币安一姐舌战群儒五小时:交易所大战何去何从丨得得吐槽

链得得APP

18-06-2323:20

链得得

一区一块链世界,春风得得为谁来。

近日交易所大战备受争议和关注,6月21日晚至22日凌晨,链得得“吐槽大会”邀请币安联合创始人何一座客,直面500名链得得“吐槽师”群怼。何一在链得得吐槽大会回应了所有关于交易所的质疑。

链得得注:近日交易所大战备受争议和关注,币安的多个回应以及联盟1000家交易所进行“交易即挖矿”模式的声明,都引起了巨大争议6月21日晚至22日凌晨,链得得“吐槽大会”邀请币安联合创始人何一座客,直面500名链得得“吐槽师”群怼。本篇为简版,详细版请下载链得得App(点击文末阅读原文下载)查看全文。

何一在链得得吐槽大会回应了所有关于交易所的质疑,链得得App先提炼了何一十大金句:

1、你知道在玄幻小说里面,一般跟恶龙战斗的时候,最后要把恶龙封运起来,有的时候你也要付出巨大的代价。2、我们的去中心化交易所和公链都已经在路上了。3、我觉得所以FT和币安没有什么竞争关系,但是他可能会和我们的一千家交易所的这个个体会有竞争关系。4、对呀,那如果要比补贴就看谁补贴得起了,看谁用户最多,看谁补贴最多,看谁撑得久了。既然都是比烧钱比留存比服务,整个币圈从互联网转过来,经验比我丰富的也没几个吧。5、与其说他们一帮人被资金盘利用,我们不如说把交易挖矿这个口卡住,这一千家都是能够观察他们是不是有去操纵市场的,难道不是更好吗?6、大家可能是觉得说,币安1000个(联盟交易所)都是拍脑门拍出来的,的确就是拍脑袋拍的。7、不仅仅是在中国,在全世界都有无数的小的交易平台活着,但是确实大家都各自很艰难,然后大家也在不断的去寻找出路。不是大部分交易挖矿平台,而是大部分交易平台都会半死不活。8、我这个人脾气不太好,所以一般是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总体来讲我觉得大家如果把这个看成是FT的互怼就太天真了。9、在币安上币,不是能不能不付上币费的问题,而是币安给不给上币机会的问题。10、(链得得怼友问1000家交易所就是个噱头吗,耿直的何一回答)是呀,1000家不是说一天要把它做完呀,而且这些所有的合作方的利益最终都会返还到BNB的持有者手里。

由于链得得“吐槽大会”社群超级活跃,链得得App小编今天爬楼一万层,终于整理了这份精彩吐槽的精华文章:

赵何娟:这是链得得吐槽大会群。今晚都在吐槽币安,还有你的回应也被争议,两边要打起来了 。

何一:其实怼哪个平台都没有问题,我们也觉得说挖矿这个模式有很多值得置疑的地方,但是我觉得张健总这么nice,欣赏币安,还给我们上了bnb,我觉得我们怼他这个行为是不对的,是错误的,所以我们决定follow他的脚步,直接做1000家(联盟)。市场上现在总共有17000多家交易平台,其中很多都想转型做有代币的交易平台,我觉得这个市场还是真实存在的。

毕竟总的来讲呢,这些平台也是有自己的用户的。今天不是应该更关注法国和秘鲁的球赛吗?

链得得怼友(飞翔的大鸟):面对愈演愈烈的开交易所现状,某币圈大佬说,别整天挖苦抱怨,要直面现实。其实在交易所竞争这个问题上,各家管理层是很强硬的,对竞争越来越无底线的危机早已有应对策略并已基本定调:交易所嘛,肯定会恶性竞争 ,早点竞争比晚点竞争,这是国际大环境,亚洲小环境所决定的!交易所争相挖矿,不仅可以敲打币安,对ok、火币以及其他交易所震慑意义。恶性竞争是不以散户的意志为转移的,大家都想拉量,但也都不畏惧竞争!!

现在要考虑的问题是: 一、子交易所是开100家还是1000家? 二、返点到底是80%还是500%? 三、恶性竞争前是不是要给媒体放风? 四、竞争之后还用不用合并?五、是不是能让机构朋友们先刷?

何一我们对于这个轻怼张健同学这个事情感到非常的遗憾,毕竟他如此的欣赏币安,所以我们觉得要给用户更多选择,既然大家喜欢,就给大家,当市场上有一千家的时候,真相就会浮出水面。其实明天怼张健啊,就刚好是提到张义挖矿。我不怼,我不怼,你看我现在都已经给用户提供这种选择了。

链得得怼友(Denis浩青@NF Capital):其实我很想关心一下就是币安的招募一千家交易所,这个大概多久可以完成呢?

何一:但有问题就是关于币安这个一千家交易所计划的可以问一下我们。不着急,现在市面上17000多家,有合适的能通过审核的就帮他们做转型。不贵不贵,跟OK比起来便宜多了,我们还便宜个500万呢。

链得得怼友(Denis浩青@NF Capital):这个一千家我觉得好像是他肯定是有一个过程的嘛,对不对,然后一是收编,二一个是重新组建嘛,对不对?

何一:没错,Denis的理解是完全正确的。

链得得群友(Fcoin什么时候是底):币安敢上FT吗?

何一:我们为什么要上FT呢,就是我很感谢各个交易平台上我们包括其实其他的交易平台,包括gate.io什么的也上了bnb,还挺感谢的,就说明其实认可我们币安本身的价值以及bnb本身的价值。

链得得怼友(不是每一家媒体都叫链得得):币安会不会做类似Cybex的去中心化交易所?

何一:我们的去中心化交易所和公链都已经在路上了。

链得得怼友(李嘉俊):这些千团大战对交易所行业会有所推倒重来的趋势。

何一:其实我觉得这个东西跟反映激烈不激烈没有关系。所有的行业,只要是有利可图的地方,必然就会有无数的人去参与,当然有人成功,也有人失败,只是说你的战术是什么而已对吧?

链得得怼友(路子):一姐,你们做不做帮助创业者做交易所,就是从0到1那过程?

链得得怼友(Rose):一姐,请问币安会考虑往数字货币托管这块做吗?还是走去中心化交易所的路呀?

何一:是好事还是坏事,时间能证明。我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ICO这个事情,ICO里面有那么多的骗子公司,有那么多的传销公司,对整个行业的发展是好事还是坏事对吧。然后第二个问题是ICO本身带来的以太坊的价格波动,是浮想的吗,不是啊,以太坊一条公链反而更茁壮的成长了呀,我如果有一千个应用在陆陆续续的搭建在我binance chain上面,我觉得对binance chain是一个很好的发展基础。

链得得怼友:门槛有些高,币安从哪些方面认为能够招募1000家交易所,对于加盟的交易所又有什么实质的利好,因为交易返还手续费。

何一:我们是一个用户导向的公司,所以当你的用户要求我们去做EOS糖果分红的时候,我们会做EOS糖果的空投,然后当用户要求我们去做返利的时候我们就要在符合我们模型的前提条件下去做符合用户要求的分红和返利。

我就说了,全球有17000多家,你们所知道的这些交易平台不过凤毛麟角,只是大家熟悉和经常看广告看到的而已。

对于我来讲他是我binance chain公链的一个应用,对吧,那这个应用本身赚钱不赚钱不是关键,而是这个应用他能不能活下来,能不能有用户基础,那就要看他团队的运营能量了。

链得得怼友(Alma@HK):张健也是说他们是用户导向。

何一:我觉得所以FT和币安没有什么竞争关系,但是他可能会和我们的一千家交易所的这个个体会有竞争关系。

链得得怼友(拉盘大王首席研究员):请问币安有什么护城河?

何一:交易平台确实本身没有什么特别特别强的护城河,谁都可以开交易平台,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交易挖矿本身也不是说什么特别强的护城河,那既然用户喜欢,我就给他了,那A类用户喜欢说以前的传统的币安对吧,那就继续玩传统的币安,那大家喜欢挖矿的交易的,我们有其他的合作方给他选择,有其他的应用合作方给他选择,不就完了吗。

链得得怼友(韭儿):这个事情结果会怎么样,一姐的预想是什么样的结果?

何一:每一个行业只要有钱赚的地方就会有很多人涌进来,这是很正常的呀。

赵何娟:大家疑问最多的分红怎么看。不挖矿也可以分红。

何一:对于币安来讲,币安是一个非常国际化的平台,我们在全球各个国家都非常受关注,分红这种类型在国际上是没有办法work的,所以币安本身没有办法把自己的收入分红给大家,但是没有关系呀,所以我们把……

链得得怼友(Alex Guo): 最后的结果可能不是由市场和用户决定,而是由交易所所在地的立法和行政单位决定。

何一:对,我认同Alex说的那个话,这个事最后可能不是市场化用户决定的,而是最终由管理决定的。

链得得怼友(Alma@HK):谢谢一姐的回复。去中心化的不是来颠覆中心化的吗?解决中心化不透明等问题的吗?

何一:很多人对区块链的理解过于的极端,比如说绝对的中心化和绝对的去中心化。但大部分时候效率最高的往往是兼容的,所以你去看一个事情,他不是看他是不是绝对的中心化或者绝对的去中心化,而是这个项目他本身是不是有提高效率,有没有降低成本,这个项目如果作为一个传统的项目来看,他是不是有一个成熟的盈利模型。

这个盈利模型其实你可以把盈利两个字换成对用户的帮助和支持。

所以我觉得小雪说的那个多中心化其实是一个点,那像我们这个联盟计划其实也是一个多中心的尝试,而且是试点开始。

链得得怼友(辛舟):谁的BNB不是ETH来的?

何一:对,BNB的平台币当初募资的时候是按照一亿募的,但是他现在流通市值是一百亿,所以实际上所有的利益是已经分享给用户了。

我们应该跟所有的做只要在做法币交易的都有合作吧,包括很多用户可能都是通过包括从火币什么的,包括Local btcoin OTCBTC还有gdex转帐过来。

其实我在想就是我们的场外交易的部分,其实也可以像挖矿交易这样,我们自己不做可以交给合作方做,当然包括其他业务也是。

链得得怼友(辛舟):FT用交易的ETH换的,HT、BNB/OK是直接ETH换的,其实都是一样的,都是钱换的;从法律角度,也许FT更安全的;最终落角点,就是持平台币用户收益率,谁高支持谁,没有对错?

何一:我觉得交易平台他真正的护城河不是模型,或者商业模式,因为那个东西很容易拷贝,我觉得最重要的还是说你是不是在保持你本身的品质,是不是在保持你原有的价值观去做决策。

我觉得你完全去看今天或者明天的回报率是不科学的,第一个问题你是要看长期的回报率,我们有用户从ICO到现在,可能他已经赚了超过一百倍了。

从法律的角度看,我不觉得分红更安全,就是我觉得群里面应该有一些法律背景的朋友,应该更了解就是这种分红的证券在全世界范围内都有更大的法律风险。

链得得怼友(FrankLin):您认为Fcoin分红模式是资金盘的延伸模式吗?

何一:我觉得交易所现在其实不是同质化竞争的问题,而是整个行业其实他的热度在降低,你不管去看百度的指数还是去看谷歌的指数是整个热度在降低,但是比较幸运的是说,我们在这种情况下保持一个比较头部的优势,当然我觉得就是这种头部的优势他未必是永久的,所以我觉得保持对市场和用户的敬畏是应该的。

链得得怼友(辛舟):品质是长久的情怀,更多的是流动的屌丝。

何一:我觉得我对分红这个事情的态度应该已经非常的明显了。我觉得平台的品质本身还是在你选择上币和对这些项目的审核上吧。我觉得资金盘有非常多样化的形式,是不是资金盘我不知道,但是我只是觉得这个模型呢,比较容易被资金盘操控而已。

链得得怼友(吴飞):所以项目审核更严苛?

何一:项目的审核本来就应该是严苛的呀。

链得得怼友(彭林):我觉得项目要有门槛。

何一:当然也没有任何一个平台敢保证自己上的每一个币都100%只让大家赚钱而不赔钱。我觉得应该说以币安的用户结构和目前的情况,如果做分红的话,会给自己带来比较大的法律风险。

链得得怼友(努力努力再努力):一姐对fc上bnb有没有看法?

何一:没有看法呀,任何一个交易平台都上以太坊,你需要去问V神他有什么看法吗。

链得得怼友(Carles张健):谢谢解答,那和目前这些公链比,定位上有那些异同呢?

何一:所以其实我觉得公链重不重要,重要,代码重要不重要,重要,但是公链和代码最终起到了什么作用才是最重要的。

链得得怼友(辛舟):交易所的责任感还是要提升。

何一:这个群里应该都是圈里一些比较核心的人物了,大家还真觉得写两行代码还能骗钱了,什么时代了,比特币价格涨了,是因为比特币有两个代码,以太坊价格涨了,是因为以太坊有代码,显然不是。

链得得怼友(Carles张健):币安项目筛选上有那些硬标准呢?必须达到,否则免谈上币安的这种硬原则。

何一:币安的上币模型有一个基础的data,不管是团队、社区还是代码,这三个是最基本的。过了这三个维度,会到第二个梯度,第二个梯度就更复杂一些了。早期没有,现在已经有了。第二个梯度更复杂一些,比如说这个项目是不是真的,他是一个有用的项目还是只是写几个代码出来蒙人的,然后再复杂一点,包括到团队成员的征信记录,然后再到第三个维度,比如说你的顾问以及你的整个投资团队里面有没有配律师。然后过了第二个梯度会有第三个维度,还有一部分暂时不太方便公开说。顶级的项目是不用付钱的。

链得得怼友(Carles张健):评估模型漂亮而完整,坊间流传的有巨额的上所费,直接需要交多少钱,这个底层币民都不甚知晓,导致一些人觉得交易所挺黑的,求证下这个巨额交易费。

何一:在币安上币不是能不能付上币费的问题,是币安给不给付上币机会的问题。

链得得群友(没有链得得,慌的一批):信息的公开其实可以更进一步,内外还不通透,这个间隙会裂变出很多混乱。

何一:这个模型的公开。

模型的公开不是不能做,是公开到什么程度,目前我们研究院的人比较少,所以没有办法完全只求去做这个硬怼,大部分的人可能会说找不到币安负责上币的人,第一个问题是这个问题吧。

链得得怼友(辛舟):头部交易所垄断了上币权。

何一:这个不能叫头部交易所垄断了上币权,应该做头部交易所获得了更多的用户,所以对应的他的上币更有价值。小的平台当然也能上啊,但是只是说你上完了以后有没有人交易而已。或者说有多少人来交易。(本文独家首发链得得App

一区一块链世界,春风得得为谁来!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