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匠深访 | 王景阳-儿童教育机器人的跨界创新者

智匠

百家号06-1919:06

在春秋战国时期,古人们看到江河里的水,日夜不停地流向大海,但大海里的水从未涨满。由此衍生一个传说:海中有无底之谷,那是众水汇聚之处,并将它称为“归墟”。2000多年后,王景阳援引这个典故,将自己创办的机器人公司命名为“归墟电子”,希望自己和团队能保持跨界创新的精神。

「智匠网」独家专访归墟电子创始人、CEO王景阳,聊了聊关于机器人、儿童教育、自适应教育那些事。

跨界和机器人

在「智匠网」看来,王景阳做机器人就是一次很大的跨界创新。

在创办归墟电子之前,王景阳已经从事半导体行业超过15年,经历了近些年智能手机和物联网等新兴行业的高速发展,参与研发和投资了多个存储芯片和物联网项目。

在2014年,他敏锐地发现物联网技术越来越成熟,模块的价格越来越低,产业化进程在不断加快。他认为,最智能的物联设备除了感知、计算之外,还需要认知和决策,机器人是未来的趋势。

确定了大方向后,王景阳选择的赛道是桌面型服务机器人,2014年底创办归墟电子时,他的想法很简单,希望能够利用机器人技术,为用户提供真正的价值。

儿童教育机器人

为用户提供价值的前提是找准用户刚需,明确落地场景。经过仔细的市场调研,王景阳找到了桌面型服务机器人的两个最有价值的落地场景:养老和儿童教育。

但对于老年机器人,王景阳认为时机未到:“原因很简单,喜欢机器人的人还没老呢。目前有很多老年人连手机微信使用起来都非常困难,这一代老年人对电子产品的热衷程度还远不够,他们更期望子女能多面对面的交流或者简单通个电话即可”。

“机器人和教育结合有天然性”王景阳用坚定的语气告诉「智匠网」,“儿童教育机器人是弥补家长和老师对孩子的教育之外的空白。”

第一代产品-张小盒

恰恰不合时宜的是,2014年,机器人刚兴起,当时的产业链基础性工作还远没有到位,归墟电子需要面临各种不同的挑战,技术攻克、行业人才筛选、市场渠道建设等都是不小的麻烦,“产品、技术、市场、渠道和商业模式都是新的”,王景阳总结说,“每一个环节出问题,公司都会死掉。”

基于当时的产业现状,归墟的第一代产品“张小盒机器人”聚焦在动漫IP的智能交互、萌宠和桌面运动性。

张小盒机器人刚一上线,便收到众多消费者的好评,但由于儿童教育市场还处于早期,用户接受度还比较低。

机器人还是要最终解决刚需问题”王景阳说,“我们在张小盒身上发现我们的定位策略不够清晰,很多人会去看,也会很喜欢,但是关注点和我们设定并不一致”。

第二代产品-叮当小博士

2016年是人工智能元年,这一年AlphaGo打败了李世石。很多人还在担心AI会不会导致自己失业的时候,王景阳已经在思考怎么将AI技术和机器人深度结合,并应用到教育领域。

教育这个行业落后太久,从工业时代、到互联网时代、再到移动互联网时代,都没有在本质上提高学习的效率,改善教育资源分布的不平衡。要改变教育行业需要进行科技革命,这个驱动力就是AI。

相比张小盒,归墟的第二代产品“叮当小博士机器人”更聚焦到运用AI技术,定位“3+3”(幼儿园3年+小学前3年)人群需求,做好幼小衔接和小学低年龄段的闭环学习评测和训练,真正用游戏化寓教于乐方式全面解决儿童的知识和素质学习问题

叮当小博士的价值

王景阳将叮当小博士的价值概括为三个:

①知识系统性学习:内置6000多个核心知识点,全面覆盖学前至小学三年级教育内容,并通过机器人游戏互动方式引导孩子持续学习;

②素质培养:通过百科常识、数理逻辑、英文表达等多个能力训练程序培养孩子素质;

③天赋挖掘:通过内置的人工智能算法和多维知识考察系统,发现孩子的天赋。

有朋友质疑归墟作为一家机器人公司,做教育是否权威。但王景阳绝不是无的放矢:幼儿教育是可以做到量化的,可以进行穷举,小学的知识范围很清楚,很细致。叮当小博士是根据国家《3-6岁儿童发展纲要》和人教版小学1-3年级知识框架体系研发内容。

在「智匠网」访谈过程中,王景阳对一些教育的内容和数据也是信手拈来:以小学一年级(上册)要求记住的英语单词为例:人教版是52个、外研社是118个,把所有的教材范围加起来,不重复的单词也没有超过150个。

王景阳最看重的叮当能实现的价值是天赋挖掘,他认为,如果孩子和机器人一起玩了两个月,这个机器人比家长和孩子自己还了解孩子。基于大数据分析,然后它就能告诉家长,这个孩子的兴趣和特长是什么,从而引导并挖掘出孩子的天赋。

“你问小孩,上课学了什么,小孩都说不清楚”王景阳解释道,“但叮当小博士可以对孩子的能力水平和学习情况进行数据量化,家长一看就清楚了”。

叮当小博士最核心的一个模块叫评测与训练系统,可以综合评估孩子的数理逻辑、思维方式、记忆力等等。按照孩子的年龄设置题目,而且有简单、困难等多种模式。归墟为了做这个模块找了很多专家进行请教,也特意招聘了许多专业人士加入团队。

中科院计算所上海分所所长孔华威曾这样评价叮当小博士:“其实这个机器人,目的不是说学完为了考上博士,而是在陪伴的过程中,能够真正发现家长发现不了、老师发现不了的某个点。这你(王景阳)就功德无量了。”

叮当小博士的抱负

王景阳对「智匠网」强调,创造叮当小博士的目的绝不是为了取代教师。在他看来,整个儿童教育机器人的应用场景也绝不是为了取代教师。

归墟真正想通过教育机器人实现的是“自适应教育”,结合AI的机器人帮助每个孩子找到最适合的学习和成长路径。

归墟在做产品过的程中最多思考的就是这个问题,虽然目前的叮当小博士做不到完全的自适应教育,但可以做到智能化教育,针对每个小孩做一部分的数据量化,让家长更了解自己的孩子,达到因材施教。

随着AI技术的发展,产品会进行不断迭代。王景阳理想中的未来,叮当小博士可以通过测评和训练,为每个孩子做精准的画像,通过画像的数据参数为每个孩子定制合适的学习和成长方案。云端服务器后台的智能算法会不停匹配不同孩子的学习风格和需求,让每个孩子都能获得个性化学习和成长。

归墟对教育机器人的理解

在谈论叮当小博士的过程中,“价值”一词成了王景阳的口头禅,他一直强调的是,我们带给用户的要么是解决问题,要么是创造价值。

谈到平板电脑和机器人的区别,王景阳说:

“第一,APP混乱,家长无法管控孩子”王景阳总结道,“第二,没有收集数据,家长不知道孩子在干什么,只知道玩了半个小时”。

归墟认为教育机器人的核心是教育内容,这一块是必须自己亲自做的,也是充满坎坷的,王景阳向「智匠网」“诉苦”道:“归墟为了做教育内容,专门组建了团队。有一次,为了做一款2分钟的小游戏,团队8个人做了一个月,后面拿给孩子测试,结果很受欢迎”。

对于教育内容,王景阳也是感触良多,他承认自己也是在亲自做教育内容的时候,才明白小孩子也需要学习数理逻辑,孩子的数理逻辑是他的思维方式,才知道思维方式也可以用问题来进行训练和测试。

除了核心的教育内容,交互表现形式也是教育机器人设计要考虑的重中之重,一定要以孩子喜欢的形式来与孩子进行交互,寓教于乐才是更好的学习方式。

这也是归墟产品从“张小盒的无屏”到“叮当小博士的有屏”变化的原因,“多了一块屏幕,我们可以与孩子做更多、更好的交互”王景阳如是说。

王景阳认为,孩子的天性是充满好奇心,他们不是讨厌学习,是讨厌枯燥的学习方式。如果你精心打磨了教育内容,贴心设计了交互形式,孩子能感受到你的用心,他会一眼就喜欢上你的产品。

王景阳透露,不久前,归墟电子携叮当小博士参加某教育展会,现场免费为孩子进行测评。很多孩子和家长都踊跃参加,在现场排起了长队,而且在测评过程中没有一个孩子表现出不耐烦。

归墟的未来

采访中,王景阳向「智匠网」强调,归墟聚焦儿童教育机器人,专注儿童教育市场

张小盒的包装盒上刻着这样一句话:“没有什么比梦想更值得坚持”。在王景阳的梦想中,机器人将会是有温度的,不再是冷冰冰的样子,会成为家庭中的一员。

王景阳告诉「智匠网」,创业是做自己喜欢做的事,他的儿子在玩叮当小博士,并为“父亲是做机器人的”引以为豪。对他来说,这就够了。

关于儿童教育机器人产业的发展,王景阳认为,儿童教育机器人切中的是儿童玩具和学习设备的智能化升级的需求。故事机市场仅中国市场每年就超过3000万台,点读笔、学习机、复读机、翻译机等产品加起来每年也超过1000万台,这些产品本身联网功能和智能交互性薄弱,产业都在迅速升级的关口,机器人正是最好的儿童产品方向

结语

与一般人面对大众和媒体时的谨言慎行不同,王景阳风趣幽默、思维宽阔、敢说实话,让原本计划50分钟的采访变成了近两个小时的畅谈,以至于忘记了午饭。

上海张江高科技园区管委会的《AI江湖》栏目组也曾对他进行了专访,并用“侠义热心肠”五个字评价他。

他也确实担当得起这五个字,他作为核心发起人之一组建了中国最大的服务机器人联盟-RFC(Robot Founder Club),并担任首届理事长。

联盟的核心目标是尽量避免同质化的低效创业方式,加快产业上下游和横向资源整合和转化,用企业联合创始人方式加速产业革命。

在最后,他告诉「智匠网」,机器人创业者们花了很大代价来创业,不是为了做重复简单的事情,如果只是做一个只会唱歌跳舞的故事机,并没有体现出机器人创业者的价值。我们应该结合AI技术和市场需求做新的尝试,即使最后失败,也应该在某个领域做出有价值的贡献,可以为后来者寻找产业的出路,让他们踩着我们的肩膀继续前进。

本文由百家号作者上传并发布,百家号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