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半数畅销书都是中国网文了!但翻译出海还是有个大难题

发布时间:18-05-2018:37

浙江24小时-钱江晚报见习记者 林梦芸

“过年了过年了!”

一个戴圆框眼镜、粉红鸭舌帽的初中生模样的姑娘轻声喊道。

虽然周末的杭州被乌云和大雨笼罩,白马湖畔的建国饭店内,气氛却相当火热——由中国作家协会、浙江省委宣传部、杭州市委宣传部主办的首届中国网络文学周,在5月19日这天迎来了高潮。

站在二楼楼梯口,两边是截然不同的氛围。

左转,华策、慈文、小糖人等多家头部影视公司在分享IP改编网剧经验。骨朵传媒CEO王蓓蓓拿出了实打实的数据“干货”,提醒在座的同行们:“虽然女频IP占据绝对优势,但男频小说正在网剧领域发力。”

右转,月关、酒徒、蒋胜男、夏烈、蒋离子等“大神”作家们的新书签售正在进行中。在酒徒面前的队伍里,一个穿着白色棉麻衣的大叔显得格格不入,轮到他时还语出惊人:“我看着你的书长大的!”嗯,算一算酒徒已经写了20年网络小说了,这倒也不是不可能。

既有行业探讨,又满足了读者,于网络文学而言,确实是“过年”了。

而首届中国网络文学周的主题被确立为“新时代、新起点、新使命”,顺着这三个“新”字,我们不如把目光放得更远一些——走出海外。

中国网络小说火爆东南亚

泰国书店里的畅销书一半来自中国

“中国的网络文学与美国好莱坞、日本动漫和韩国电视剧,并称为世界四大文化现象。”当作家唐家三少在5月18日的网络文学海外传播论坛上说出这句话时,眼神里撑足了底气。

这句话放十年前绝对是诳语,但在如今,真的不夸张。

英文世界知名的中国网络文学翻译网站“武侠世界” (wuxiaworld.com) 的创始人总裁任我行来到了现场,证实道:“武侠世界现在有超过60部连载小说,每个月有200到300多万用户,每一年点击量稳稳超过一亿。”

在阅文集团海外门户、起点中文网国际版“起点国际”上,《天道图书馆》是2017年最受欢迎的翻译作品,上线不到一年,累计阅读次数超过5000万次,20万人次收藏,最高单章评论高达1229个。

起点国际页面《天道图书馆》《全职高手》《放开那个女巫》《国民老公带回家》

与英文世界相比,中国网络文学在东南亚市场更加火爆。走进泰国任意一家书店,畅销书专区都有一半被中国网络文学书籍占领。

“中文小说译本是Ookbee的新项目,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内其受欢迎程度已经排名第一。有些小说甚至可以创造一个月百万的业绩,说成是中文网络小说掀起了阅读热潮也不为过。” Ookbee是泰国最大的数字平台之一,作为中文编辑兼总经理,Ms.Thanitta Sorasing专程赶来体验一把中国的网文气氛。

在Ookbee上,最受欢迎的中国小说类型为内功类、科幻类、穿越时空剧和浪漫爱国类。对于泰国读者而言,中国小说有个天然的难点——人物名字记不住,特别是以古代为背景的作品。“但还是会一直看下去,不舍得放开。” Ms.Thanitta Sorasing说道。他认为,中国小说的魅力在于用词,“非常有灵性,可以让读者通过阅读文字产生共鸣。”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小说在泰国并非一个简单的标签,而是一种自成一体的风格。因为据Ms.Thanitta Sorasing介绍,不仅中国小说销量火热,就连泰国人模仿中国小说所编写的作品也受到了热捧。

类似的情况在法国也有发生。

写“同人文”算是读者看小说时的一项兴趣爱好,即在小说的世界观内自己创作一些人物故事。这项爱好在全世界通用,法国读者也是如此。而中国网络小说意外地给他们下了一个学习任务——尝试中国独有的修仙、玄幻主题写作。

“中国网络文学与法国本土的网络小说创作相融合,这样独特的风景是纸媒时代的中国文学在法国译界所无法实现的。”巴黎狄德罗大学的徐爽教授感叹道。

原作精髓如何准确传达

翻译是一道难过的关卡

当然,走出海外的路并不平坦,其中最难一关,卡在了翻译上。论坛上的几位嘉宾不约而同都提到了这个问题。

Ms.Thanitta Sorasing表示,相比于他们想要购买版权的小说数量,翻译人员数量远跟不上,同时翻译速度也不够快。而对于从事这行更久、团队更大的任我行来说,他担心的是翻译质量:“和国内的网文环境不同,翻译本身在西方就很小众,在美国,所有翻译小说的量只不过占1%。所以,想要打入非常强势的主流文化,我们不可能靠量起来,必须靠质量打进去,我们必须集中提供最好的翻译,翻最好的书。”

武侠世界页面

从作家角度出发,也希望自己的作品能被完整传达到海外。

作为最早一批收割到海外读者的作家,天蚕土豆一开始很兴奋,因为能和国外玄幻迷们分享自己的精神世界。但翻看部分译本时,他发现网络文学和国外文化的对话被忽视了。

现场,他讲了一段亲身经历。

他们公司的楼里有很多外企,有天,他在喝咖啡的地方码字,旁边的外国人好奇他在干什么,他的英文水平解释不清楚,只能答:“China,哈利波特!”可对方还是不太懂。

这是很小的一件事,但让他想了很多:“没有高质量的翻译作品出现,中国网络文学的海外影响力是难以提升的。因为兼通中国文化与欧美阅读习惯的高质量翻译人士太过匮乏,所以作品在翻译时很难准确传达原著的精髓。”

几年前的外国网友评论

新加坡科学家掉进中国网文的“坑”

加盟“起点”建立词汇库平台

巧的是,现场正好有一位兼通中国文化与欧美阅读习惯的高质量翻译人士——来自新加坡的网络文学翻译家,Onn Hong Wen。会后,他接受了钱报记者的独家专访。

Onn Hong Wen今年33岁,本职是位科学家,2017年6月底加入了起点国际,成功把爱好发展成兼职。目前,他同时在翻译四本书,被编辑们形容为“王牌翻译”。看起来工作量很大,但他非常满足。一方面,他自己也在追这四本书,能够第一时间读到新章节,“感觉有点小得意”。

另一方面嘛,“收入很不错,足够养活我的女朋友(笑)” 。

聊到入行,Onn Hong Wen表示小时候就偷偷躲在被子里看过金庸的武侠小说,而真正接触到中国网络小说,则是从国漫《妖神记》开始的。这部漫画一直是杭州作家发飙的蜗牛自己在开发,了解到还有原著小说之后,Onn Hong Wen跳进了中国网文的“坑”。

粉丝自发翻译的小说有趣归有趣,但翻译水平却层次不齐。Onn Hong Wen从小的华文课成绩就非常不错,母亲也会中文,便动起了翻译的念头。2015年11月,他初次参与了东方玄幻文《真武世界》的中译英翻译工作。

“虽然不是第一批‘吃螃蟹’的人,但是,我也有幸见证了中国网文出海西行的过程。”

Onn Hong Wen把译者的等级划分比作中国网文中的修仙体系——

“筑基阶段”的译者根据原文一字一句地翻,能让读者看明白什么人在做什么事情;“金丹阶段”的译者可以让读者在读懂情节的同时,增加整体的可读性和流畅度;“元婴级别”的译者则会弥补原作者在逻辑上的漏洞,并将原作者未表达完整的意思叙说完整。

“随着中国网络小说在市场上的数量越来越多,读者也在不断进化。我相信,这些低等级译者终将会被市场所淘汰。”

如今,Onn Hong Wen在起点国际不仅做着翻译,同时还在帮助建立平台的词汇库。用修仙体来解释的话,就是元婴级译者在帮筑基译者制作快速升级装备。

词汇库统一了专业术词的翻译方法,比如修炼等级、成语和俗语等。“目前,我已经整理出了700多个专门词汇的翻译方法了。接下来,我们还会针对不同区域、不同国家的读者,通过一些合理的改编和情节上的优化,使得海外读者能更好地理解中国网文。”

天蚕土豆提到的“网络文学与国外文化的对话”,也是Onn Hong Wen作为一名译者特别在意的方面。

他认为,译者首先需要深度了解作者的风格与写法,“有些功课是需要事先做好”。其次,在翻译过程中要时常与原作者、责编沟通,“只有我更好地理解了作者在写什么、想表达什么,我才能更好地将作者的意思传递给读者。”

说到这里,他引用了一句著名翻译家余光中先生的话:翻译是一种条件的创作。

“译者在从一种文字转化成另一种文字的过程中,需要不断地克服创作中的个人独特性,无限接近原著。”

Onn Hong Wen非常同意中国网络文学走出海外就是一种文化上的交流的说法,正如天蚕土豆在论坛上所说的:

“我们为什么要走向世界?那是因为我们要与世界对话。”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