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而上学”简述之一——中国和西方的形而上学之别

人文文史哲

发布时间: 18-05-1808:57

亚里士多德的《形而上学》在国内早期是由苗力田先生翻译的,人们要问的大多是亚里士多德的“形而上学”。可能很多人不熟悉当代学界的一些争论,所以这里还需要介绍一下我们本土的“形而上学”,因为两种具体的“形而上”是有所差别的。

中国的“形而上”

我们中国的“形而上学”出自《易传·系辞》,而不是一些人所说的《易经》,即“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是儒家提出来的。至于其他学派,则无此说法。

在九十年代出土并被认为是子思学派的《五行》篇中,有“形于内”和“形于外”的观点,二者大致也可以对照来看。总之,形而上指超越的内在,形而下指形体的外在。清华的陈来、人大的梁涛、社科院的陈静等人受杜维明邀请在哈佛大学举办过一次学术讨论,主要是围绕郭店简思孟学派而展开,后来出版成册《思想·历史·文献》——我要是开书店就好了,大家可以来我这里买书。

如果从广义的角度来看“形而上”,那么诸子百家都有对于内在超越的描述,如清华的黄裕生(他指的是儒家)和现居米国的余英时、杜维明都提出了这个观点。

古希腊的形而上学

现在有些人可能会问,为什么读到巴门尼德或者柏拉图,一些书籍也会介绍他们的形而上学思想,难道形而上学不是亚里士多德开创的吗?没错,就狭义的角度而言,形而上学始于亚里士多德,但若从上面我们提到的广义角度看,巴门尼德和柏拉图也可以算作有“形而上”的思想。

1、什么是形而上学

《形而上学》是亚里士多德(逍遥派开创者)的课堂讲稿,本身没有成书,到了公元前1世纪,才由逍遥派(peripatetic)代表人物Andronicus(安德罗尼科)编辑成册。在编书的时候,这些讲稿被安排在了《物理学》这本著作之后,所以原名叫做《物理学之后》,有人以为这仅仅是偶然的编排次序,有人则以为这是有意为之。其实第二种说法是对的,因为亚里士多德所说的形而上学的对象为“Being”,自然哲学(物理学)研究的是事物的本性,即运动的事物的本性,而形上的对象则是“being as being”(诸存在之存在),研究的是推动事物运动却自身静止的本性。

2、形上的对象——εστιν,estin

“εστιν”是巴门尼德首次提到哲学意义上来使用的,港台翻译为“有”,大陆过去翻译成“存在”,后来依据陈康的意见翻译为“是”或“是者”,现在的话,清华的王路坚持“一是到底”,延续的是汪子嵩和王太庆的路——两人是陈康的学生。把所有的形式都翻译成“是”,这是错误的,因为古希腊人没有“存在”这个概念(中世纪才出现这个词汇),所以没有产生对应的词汇,但他们用“是”来表达“存在”的意思则是很明确的,柏拉图就这样做过。因此,国内批评王路的人很多。

有些学者说“esti”是老子的“无”,这是完全错误的认识。伊奥尼亚学派的阿纳克西曼德提出过跟老子近似的宇宙观,但要详细得多,是重“无”的,但到了毕达哥拉斯,则提出“无”在“有”之后,而巴门尼德也提出了“有”(存在),故“有”的学说成为后世西方哲学的基调。到了亚里士多德,仍旧延续了巴门尼德的这个术语,但他的“形而上”对象却有所不同,主要为“ειδο”,用的是柏拉图的术语,我们一般翻译成“理念”或“型相”,对亚里士多德则翻译为“形式”以作区别。

总之,在亚里士多德这里,形式就是形而上的最高对象,它自身静止,却推动万物运动,是最高的神(理神论,不是基督教的上帝),思辨它的人能获得最大的快乐和幸福。

举报/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