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金:与萧珊结婚28年没红过脸,妻死后他用这种方式爱了妻子33年

记者李满

18-06-2816:22

自古文人多风流,这是中国流传千年的古话。但这话放在大文豪巴金先生身上却并不适用,在感情上,巴金绝对算是文人里的特例。他一生只和一个女子,即妻子萧珊产生过感情。不仅如此,巴金还在妻子死后,用一种常人很难接受的方式:继续爱了妻子33年!

1972年,萧珊因病去世,但萧珊去世后,巴金却迟迟不肯安葬妻子,而是固执地选择:将妻子的骨灰坛抱回家,小心地放在了床底下。巴金的子女见状泪如雨下,他们知道,父亲是不想和母亲分开。但人死总得入土为安啊,可这一次,不管任何人如何劝,巴金始终不肯交出骨灰。

“她是我生命的一部分,她的骨灰里有我的泪和血。”巴金对着前来劝他的人说,听完巴金的话,大家只忍者悲痛不再说什么。巴金的意思很明确:从他身边拿走骨灰坛,就是要他的命!就这样,萧珊的骨灰就被巴金“扣”下了。“等我永远闭上眼睛,就把我的骨灰同你的掺和在一起。”巴金对着妻子骨灰坛喃喃道。

萧珊

这以后的30多年里,巴金一直将萧珊的骨灰坛房子床底,每晚睡前,他都要抱着骨灰坛,用布慢慢地反复擦拭。有时候,他默默地,有时候,他会和骨灰坛里的“妻子”聊天。

眼见巴金如此,亲友们纷纷劝他:再找一个老伴吧,有个人说话,也挺好。巴金听完,想都不想就说:“不想找老伴,没有兴致和劲头。”在巴金心里,萧珊是无人可以替代的,他心里那个位置,始终只属于萧珊一人的。

巴金与萧珊的感情一开始并不顺利,在认识萧珊之前,巴金就已凭借《家》等巨著成为无数人的偶像。也因为在文坛的赫赫有名,巴金每天都会收到很多读者的来信,甚至还有好些读者写信来说,愿意为了他去死。但面对众多的追求者,巴金始终不为所动。

1936年,平淡无奇的一天,巴金在众多读者来信中撕开了一封信件,竟发现信中附了一张照片,巴金定睛一看:是个可爱俏皮的小姑娘。照片的背面则写着:“ 给我敬爱的先生留个纪念。”

巴金望着这张可爱的女孩照片,心里生出怜爱来,照片中的姑娘正是巴金日后的妻子萧珊。在与这个比自己小13岁的姑娘书信来往半年后,萧珊大胆地说:既然相谈如此甚欢,何不见面。

于是乎,认同今天的网友见面一般,萧珊与巴金决定见面。这天,巴金来到约定的饭店等待萧珊。巴金到达后不久,萧珊向小天使一样出现在巴金面前,巴金一看,竟是个大眼睛的女娃娃。而萧珊诧异地告诉巴金:你比我想象中的年轻很多。这一年,巴金32岁,萧珊18岁。

巴金与萧珊

就是这一面后,两人竟定下了终身。但两人的感情路,却并不像相遇相恋这般顺畅。

1938年10月,日军入侵广州,巴金带着萧珊向桂林出逃。坐车换船,防敌机躲炮火,度过了心惊胆跳的九天。在桂林安度几个月后,萧珊又得匆匆跑去昆明的西南联大上学。可巴金却必须得在桂林的出版社继续写稿挣钱。于是两人约定,第二年再见面

战争年代,有太多的不确定性,在这种不确定下两人开始了艰难“异地恋”。在科技如此发达,可以语音、视频的今天,依旧有很多感情因为异地恋而失败。而萧珊与巴金当时所处的年代,因为战火一直不断的缘故,两人唯一的联络方式“书信”也断了,两人随即彻底失去了彼此的消息。

在这种情况下,无数人劝巴金:再找个吧,这样异地恋多不靠谱啊。再说,人家还年轻,但你多大了,这都奔4了。但每次,巴金都沉默不语,在巴金心里,感情一旦开始,他就没有想过要结束。巴金坚信:战火可以炸毁一切,却毁不掉人心。

巴金对于这段感情,有着非一般的执着。“我看不惯那种单凭个人兴趣、爱好或者冲动,见一个爱一个,见一个换一个的做法……多多想到自己的责任,应该知道怎样控制感情。”巴金这样表述他对感情的态度。

两人失去音讯的这段时间,也有无数追求者找到巴金,但不甚其扰的巴金干脆放出话说:“任凭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任凭世界之大我只钟情于她。”

巴金是这样说的,现实里,他也是如此做的。在与萧珊失联的日子里,巴金甚至做好了:找不到萧珊,就此孤独终老的准备。或许是老天被巴金的深情感动,或许是两人情缘深厚,多年后,两人终于再次重逢了。这一次,巴金决定此生再也不和她分开了。

1944年,经过八年的爱情长跑后,在桂林漓江东岸一间空荡荡的木板房里,40岁的巴金终于如愿与萧珊结婚了。婚后,两人的的日子平静而美好,巴金写稿,萧珊持家,他们还共同生育了一双儿女。

萧珊巴金与女儿

在婚姻里,巴金对萧珊极尽呵护,而萧珊也是尽可能地理解支持丈夫。两人结婚28年,却从未红过一次脸。他们,都舍不得让彼此心爱的人,有一丁点难过。但现实终归是现实,在他们结婚22年后的1966年,那场十年浩劫,打破了原本的幸福美好。

那时候,被定为“罪人”的巴金,每天一大早就得去上海作协接受批斗,遭受的非人待遇。无数次,在屈辱面前,巴金都想自我了断,但每次回家路上,想到心爱的妻子萧珊正笑脸盈盈地在门口等着他,巴金就放弃了轻生。

那时候,每次回家,受尽折磨的巴金都笑着骗萧珊说“我没有受苦”。在那段最难的日子里,巴金每天都要靠两颗安眠药才能小睡几小时。这一切,敏感的萧珊全部看在了眼里,在作为“罪人妻子”的日子里,萧珊也一直提心吊胆,忍受心里折磨。之后,两人更是一同被关进了马桶间。为了保护巴金,萧珊甚至挨了打,但自己受的苦萧珊一点都不在乎,只是,这以后,她越发担心起丈夫的安危来。

萧珊写给儿子的亲笔信

持续的心理高压下,萧珊病倒了,此时巴金却已被带往了干校。1972年6月,巴金挤出一点小假期从干校回家。这时候,他才知道妻子病了很久了。但是因为是“罪人”的家属,一直不被允许入院正式治疗。

高傲的巴金这一次屈服了,为了妻子,他向“工宣队”写报告、申请书,他一遍遍地苦苦哀求着。但那是怎样的时代啊,巴金苦求一个多月,都始终没得到希望。直到7月底,妻子才被允许入院动手术,但那时萧珊的癌细胞经扩散到了肝部。手术后,巴金日夜不眠地守在妻子身边。但最终,妻子那双扑闪的灵动大眼,却始终再也没能睁开。巴金撕心离肺地对着萧珊喊:“我在这里啊,我在这里啊!”但这一次,她再也没有应她。

萧珊死后的第六年,一切终于结束的时候,获得自由的巴金开始提笔创作。自由后的巴金,流着泪写下后来高教课本里那篇著名的《怀念萧珊》。“人死犹如灯灭。我不相信有鬼。但是,我又多么希望有一个鬼的世界,倘使真有鬼的世界,那么我同萧珊见面的日子就不远了。”这句,就是《怀念萧珊》里让我印象最深的一段话。

一个站在最高层级的知识分子,因为思念妻子,竟然开始期待世上有鬼,这种彻骨的思念,有多少人懂?!

老年创作中的巴金

没有萧珊的日子里,巴金的生活里,却处处是萧珊的影子。他的桌面放着萧珊的译作,床头放着萧珊的骨灰。每天,他都把思念记叙在文章里,并写下了《怀念萧珊》、《再忆萧珊》、《一双美丽的眼睛》等等关于妻子的篇章。在没有你的日子里,我咀嚼我们的回忆,假装你从未离开,这话大概就是特意为巴金写的吧!

晚年的巴金还完成了《随想录》,在这本书里,他还原那段最真实的历史,也还原了爱妻的冤屈。

在萧珊离开后的每个日夜里,每晚巴金都一遍遍擦拭着萧珊的骨灰坛,时间日久,骨灰坛竟反而越发光洁了。巴金甚至能从骨灰坛里隐约看到自己日渐苍老的容颜,也隐约见看见了妻子俏丽的身影。

这种日日只与骨灰坛相伴的状态,一直持续到巴金离世,2005年10月17日,萧珊离世的第33年,巴金安详离世。死前,他反复嘱咐子女:一定要将他的骨灰与妻萧珊的骨灰混在一起。

是啊,骨灰混在一起,这天上地下,便再也没有任何事物能将他们分开了。随后,遵照巴金生前的愿望,两人的骨灰被混合在一起,拌着红色的玫瑰花瓣,撒进了长兴岛附近的东海海域......

图为巴金与萧珊海葬现场

这对相爱相伴相依了一世的爱人,在阔别33年后,终于再次重逢了,这次,他们终于能在这片海域长相厮守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