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激进举牌到悄然退出 国民信托或成打破刚兑第一家

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 18-06-2921:50华夏时报社,优质财经领域创作者

华夏时报(chinatimes.net.cn)记者刘陈希婷 北京报道

近一段时间,随着国内金融去杠杆的进一步深入,个股“闪崩跌停”再次出现在A股市场上。有券商分析师指出,闪崩跌停在信托重仓持股的股票中出现“传染”,其中不乏信托公司成为“病毒基因”,所持股票接连出现闪崩行情。

《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正面临业绩压力的国民信托日前就频繁上榜,先是因融资人天津冶金钢线钢缆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天津线缆”)名下不动产拍卖生变,国民信托很有可能成为资管新规颁布以来实质性打破刚兑的第一家信托公司。紧接着绿庭投资连续跌停,市场传出背后信托股东或已爆仓。

此外,随着二级市场的调整加剧,曾经多次在上市公司前十大股东频繁现身的国民信托如今很少能觅到其踪影。

国海证券分析师靳毅表示,2017年中国金融业史上最严监管序幕拉开,针对信托业的监管也真正触及了信托业以往高速增长所倚靠的根基,信托业的监管进入到了全新的阶段,其中资管新规和银信合作监管是核心。

或成打破刚兑第一家

2018年5月14日晚间,国民信托的一则临时公告,再次唤起了业内对于已逾期2年的集合信托计划“国民信托·天冶线缆”经营收益权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的关注。

国民信托在公告中称,5月10日,公司接到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通知,本应于5月11日开始的天津线缆名下三处资产拍卖暂缓。据了解,事情起因是,天津一中院接到天津市北辰区国土资源分局公函,天津线缆未在土地证到期前办理相关手续。

“被暂缓拍卖的三处资产我们是首轮查封的,评估价格2.38亿元,起拍价1.75亿元。‘国民信托·天冶线缆’发行规模1.5亿元,基本可以覆盖本金和利息。”接近国民信托内部人士向记者称,接下来,他们将向天津一中院提交异议。

据查询,“国民信托·天冶线缆”已于2016年发生兑付违约。此前,该信托产品的投资者称收到了部分利息,但尚未收到本金。从国民信托官网公告可知,“国民信托·天冶线缆”信托计划募资1.5亿元,成立于2015年8月,存续期为1年。此前,国民信托公告称:2016年8月17日各期信托单位延期六个月,2017年2月16日各期信托单位延期六个月,2017年8月15日各期信托单位再延期六个月。

除了天津线缆信托产品违约之外,国民信托旗下还有“天冶轧三经营收益权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亦发生兑付违约,两个信托计划的担保人都是天津冶金集团。此外,国民信托旗下渤钢系四只违约产品仅“天津钢铁集团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一只产品兑付了本金。

事实上,国民信托接连出现产品兑付危机也引了监管层的注意,2017年12月13日,北京银监局对国民信托开出了20万元的罚单,案由是“管理信托财产不审慎、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

有信托人士认为,国民信托很可能会是资管新规颁布以来实质性打破刚兑的第一家信托公司。

靳毅表示,2016年银行理财新规出台,银行理财资金投资非标只能走符合监管要求的信托通道,券商资管和基金子公司通道业务回流信托,信托增速快速回升。但是在信托规模快速增长的同时,信托行业违约却加速暴露。2018年年初至今已有至少6家信托公司的项目出现兑付危机,信托行业的流动性压力不容小觑。信托行业的这两个现象看似相悖,实则均指向信托行业即将面临深刻的变革。

“信托产品长期以来有‘刚性兑付’的标签,投资者对于信托产品的信任带来了信托的竞争优势。未来信托产品转型净值化管理后,对于风险偏好较低的普通投资者或者机构投资者可能需要的接受时间较长,新发产品会存在一定障碍,也会制约信托资产规模的快速扩张。”山西证券分析师刘丽如是说。

接连退出上市公司前十大流通股东

提及国民信托,大多数投资者不一定熟悉。但要说起信托公司举牌上市公司,恐怕大家还是对国民信托印象深刻。

2017年11月20日东方银星发布公告,披露了股东国民信托举牌的四只信托产品的股权变动情况。公告显示,截至2017年11月15日,国民信托四个信托产品持有东方银星股票达到5.04%,达到举牌线;而到了2017年11月17日,该四个信托产品持有股份突降至4.89%。两日间,国民信托的信托产品股份在举牌线上左右摇摆。2017年11月21日,东方银星收到上交所的监管问询函,并主要关注国民信托四个信托产品是否互为一致行动关系,以及信托产品增持后马上反向减持的原因。

而这也仅仅是国民信托近年来在资本市场动作频频的一个缩影。尤其是其曾“踩雷”莎普爱思更成为了资本市场的谈资。

莎普爱思的2017年三季报显示,截至2017年9月30日,在莎普爱思的前十大流通股东中,国民信托独占4席,其四个信托计划在去年三季度新进入成为该股前十大流通股东。但随后莎普爱思遭遇信任危机,国民信托也因此付出了沉痛的代价。不过,记者再次查阅莎普爱思2018年一季度报告时发现,国民信托已推出其前十大流通股东名单。

除此之外,记者还注意到,今年一季度,国民信托还退出了菲林格尔、申科股份等上市公司的前十大流通股东名单。事实上,随着业绩的不断下滑,国民信托的投资风格也开始生变,从以往经常可以在上市公司前十大股东中看见,到如今却难觅踪影。

2017年年度显示,国民信托当年实现净利润1.13亿元,排在68家信托公司中的第65名,较2016年同期的1.95亿元下跌42.45%,接近腰斩,降幅排名第三。

从2017年的数据看,国民信托实现营业收入7.1亿元,较2016年同期的6.03亿元上涨17.74%。其中,手续费及佣金收入6.93亿元,同比上涨17.86%;投资收益为0.32亿元,同比上涨65.63%。

不过,该公司营业支出为5.55亿元,较2016年同期的3.41亿元,大涨62.76%。

值得注意的还有,国民信托2017年的不良资产率同比上涨1.6个百分点,达到2.65%。其中,次级类资产为1.12亿元,上年同期为0.15亿元,同比涨幅高达646.67%。

刘丽表示,金融系统改革,去杠杆、去通道的影响不容小觑,信托资产高速增长的可持续性不强,通道类信托业务的规模将受到打压,未来主动管理能力是信托公司在行业变革中立于不败之地的核心竞争力。信托回归本源、服务实体经济是行业转型的方向。

责任编辑:孟俊莲 主编:冉学东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