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三口房车自驾游:西藏旅行归来,在四川甘孜色达刚好赶上圣会,在此驻车休整一个星期。

小芳的房车漂流生活

发布时间:18-07-2220:12

四川雀儿山到甘孜色达的游记:

24:26

从徳格出发,我们进入了四川的地界,虽然这里依然是传统的高原藏区,不过这一路上的路况可谓是“一马平川”,车开起来舒服多了。

两个朝拜徒步的老人

从德格去色达我们经过雀儿山(雀儿山主峰超过六千米,主峰附近有十座超过五千五百海拔的山峰,雀儿山因此被称之为川藏第一高,川藏第一险)。不过因为这里修了一条七公里的隧道,已经没有往日的高险形象,取而代之的是一条在“黑夜暮色”里穿行的隧道,隧道里每隔十几米都有一个报警系统,时不时会有报警声在隧道里回荡,我们在隧道里走了十分钟左右才看到出口,如果没有这条隧道,估计还得盘山,虽然这种路有险峻的骑行乐趣,但房车老弟我还是老老实实走隧道吧(山路已不通车了)。

雀儿山隧道(长:7079米)

在离雀儿山一百多公里的地方,我们在路上遇到一个语言不通、背包独自旅行的法国中年男人,对我们愿意给他搭免费顺风车他很高兴,我们的驾驶室东西忒多已经坐不下了,给他腾了一个地方让他坐在房车内生活区的沙发上,因为语言不通我们也没有详细问他为什么会一个人走在一条荒无人烟的路上。 在车上他通过中法翻译软件寻求我们帮助,软件翻译出来的中文字其实是不太清晰的,交流起来很费劲,他此时会不会感觉不懂中文是件寸步难行的事?后来还是几番演示和领会,总算是懂了,他提供了他的一个法国朋友的电话,在云南生活了很多年,然后示意让我们帮忙联系他。展鹏打电话过去对方接通以后,展鹏用中文问对方是不是有一个法国朋友在这边,电话那头说是的,展鹏告诉他你的朋友在我们车上,然后把手机给了这个法国人,他们聊了以后让展鹏接电话,请我们帮忙将他朋友顺路送到甘孜的青稞酒店。

路遇徒步旅行的法国人

又过了一会,他从自己的手机里找了一个不知道哪个单位的电话号码,手臂张开着左右摇摆,嘴里发出:呜……的声音,我说飞机,他忙点头,之后我说哦哦哦,他以为我听懂了,看我没有反应,他继续努力的演示表达,还是不懂,他貌似放弃了,静默了一会,“他是要坐飞机,打那个电话订票?”我反过头去让他把手机上的电话号码给我,我接过来用我的手机拨通了号码,手机给了他,他满意的笑着接过手机,按了几次手机数字,他与成都飞机场订票员一番法语交流后电话挂了,应该是定着票了,“谢谢”全场唯一可以听懂的中文,说得很标准,我忙说:“不客气”,也不知道他能不能听懂。随后他从包里掏出了一张20块钱人民币递给我,我忙拒绝地摇摇头说:"no no no……。”他也不断地在说谢谢。

进入甘孜在路上碰到检查,出于安全考虑,警察检查了法国人的护照和包包,询问我们是在什么地方搭他上来,去哪里,做什么。询问以后经过领导同意给我们放行了,回来我们把他送到青稞酒店门口之后握手再见,在甘孜县我们在超市釆购一些物资就继续出发了。

我是小小摄影师哦

当天我们连续赶路,晚上八点多到达色达佛学院,在这里一片祥和的景象,让人立即没有了生活的紧张感,所有的一切都慢下来。停好车子,走访了一下新邻居的帐篷屋,一对青海夫妇,在这安营扎寨有四天了,他们不是来旅行的,而是为一年一度的法会来到这里。我们简单准备了一下,晚上坐车到山上看看夜景,车票是6块钱一个人,我们刚好去的时候里面上来的人并不多,到快发车的时候挤进来好多信徒们,身穿绛红色衣服,头戴一顶像“铲子”的帽子。

除了藏地信徒还有四川青海赶过来的信徒们,也有像我们一样莫名闯进这坐神秘圣山来旅行游玩的,我们刚好赶上他们一年一度盛大的法会,一路上嬉笑很是热闹,司机也很幽默,讲起话来总是逗得大家捧腹大笑。当时展鹏从包里拿出了一个矿泉水瓶,盖子刚拧到瓶岩,“砰”的一声,盖子飞出去了,落到了后排座,“铛铛”两下不知道弹到哪去了,后面的人惊笑起来,怎么喝水矿泉水瓶盖子还会飞的?发生什么了,前面地人纷纷往后面看,展鹏好尴尬又觉得好搞笑说:“不好意思,我的瓶子里面装的是一瓶雪碧”,"哈哈哈"我忍不住要喷笑出来,后面地人找到盖子递给了我。这氛围,足足让展鹏给爆笑开了。

上山的路比较烂,也很窄,车开得不快,车子像船一样在水里左右摇摆摇荡,外面的风掀起一阵阵尘土,四千多米海拔深憋着气也做不到啊,要是有个口罩就好了。上山下山一条主路,还能会车,堵上了就不好办了,有地信徒干脆下车走路上山。车到山顶停车才听公交车司机说等下下山这辆车是末班车,啊!逗我的吧,上来就得下去?!

色达五明佛学院夜景(图片来源于网络)

我们准备在这里驻车休整一个星期,第二天天气格外好,大太阳,不冷,坐车上去,走路下来的,一片片红色的木棚屋密密麻麻簇拥着几座金色的大殿堂。

色达县是个藏传佛教寺庙比较集中的地方,全部为红教,当地人有「色达山河一片红」的说法。 这里的僧舍很壮观,连绵数公里的山谷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小木棚屋。谷底和山梁上分布着几座寺庙和佛堂,建筑规模虽都不很大,但装饰考究而辉煌,身披桨红色僧袍的喇嘛和尼姑来来往往,空气中充满生机和祥和气氛。

子涵在四千多米的海拔走了一百多个很陡的楼梯,很多人包括我走到一半走不动了,有人看我在拍子涵,问我小孩是不是藏族的,我说不是,她们很惊讶都说子涵很厉害,这不是,刚从西藏回来,已经挑战过高原的气候了。

展鹏说网上看到这边有免费的斋饭和菜市场,但是太大了,分不清东南西北,要找个卖菜的地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后来在一个十字路口找到吃饭的地方,罗汉素食,简单的吃法,吃完了,我们准备下山,打不着公交车我提议走下山,展鹏说很远,我看着不远,慢慢走当散步,走下去确实很远。

七天的法会临近尾声,看到一群人下来,“我想吃烧烤,想吃牛肉串了,想去色达县吃”一个女声传来……阿弥陀佛!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