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国勇执棒国交为北京现代音乐节闭幕音乐会拉下帷幕

韩军的舞台光影

发布时间:18-05-2703:06

《万壑松风》 2018国际现代音乐协会世界新音乐节暨北京现代音乐节闭幕式音乐会剧照

剧照摄影 韩军

张国勇 指挥

坂田诚山 尺八;会田瑞树 打击乐

1、维托尔德卢托斯拉夫斯基(波兰)

《三首终曲》(1958-1963)

2、国枝春惠(日本)

《献花Ⅲ》为尺八、打击乐与弦乐队而作(2017)

国枝春惠 《花祭III》——为器、打击乐和尺八所作

那些居住于未开发区域人们在参与创作时,会想象出一些新的东西,比如刻在内心深处的令人震惊的经历和回忆,这些五一都是个人的亲身经历。它可能会自发地点燃并朝着各个方向飞溅。在这首作品中,敲打在马林巴琴上的竹棒、木鱼和弦乐器于尺八的发出的复杂声音相互衬托,彼此依赖。此外,该作品通过尺八和弦乐器引用了基督教圣歌《Gluriyoza》,然而随后出现的粗糙的现代浪潮却“喧宾夺主”并最终取而代之。大鼓让人想起日本传统宫廷舞曲《The King of Ryo》的节奏,而尺八则暗示了奈良历史上的甘蔗尺八。

这首作品融合了我听到过的所有境况——遭受地震灾难的人们的状态,以及为应对未来烦恼而付出努力的状态。

3、伯恩哈德甘德(奥地利)

《血脉的搏动》为交响乐队而作(2016)

伯恩哈德·甘德(奥地利) 《血脉的搏动》为交响乐队而作(2016)

脉搏跳动

滴滴鲜血

脉动,血流

心脏将血液通过动脉送到身体最细微的毛细血管和细胞

呻吟,尖叫

变得疲惫

恢复

如此往复

4、贾国平(中国)

《万壑松风》为笙、古筝与管弦乐队(2014)

5、林丰 (中国香港)

《蕴》

林丰(中国香港) 《蕴》

此曲的中文命名为《蕴》,名字有着双重意思。首先顾名思义,是「蕴藏」之意。而另一较深层的意思,可说是直接影响了我这次的创作,则是佛学中的「五蕴」:色、受、想、行、识,代表着所有有情众生,不论以什么形式或形态存在,都共同拥有的基本元素。

英文名称 Quintessence,则与古希腊神话中「上空」的概念呼应。它是继地、水、火、风之后的第五个,也是最高的元素,可以说是蕴藏于诸神与众生的奥妙元素。

我特地用上这个充满潜力和生命力的概念来创作,以为纪念香港管弦乐团四十周年。作品以一连串短小对比强烈分段组成,虽然表面上不尽相同,但其实它们是由同一组独特的核心音乐元素构成。其中最重要和最有意思的,是一个锯齿形的旋律线,标志朝着目标进发的征途。

6、陈丹布(中国)

《风鹏》为交响乐队而作(2016-17)

7、谭盾(美国)

《风与鸟的密语》

谭盾(美国) 帕萨卡里亚-风与鸟的密语

大自然与人之间的隐形丝路是什么?也许只有风和鸟知道。在最初人类创造出音乐的时候,人们总想要找一种方式与大自然对话。人在最初认为鸟也许是人与大自然沟通的丝路和桥梁,看中国古代的音乐就知道,有太多的音乐模仿和“翻译”大自然的声音,尤其是鸟乐。在这首作品中,谭盾用手机录下中国笛子、唢呐、二胡、古筝、琵琶等乐器的“鸟语”,再放到微信上,在现场由乐手和观众呼应播放,形成当代的“数码鸟林”。曲中乐手们吟诵着达芬奇的名言:“如果你想知道鸟是怎么飞,那你得先知道风是怎么吹,而水(无论是大海、江河、池塘)都记录和显示了风的足迹。”这部作品是由美国国家青年交响乐团委约谭盾为它的中国巡演而专门创作的。曲中谭盾力图通过这部手机交响乐表达当代人与自然及东、西方不同文化间的一种隐形丝路和藕断丝连的文化现象。

花絮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