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铗:从小说家、比特币的布道者,再到公链创始人的三次转身

娱乐资本论

发布时间:18-05-0908:12

作者/陈石磊

2018年4月24日,蚂蚁矿机在公众号上发布了蚂蚁矿机B3开售的公告,第二天上午11点矿机准时开售,仅用时一秒便全部售罄。由于蚂蚁矿机B3挖的是比原链(BTM),因此它也被称作是比原矿机B3。

不过这一事件并未给比原链的Token带来更多利好,反而在一则“重大事故”的消息中,迎来了被迫从17000元降价到11000元的命运。而这起事故的起因,则是有人破解了显卡挖比原链Token的方法。

受到破解牵连,比特大陆被指和比原链一起割韭菜,比原链Token价格也从7元跌破到了6元以下。

比原链的联合创始人段新星则在朋友直言:辟个谣吧,看不懂这些神操作!

比原链是巴比特创始人长铗在2017年所做的一条公链,并在今天支撑起了近50亿的币值,排名币市市值榜前40位,中国公链项目前5名。

但是,据区块链浑水(ID:BlockResearch)了解:比原链正式支持资产上链是2019年-2020年,也就是说在在项目应用落地前,比原链的token将长期处于空气币的过度期和风险期。

如果说,比原链的价值支撑是巴比特,但根据2018年3月巴比特刚刚完成1600万美金的融资估值计算,无产品、无用户的比原链也早已在市值上超越巴比特几倍有余。

而在区块链浑水(ID:BlockResearch)和Okex平台的一名开发者聊天时,这名技术人员直言“比原链的技术并不突出,属于中规中矩”。

所以,浑水君不禁好奇,究竟是哪些原因支撑起了比原链的50亿市值?而在币圈拼信仰、比投机的时代,比原链的价值又和它的创始人长铗有着哪些联系?

长铗,本名刘志鹏,2004年他首次以“长铗”为笔名在《科幻世界》发表小说《男人的墓志铭》,并将这个笔名沿用至今。

在成为币圈大佬红方9的身份之前,他的身份更为知名的是一名科幻小说作者,并曾在2006-2008年连续获得科幻小说最高奖银河奖。而在2011年创办巴比特论坛之后,经过6年的沉淀,再度转型创业,携手段新星创建了比原链。

晋诗有云:“长铗鸣鞘中,烽火列边亭”。疏朗飘逸、不安于室,总之一股不愿意成为普通人类的劲儿,而这股劲也促成了长铗从小说家到区块链布道者以及比原链创始人三次转身的根本动力。

第一次转身,一个理想主义的小说家

“长铗比较靠谱,比原链的技术团队不算顶尖但是稳扎稳打,项目也在稳步推进”。这是区块链浑水(ID:BlockResearch)在对比原链的支持者采访中,诸多采访者回复到最多的一个观点。

而在币圈提及长铗,多位圈内人也总是会告诉区块链浑水(ID:BlockResearch):这人名声很好,是个理想主义者。

据浑水君了解,长铗的理想主义是从小就有的特质,一家媒体在几年前曾写到:17岁的刘志鹏在2003年夏完成高考后,看到报纸说桃花源遗迹在隔壁的新化县城,于是效仿陶渊明笔下的渔夫,从家乡邵阳市徒步一百余公里跑去探访。

他带了点儿钱,走了两天,一路上吃住都在沿途的农户家,最后在奉家山一个山洞里找到一只碗。他带着这只碗又走回邵阳,交给文物局,还得到了领导的表扬,当然这个小事只是他作为理想主义者中的一个小过场。

长铗的好名声可以说和圈内诸多以“黑庄自嘲”的扑克牌大佬形成了鲜明对比,而长铗的好名声也并非一簇而就。

提及长铗,就不得不说2011年12月21日,一位大三学生曾在知乎上的求助。

据这位同学描述:他手头有6000元,这是除去学费和生活费之后的,想利用这些钱去做点投资,有什么好的理财投资建议?

在21日当天,长铗就以blockchain的网名在下面留言到:买比特币,保存好钱包文件,然后忘掉你有过6000元这回事,五年后再看看。

当然,这位学生并没有买入比特币,而假如这名学生当年以3美元的价格买入比特币,五年后的2017年12月,比特币的价格已经高达近2万美金,投资回报率超过6000倍,而这名学生的身价也将超过3000万。

甚至在这个回复超过5000条,点赞2.6万的“币圈标志性事件”的回复帖内,有网友在4年前也曾直接留言:这个建议简直丧心病狂。

长铗的转型始于2011年,而长铗进入区块链领域以及通过为比特币步道来建立自己在币圈的声望也并非偶然。

因为在2014年,长铗回访当初给大三学生6000块投资建议的帖子时曾留言说:“俺其实有好几个类似的回答,都是投资建议问题里,当然,都被折叠了”。

2018年4月初,长铗在杭州接受采访时,还曾对南方周末记者说:“我还算是一个比较有名气的科幻小说家吧,但是我小说的所有读者加起来,也没有知道那个留言的人多。”

除了对比特币布道的广撒网,长铗进入区块链领域也和他的科幻小说颇有渊源。因为长铗的小说本身多以计算机题材居多,而在2007年,长铗曾发表一篇名叫《屠龙之技》的小说,他自称为「敬未来」题材。而这篇小说的核心就是:谁掌握了计算能力谁就掌握了核心权力,这和区块链世界密码学的基础不谋而合。

2008年后,根据网上的资料显示,长铗发表的小说数量已经明显减少,网传是长铗在创作方面遇到了一些瓶颈,而2011年,长铗已经在广西南宁国土资源规划院做起了工程师,据长铗回忆是在2010年接触比特币,但是在2011年那个特殊节点了解了比特币。

2013年,长侠回顾自己进入比特币领域的过程时,曾对媒体直言:大学时我是个科幻小说爱好者,沉迷于威廉吉布森、尼尔斯蒂芬森构建的赛伯朋克世界。我憧憬一个“计算即权力”的时代到来,比特币的出现,完美的契合我对云时代、宏大分布式计算工程的想象。我很快就被它迷倒了……

而自此之后,长铗也开启了自己在巴比特对比特币的布道之旅。

甚至,据一些朋友回忆,当年长铗自从接触到了比特币之后,曾经花掉了所有的工资买了比特币,在真正的现实中干起了他小说中科幻的事情,其理想主义的特质也体现的淋漓尽致。

而这份特质,也让他熬过了巴比特创业过程的两次寒冬,并在技术弱势和操盘争议下,让比原链的价值赢得了投资人的认可。

第二次转身,创建巴比特,一个布道者

2011年时候,因为比特币的圈子还很小,所以在接触和宣传比特币的过程中,长铗某天收到了一个网名为QQAgent网友的比特币打赏,而那个人,就是后来比特大陆的CEO吴忌寒。

“当时了解区块链的人非常稀少,遇到一个好像知音”,对于这次机缘巧合的奇遇,长铗在回忆时如此说到。

而结识吴忌寒以后,在2011年下半年,他和吴忌寒一起创办了中国区块链的布道社区——巴比特论坛。

巴比特名字的由来也和长铗的小说家经历息息相关,因为巴比特原本是美国小说家辛克莱·刘易斯在1922年发表的一篇长篇小说,是一部反映美国商业文化繁盛时期城市商人生活的小说,而长铗选择了直接借用。

巴比特在今年3月完成了最新的一次融资,但据区块链浑水(ID:BlockResearch)了解,长铗在巴比特的创办过程中,其实并不顺利,因为在2011年到2018年,比特币先后经历了两次寒冬。

第一次是在2013年期间,比特币的价格从35美元跌至2美元,比特币已死的言论充斥在各大区块链媒体的头版头条,甚至受到寒冬牵连,长铗自己也亏得一塔糊涂,巴比特的社区活跃度快速下降、网站更新也一度停滞。

据长铗在接受采访时回忆,第一次寒冬让身边很多人都离开了行业,甚至当年一起撰写国内第一本比特币书籍《比特币:一个真实而虚幻的金融世界》的七位作者,也有几人离去。

2014年,比特币行情回暖。当初《比特币》一书的作者之一宋欢平跑到南宁和长铗见了第一面。而这次见面,也直接促成了长铗在离职创业上的第一步。

2014年,长铗辞去了公务员的工作,跑到杭州成立了巴比特公司,其初创成员全部都来自于论坛。

不久之后,巴比特公司就获得了光速安振的天使轮200万的融资。

而根据一些媒体报道,巴比特公司成立之前,吴忌寒曾邀请长铗一起创办比特大陆,但被长铗拒绝了。

当时长铗回应吴忌寒说:相比淘金者,更想做淘金路上的卖水人。

只是巴比特成立公司后的第一年也并不顺利,因为2015年初,当时世界最大的比特币交易所运营商 MT.Gox 宣布服务器被黑,近85万个比特币被盗,受此影响,比特币价格从266美元直接跌到了45美元,也直接导致了比特币的第二次寒冬。

受到这次寒冬的冲击,许多2014年融资的区块链媒体陆续转型、倒闭。巴比特的两位前合伙人更是只做了4个月,便选择了离开。

甚至2015年12月,一位巴比特的用户直接留言到:长铗,你的巴比特还能坚持多久?巴比特现在有收入吗?

但值得庆幸的是,在长铗理想主义的坚持下,最初的200万融资一直撑到2016年9月,比特币价格回暖,巴比特也完成第二笔由启赋资本、创新谷、梅花天使投资的千万级 Pre-A 轮融资。

经历了比特币的多次起伏,长铗在自己的信仰下站到了比特币实现光辉的最后一刻,而长铗的坚守也和BM的蹲坑式创业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据一位了解长铗的朋友介绍:“这股坚持到底的务实,才是巴比特价值的最大来源”。而在比原链的诞生后,这种源于长铗的务实也成为了支撑起比原链价值的最大资本。

第三次转身,比原的争议与一个理想主义的科技梦

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比特币是技术发明,中性的,并非生来就有“自由”基因,当然也与专制无关,专制或自由,取决于使用它的人。

这是长铗在2013年面对比特币未来会被操控的问题时,所说的一句话,只是这句话也成为了他比原链的映射。

比原链是长铗的第三次转型,也是长铗实现自己科幻梦的押注。

但即便坐拥长铗在币圈经过7年积累下的好名声,比原链的50亿币值背后也依然存有争议。

2017年6月20日,BTM项目开始众筹,并在众筹当天曾募集了5900个BTC。

但在众筹期间,前广发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客户经理朱深就曾在一个付费社区爆料:李笑来和薛蛮子大笔投资了比原链,大户正在集结资金收筹,说要爆炒到3元以上。

但这一计划,并未在2017年得到执行,根据网传的一个名为8-03(8)工作组的微信群聊天信息显示,当时的拉升因为“团队内部出点问题,规避下风险”的原因,而选择了对BTM的抛售。

当然,以我们今天的回顾来看,当时团队内部出点事,需要规避的风险就是2017年9月4日由多个部门联合下发的ICO禁令。而上交易所的时间,也因为受到94事件的影响,而在9月5日由比原链基金会在官方微信号发布信息:“将按照参与ICO的情况,在收到BTM后,给投资人原比例退BTC、ETH或ETC”,进行了推迟。

我们以2018年5月份的视角回顾来看,BTM的拉盘被放到了今年的2-3月份,并在4月份达到高潮时的8元以上,币值总市值一度突破80亿。

而这次拉升,因为正值熊市,所以也让比原链的Token成为了币市的一只妖孽。

不过,对于现在的市场而言,币价拉升已经是公开的家常便饭,即便高位时期,也不乏信任长铗的拥护者不断为比原打call。

在2013年,长铗面对比特币的拉盘行为,也曾在采访中直言:这是市场行为,说明那些富有者继续看好比特币,不断增持比特币。没有人阻止你去市场购入或抛售比特币,这就是公平的。马太效应在各个经济领域都会出现,与比特币何干?

而比原链从诞生到今天的争议背后,其Token依然保持稳定价值的核心,按照其中一位技术工作者的回答是:“勤能补拙”。

为此他解释到:就是说一个人很勤奋,不能做出非常高超厉害的大事,但是努力学习,能把事情做好、做踏实、不出什么大问题,所以基于此,是对比原链长期看好的。

当然,这份“勤能补拙”的信任源于曾经在比特币两次低谷期都能坚守信仰的巴比特创始人——长铗。

另一方面,比原链的诞生,从长铗的角度而言也是其梦想的一部分,因为据区块链浑水(ID:BlockResearch)了解:比原链是一种多元比特资产的交互协议,其共识机制选择了对人工智能ASIC芯片友好的PoW算法。

简单来说,人工智能的芯片对比原链的挖矿会更具效率,而长铗在此的用心无外乎去更好的实现曾经在科幻小说中的理想国。

在2017年8月,比原链项目刚刚出世不久,薛蛮子也曾在微博直言:“看好连续三年中国科幻小说最高奖银河奖得主的转型小说家:还有比把科幻变现实更好玩的吗?”

面对比原的价值,长铗也曾直言:珍惜你的每一个比原,拿好5年!

按照比原目前的行情表现来看,虽然起起伏伏的跌落会让部分投机者有所损失,但和比特币动辄缩水90%的周期相比,走过多次寒冬的长铗似乎也更有底气去和支持者来承诺比原链的五年约定。

而在比原链的一个论坛,一些网友留言到:

总体而言,还是能做事的,把巴比特和比原搞得风生水起,大风大浪都能坚持不放弃。

贵在坚持,重在坚持,巴比特和比原会越来越好。

关于比原链,长铗曾在一次演讲中预测:我们认为在2020年的时候会进入到第三个阶段,通过智能合约来发行实体资产或者说来帮助现实中的真实资产上链,区块链最终还是要脱虚向实,服务于实体经济,所以巴比特就是做第三个阶段的事情,这是我们对区块链的未来发展趋势的一个预测。

而比原链开发周期的最后一战,也定在了2020年。比原和长铗的科幻世界究竟能否再次复制巴比特的传奇?长铗的好名声又究竟能在未来为比原链带来多少的风险抗力?

剩下的答案,我们仅通过时间去见证。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