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付费的本质是什么?现在入行知识付费行业晚吗?

短书

发布时间:18-04-2819:15

短书平台是专为内容创作者、内容输出者打造的知识变现工具。短书专注于成为知识变现技术服务商,致力于为自媒体人、教育者、培训传播机构等提供更加稳固的技术支撑与更加精细的运营解决方案,持续为各位输出知识付费领域的专业知识。

知识付费本质上是教育、出版和传媒三个行业的整合,是新物种的创造。

在“所有人对话所有人”的时代,知识付费的最大意义,是能够刺激大多数普通人贡献出自己的认知盈余,它重新定义了知识生产的方式。

当免费的新闻、资讯争相涌入我们手机,让我们感慨、抱怨讯息消化能力远远跟不上其涌入速度时,2016年,一个叫做“知识付费”的领域在中国大地兴起。进入2018年上半年,这个词变得更热。

根据百度百科的定义,所谓知识付费,是把知识变成产品或服务,以实现商业价值。和以往人们熟悉的图书、报纸等“出售”知识不同之处在于,活跃在这个领域的一大批公司、平台和“知识网红”,他们将自己的知识技能通过互联网,借助智能手机端变现。“知识付费”,具有典型的互联网时代特色。

在当下中国,知识付费的体量到底多大?据国家信息中心发布的《中国分享经济发展报告2017》,2016年,我国有知识付费意愿的公众人数暴涨了3倍,知识付费用户达到近5000万人。截止到今年3月,知识付费可估算的总体经济规模为100~150亿元左右。喜马拉雅FM、知乎、得到和分答,几大目前最受关注知识服务订阅或分享平台,日活跃量分别是2554万、974万、215万和52万。

这其中,既有便捷的移动支付方式提供的现实基础,也有时代加载在城市阶层身上的焦虑和人民消费观念的升级,以及版权意识的增强。

知识付费解决的,仅仅是焦虑感吗?

根据国家信息中心分享经济研究中心去年3月发布的《中国分享经济发展报告2017》,2016年随着得到、知乎live、喜马拉雅FM等知识付费服务商的出现,中国知识付费业态找到了新的生长节点。

2016年,有知识付费意愿的用户暴涨了3倍,知识付费用户达到近5000万人;截至今年3月,中国知识付费(不包括在线教育)可估算的总体经济规模为100~150亿元左右。知识付费新业态正在中国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崛起,已然成为经济发展各业态的风口。

在互联网快速发展的背景之下,随之诞生的就是人们日益增长的不安以及对自我知识积累不足所产生的焦虑,知识更新的速度越来越快,知识获取的来源越来越便捷,而得到、喜马拉雅FM、短书等推出的热门付费产品,也让愈来愈多的人觉得:“原来改变命运的知识触手可及,我只是还没看到!”

一切都在快速地变化着,没有几个人敢自夸自己的知识够用,人们随时都会面临新的情况,需要去琢磨透彻,来不及辨明方向。

而成功的人之所以成功,就因为他们先做后想,焦虑感是迫使你学习的主要因素,在焦虑感之下,人们更能进行主动的学习,对知识的传播与扩散起到了极大的作用。

作为知识服务供应商———得到APP创始人罗振宇对此并不避讳:“用户买了我的付费内容,其实是缓解他自己内心的焦虑,让自己变得更好,这就是我的产品功能之一。”

知识付费就是“所有人”对话“所有人”

无论是夫妻相处之道、积极养育 还是 如何做不焦虑的父母、入睡指导……打开相关的知识付费平台,只要你想得出需求,这里的知识边界和丰富度远超出任何一所大学。

据《中国分享经济发展报告2017》的数据,2016年我国从事分享经济提供的服务者人数约为6000万人,比上年增加1000万人;分享经济平台的就业人数约585万人,比上年增加85万人。报告预期,到2020年,我国分享经济提供服务者人数有望超过1亿人,其中全职参与人员约2000万人,报告同时预期,未来几年,中国分享经济仍将保持年均40%左右的高速增长,到2020年分享经济交易规模占GDP比重将达到10%以上,到2025年占比将攀升到20%左右。

这其中,无论是提供就业机会,还是交易规模,知识付费板块无疑都是最抢眼和不容小觑的。

“过去我们是知识的消费者,但是未来,每个学习者同时也是知识的创造者。也就是说,他在学习的过程中,更多的是通过学习来创造。”在全国政协常委、民进中央副主席朱永新看来,如锦华这些知识内容创业者的实践,正是分享经济创新的动力。

在“所有人对话所有人”的时代,知识付费的最大意义,是能够刺激大多数普通人贡献出自己的认知盈余,它重新定义了知识生产的方式。

传统的教育行业,更多生产的是我们学历的内容,线上教育又没有完全地被建立起来,一门课单价收费过高,知识更新也不够快。而出版行业的周期又很长,一本书出版可能是半年甚至是一年以上。而占知识付费相当比例的音频产品,极大填补了这几项知识供给的不足,它比出版更快,兼得教育产品的获得感,又能够像传媒一样有传播度,还能很容易被支付,更能适应我们终生学习的需求。

知识付费本质上是教育、出版和传媒三个行业的整合,是新物种的创造。

版权保护是知识付费的主要瓶颈之一

根据《2016年中国网络新媒体用户研究报告》显示,2016年,我国有知识付费意愿的用户暴涨了3倍,其中有33.8%的网络新媒体用户产生过对新媒体内容的付费行为,有15.6%的用户有付费的意愿但是还没有付费行为,知识付费用户达到近5000万人。

那么问题也来了,被明码标价的知识内容,到底与免费知识内容有多大差异?当知识成为商品,当消费者有了心甘情愿掏钱为“耳朵”、为“眼睛”买内容的意识,如何让其像女性衣柜里总缺的那件衣服,产生持续购买的欲望?优质知识内容的生产能力,如何源源不断?

在业界先行者,果壳网、在行创始人姬十三看来,知识目前在当下中国还没有成为“硬通货”,也就意味着,“知识付费新业态的‘赛道’来了,但是‘风口’还没到”。

付费从诞生至今就与“内容为王”这4个字分不开,毫无疑问,内容是用户付费的主要驱动力。

“知识付费的内容较在线教育而言,缺乏标准化的评价体系。相较于一般的内容变现,它的效果更为长期,且用户很难在付费之前对内容进行评价和了解,因此设置合理的内容筛选和推广机制就成为了新的问题。随着知识付费内容不断增多,这一问题将越发尖锐。”

传播学研究者方可成认为,现在知识付费内容的生产,主要是通过音频的方式,这对其内容的输出监管,实际存在一定的技术难度。但是他强调,对于知识付费内容的监管是躲不开的。

对于现在知识变现行业的鱼龙混杂,不管是用户方,还是行业观察者,对此也有呼吁。方可成预测,今后新进入的内容肯定要经历严选的状态。

此外,网络知识产权的保护一直是版权保护的薄弱点。知识付费发展的主要瓶颈之一,也是如何防止原创知识被抄袭传播的问题。

曾有购物者抱怨,自己花198元购买的一个付费音频节目,在某电商平台上只要10元钱,就能买到复制版。知乎live2016年与淘宝、闲鱼两大电商购物平台发起的查处知识侵权行动中,共查出200余起知识侵权行为。这些知识侵权人首先以自己付费的方式,购买下知识付费产品,然后再通过网盘、微信群、QQ群等渠道,进行分发。

如果不及时明确知识产品的归属权,不仅会损害知识生产者的利益,还会打击他们的创作积极性,从而阻碍整个知识付费新业态的良性发展。

尽管版权保护是知识付费中的主要瓶颈,但是这并不代表在知识付费行业中对版权就没有任何保护,很多知识付费产品(例如短书)都会针对其图文、音频、视频等进行加密保护的,例如图文不能复制、音频视频加密格式保护等,尽最大的能力去其进行维护。

知识付费平台——短书

不管怎样,如今,知识付费新业态已经进入了大航海时代。

在不久的将来,当它的疆界更大时。

知识将会成为“硬通货”、知识经济市场也会在中国真正建立起来。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