百胜中国CEO屈翠容表示,虽然必胜客一直在开发新的菜品,但是这些新产品表现不及预期。华尔街日报分析师Jacky Wong也指出,因为外卖在中国非常受欢迎,百胜中国在中国的披萨业务受到了挤压,定价压力和菜单创新成本造成了利润率下降。

去年必胜客的复苏,更多的得益于外卖业务的发展和超值套餐。近两年中国外卖O2O的崛起,使得消费者培养了新的快餐消费习惯,外卖业务也成了百胜中国瞄准的新的增长点。

2017年5月,百胜中国收购了外卖平台到家美食会,后又确定了新必胜客+百胜外送骑手团队+百胜外送厨房的业务方向。百胜外送骑手团队不仅服务必胜客,还服务百胜全品牌外卖以及外部餐饮品牌外卖。中国外卖市场还有很大空间,百胜入局自建外卖团队抢占份额本来就具有8000多家线下门店的优势,另一方面也能使得百胜的餐饮品牌逐步摆脱饿了么和美团的束缚,同时在垂直餐饮配送和高端外卖领域建立自己的壁垒。但是建立独立的外卖平台面临着巨额投入,目前百胜中国的盈利仍不乐观,想要实现通过外卖业务拉动增长需要一个长期的过程。

开源的同时也要节流,针对必胜客店铺太多的问题,百胜中国在整合“新必胜客”的时候就推出了多种门店样式,细分了不同的餐厅定位。例如必胜客Bistro概念店,人均价格接近快餐水平,放低身段,服务细分人群。经过整合,将会关闭一些门店,消除臃肿的体量,推进必胜客的转型和未来的增长。

随着国内消费升级,新鲜奇特的细分快餐品类大量涌现,消费者的选择日益多元化,洋快餐逐渐式微。只靠不断开店挖掘增量空间,也很快会陷入臃肿,面临增长乏力。寻求变革是必经之路,但是业务的整合和外卖平台的搭建以及重塑品牌都需要长期投入,也需要引入新的资源。分拆独立上市一年多之后,百胜中国面临的情况并不乐观。高瓴资本运营合伙人苏敬轼原本是百胜全球餐饮集团CEO、“肯德基教父”,近年来,高瓴在传统行业、消费升级和餐饮方面都有不少布局,高瓴和KKR考虑收购百胜中国的传闻可能还会持续更新,最终是否成交难以预料,但是通过出售股权或者引入新的战略投资方来为转型之路助力,可能是百胜中国接下来会考虑的选择。

本文由百家号作者上传并发布,百家号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