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舆玉皇庙一贫困户栽种五亩果树未享受补贴,乡政府还要求砍掉?

驿站在线

发布时间:18-06-1315:09

一份住院病案,一份帮扶措施明白卡是冯秋伟2017年得到的“贫困户身份证”,后来收到的一份“贫困户自我发展产业项目及补贴标准”的扶贫政策让他燃起了希望,按照标准,冯秋伟当年开春就筹钱栽了5亩果树,在院子里养了近30只家禽,因病致贫的他期待在政府的帮助下,鸭肥果香时不再是“贫困户”,致富路上信心满满。

谈到扶贫政策,平舆县玉皇庙乡学佃村委辛庄的冯秋伟满怀感激之情。冯秋伟介绍,他遗传了母亲的糖尿病,后引发血管及肾脏病变,需长期服药冶疗,今年46岁仍然是个“光棍汉”一个,在享受“低保”和“贫困户”的国家扶贫政策后不但解决了看病难问题,还得到了危房改造资金支持,并多次得到了对口帮扶干部的精神和物资上的帮助。

今年麦收刚过,冯秋伟算了一笔帐,5亩小麦共卖了2760元,除去种子、化肥和收割投入近1900元,还有800多元的收入,秋季的收入未知。好在自己在南方打工时学会了冰箱的修理技术,平时接点修理冰箱的活儿,虽然挣钱不多,也算是有些收入,但和母亲每年看病除了报销的那部分也要自己花去四五千元,加上家里的其他开支,仍是入不敷出。

按照平舆县玉皇庙乡政府下发的2017年的贫困户种植果树补贴政策,冯秋伟每年可以拿到5000元的扶持款项,这笔钱虽然不多,但对于贫困户冯秋伟来说非常重要。让冯秋伟始料未及的是果树栽上了,不但没有拿到补贴款,反倒被乡政府工作人员要求砍掉果树苗,原因是果树太小,挂不了果。“当时(乡政府)也没有说让栽多大的树,谁栽果树不买小树苗还能买多大的树,再说成品树太贵了。”当问及栽果树时有没有人过来指导时,冯秋伟说,“没人过来指导,他(乡政府)不管你那,当时只是让你弄(种果树),弄了也不给(补贴)了。”

据冯秋伟介绍,他当时也打电话咨询过乡政府,乡政府回应是先种上后再报,驻该村的副乡长朱学堂也明示让他先种上,谁成想等到现在朱副乡长和第一书记节永坤来看后才说树太小没法补贴,冯秋伟的帮扶人麻红卫称此事乡里说了才算,他也做不了主,后来乡政府一个女干部和第一书记还为他拍了照片,告诉他钱是补不了了,等树长大后他也该脱贫了,因为得等果树挂果后才补钱。冯秋伟又找到该村支书冯五星,但冯五星以这事儿不归他管为由推的干干净净。这结果让冯秋伟很不解,他表示当时宣传单上并没有写明非要挂果才给补贴,邻村和他同时栽种一样大果树的贫困户都拿到钱了,唯独他没有。

玉皇庙乡人大主席刘银松表示对冯秋伟的果树补贴的事情很清楚,目前政策有所调整,冯秋传所反映的果树补贴是2017年的补贴标准,不是说不补贴,而是待果树有收成的时候再补,也是防止贫困户套取扶贫资金的措施。据刘银松称平舆县有个“创森”的文件中所说的林果种植连补三年的政策全县没有一个执行的。冯秋伟是因为申请扶贫贷款没有批准而给乡政府闹矛盾,去年只要有苗就补钱,冯秋伟肯定种的很晚或者是没有申报。

此外,根据“标准”所列的贫困养殖家禽20只以上每只补贴15元的政策冯秋伟也没有享受到,理由是数量太少,冯秋伟说,他养殖了30多只鸡鸭鹅,目前存栏数量为26只。他还介绍,在“2017年收入情况表”中所列收入、补贴、支出等项目金额不属实,并未经过他核实,只是要求他签字,“帮扶措施明白卡”中部分增收金额也有很大的出入。2016年下半年危房改造政府补助11000元,但发给自己的贫困户帮扶政策宣传单上补助资金为27000到40500处打的是对勾,自己也不知道是该补助多少。

冯秋伟坦言,自己也不想当“贫困户”,但身体不允许他干重活儿,他希望以政府扶贫政策为依托,找个项目早日脱贫,成家立业,但一项果树补贴款已让他跑的筋疲力尽。

6月12日下午,平舆县玉皇庙乡人大主席刘银松否认了冯秋伟所说的乡政府人员不给予补贴还要求砍伐栽种的果树,并提供了2018年5月17日平舆县平办文(2018)13号文件"关于贫困户自我发展产业扶持实施意见的补充意见规定"称此事是根据《文件》先建后补的原则进行的,以最后增收效益结果进行项目补贴,对于种植补贴,符合补贴条件的农作当年可以收益的,要进行检查验收,对只种植不管理没收成或者只想要扶贫补贴的,一律不给予补贴。对养殖家畜、家禽和水产养殖的产业项目,需核查留存照片,等到出栏见到效益时,以出栏的只数、头数作为补贴的数量,按照有关规定标准进行补贴。

冯秋伟说这些文件他就没听说过,更没见过,对于这次贫困户种植补贴一事,自己始终不能理解,不知道到底该如何才能享受国家扶贫政策,何时自己才能脱贫致富奔小康。

来源:天中映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