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园惊梦》只有用婉转的昆曲,才能道出戏中三人的爱恨纠缠

娱乐新咖会

发布时间: 18-07-2117:24

“原来姹原来姹紫嫣红开遍,

以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

良辰美景奈何天, 赏心乐事谁家院?

朝飞暮卷,紫嫣红开遍, 以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

良辰美景奈何天, 赏心乐事谁家院?

朝飞暮卷。。。”

昏黄的色调颇番纸醉金迷的味道。男装的王祖贤也不输女装的惊艳。满眼的灵动与戏谑,对着“翠花”,二人烟波婉转。间或流连于名伶戏子间。昆曲缠绵,莺啼阵阵。好一片歌舞升平、灯红酒绿。

而宫泽理惠的美正是大家之气质,眉眼舒展、满眼沾笑。也很好的诠释了“虽入红尘中,却身骨犹庄重。”

片子开头是荒郊野地里的戏装对手表演,浓浓沉沉的天色,无比寂寥和寥落。荒野里和宴会厅里的唱词都是一样的,“。。。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却是完全两种不同的味道。一冷清一奢靡,令人无限遐想。

场景紧接着从繁华热闹中转换到了课堂,而王祖贤饰演的荣兰,洗去了浓墨重彩,褪掉了革履西装,一副齐耳短发,摇身一变,成了一个满脸淡然却坚定的“教书人”。原来在她的心里,一直留存着一个信念——做新时代的女性,摆脱封建礼教的束缚,怀揣着一个梦想——为这个国家的强大做出自己的努力。所以,她选择了在学堂实现自己的鸿鹄之志。

而翠花的第二个清晰的形象则是捧着刺绣,看着女儿在毛绒绒的阳光中读书识字。当女儿问她。自己为什么要努力学习的时候,她的回答竟然与荣兰出奇的一致:只有读了书,你才能去社会做事。而当女儿问翠花她是否去过社会的时候,她的回答十分耐人寻味:“我呀,是从很多人的地方,走进这漂亮的花园的。”

是了,翠花本是飞舞在花丛的蝴蝶,却嫁进了荣府做小妾,备受冷落。虽然衣食无忧,却像是被关进了一座玻璃房,日日无所事事于平淡。而她似乎也已经认命,不再愿走进“社会”中。

片子值得一提的还有大篇幅地使用了上海白话,吴侬软语却绵里藏刀,像是在拥拥腻腻中将人重伤,尤其是在大家族的妯娌之间,说不清的嫉妒与艳羡、暗地里的弯弯绕绕也让人心惊肉跳。

两个人同出的时候,必然是一男装一女装,以戏为交流,最后直至擦出火花、生出禁忌的情愫。可是中途荣兰的一句话就已经暗示了这是一幕悲剧的事实。“小翠,别太尽兴。”明面上是说小翠为消遣寂寞而爱上抽烟,荣兰劝阻。可实际上,谁知道不是她看出翠花面对自己时的目光变化而做出的呢?

而后来吴彦祖的角色甫一出现,荣兰或玩世不恭或平淡如水的脸上兀然出现了小女儿家娇羞的神情时,翠花就已经被抛弃了。荣兰被翠花看成倚靠,而荣兰却只是在青涩的时光里走进了一条岔路,而现在那个真正撩拨动她心弦的人出现了,她会不会重新将生活掰回正规就不言而喻了。

片中我认为最精彩的部分莫过于荣兰一个人在床上缠绵辗转,似乎一点也不抑制自己升腾而起的欲望,明明衣衫不整,申请却在沉醉中透着空洞。它在纠结,她在深陷,她都明白可她更清楚没人救得了她。配乐变成一个男声的低吟浅唱,与荣兰扭动的肢体遥相呼应,让人移不开视线,欲罢不能。

后来两个人终于过了火,荣兰把另一个可怜的女人扔到了脑后,再一次抛进了深渊。可最终两个人的感情无疾而终,留下两个可怜的女人再次相互纠缠。她们再次合唱了那折戏,影片也进入了结尾。

影片最主要的手法就是留白,留下了太多富有深意令人遐想的部分,例如荣兰留下翠花一个人和戏子玩十五糊离去时的欲言又止她到底想说什么?翠花究竟是什么原因被赶出了荣府?等等,问题的答案究竟是谁知道呢?或者说根本没有人知道。

另一个精彩的部分就是配乐吧,众所周知《游园惊梦》是昆曲经典曲目《牡丹亭》的一个选段。而电影中大段大段的衔接部分都选择了昆曲。但似乎也只有婉婉转转的昆曲才能道出戏中三人的痴缠纠结吧。

而王祖贤、宫泽理惠、吴彦祖也各自演出了各自的精华,比如荣兰的三色性,翠花无处排遣的寂寞等等。

总之,该片是不能忽略的经典。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