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撕白皮书」第17弹|换个姿势卖电脑的锐角云(ACC)

发布时间:18-04-2016:59

导读:手撕白皮书为韭菜研习社从学习、研究出发,对白皮书从撰写、逻辑、方案、技术、经济、团队等维度进行分析解读的栏目。所有评论仅针对白皮书本身,不涉及对白皮书所示区块链项目的评价,亦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任何依据本栏目内容进行的判断、投资行为,韭菜研习社不承担任何责任。

项目要点

项目名称:锐角云AAC

项目定位:分布式 IaaS服务平台

项目愿景:构建没有阻隔的区块链世界

项目属性:公有链+硬件

韭菜星级:★☆☆☆☆

概述

锐角云(AAC,Acute Angle Cloud)是一个全球分布式IaaS服务平台。它由Acute Angle PC、Acute Angle Chain和IPFS星际文件系统三部分构成。据白皮书所示,Acute Angle Cloud的目标是要避免个人电脑资源的闲置浪费,同时也颠覆传统集中机房的高运营成本,把利益返回给用户。

锐角云AAC自称为“分布式云生态”,其理念是构建没有阻隔的区块链世界。Acute Angle Chain 将分三阶段来实现此目标,分别是构建公链、实现商用,及发行虚拟数字货币AAC。

商业模式——以理念为名卖电脑

分布式计算从网络诞生之日起就存在了,将闲置计算机资源充分利用起来,变闲为宝是应对大型计算的思路之一,且已经诞生了诸如SETI@home、GIMPS、GAS@home等众多应用在宇宙、数学、高能物理、生命科学等领域的伟大项目。

锐角云AAC的白皮书中,也阐述了类似的思路。不过就是Acute Angle Cloud所描述的商业模式我们认为有待商榷的。

① 究竟是“闲置资源利用”还是“售卖专用PC”

分布式生态中,最重要的是利用闲置的计算能力,其本质还是计算能力的剩余。而Acute Angle Cloud的模式是“统一硬件平台”,参与者需要购买标准硬件“Acute Angle PC”。

这种情况下,生态参与者提供就不再是“闲置资源”,而是专为AAC而存在的计算体系。同样,这样的标准化硬件的模式下,真正具有闲置计算能力的用户也无法参与其中。锐角云AAC的商业模式与其说利用闲置计算资源,不如说是在售卖专有的计算资源。

此外,AAC白皮书中所提到的为了“避免类似DAO事件”、确保安全而要有一个硬件Acute Angle PC的理由也是存疑的。即便回退到到“古典互联网”时代,我们也没有理由为了系统安全而要求所有人都是用Windows PC。

② 强加的“商业场景”

锐角云AAC的白皮书提到,将利用Acute Angle Cloud满足不同的商业场景诉求。从逻辑上说,IaaS上链是技术上解决存储、计算和传输等能力的共享和计量。而在IaaS上运行何种商业场景,也即商业模式对上层运行的业务链不一定要有绑定关系。

当然,我们平时也会提到直播云、游戏云、医疗云等等。但这些在本质上还是以平台为基础提供的增值服务,云平台本身还是通用的。在IaaS链上叠加特定业务链的逻辑链条不是必然成立的。

③ 可疑的信用愿景

锐角云AAC白皮书中提及,基于IaaS链的Token,要进一步和个人信用、资产等数据打通并交互。虽然符合区块链降低信用成本的本意,但这一过程的必要性依旧存疑。

事实上,单是IaaS上链,就已经足够复杂、足够挑战了。Acute Angle Cloud的在IaaS链上,似乎叠加了太多的商业愿景,必要性和可行性都要大打折扣。基于Acute Angle PC的硬件去叠加区块链和上层应用生态,认为这种模式也不一定行得通。

就商业模式整体来说,构想太过复杂,且充满了没有必要性的设计。这些设计并不能体现项目组的远见,相反让人怀疑是否是为了第一阶段售卖“Acute Angle PC”而强行开脑洞。

技术能力——语焉不详的“创新”

锐角云AAC的公有链名称为“Acute Angle Chain”,白皮书称开发者利用 Acute Angle Chain,可以简单、快速、安全的发布 token,智能合约以及区块链系统。

在技术角度,AAC依旧强调了“Acute Angle PC”的重要性:作为AcuteAngle Cloud的核心部分之一的Acute Angle PC基于三角形具有更稳固安全的ID设计和内部三角形结构设计以构建 web3.0 星级互联网,每个拥有 Acute Angle PC 的用户将成为 Acute Angle Cloud 的节点。

从白皮书描述可知,通过智能合约框架,Acute Angle Chain除链上数据外,还允许链上和链下的数据进行交互,并支持对链上、链下数据状态的变化做出事件响应。

但是白皮书中没有描述该框架如何能实现 “链上和链下数据交互”,也没有描述所谓“链上和链下数据交互”和Acute Angle Cloud的业务场景之间的关系。看起来提出这一技术更像是为了表达概念。

锐角云AAC采用了基于Dpos的创新共识机制,宣称Acute Angle Chain 通过对出块间隔、区块容量、共识算法的优化,理论上可达到 1000TPS 的可用性能。

白皮书中对这种创新的共识机制语焉不详,只提到是在DPoS的基础上,会根据网络的交易状态决定由代理节点或全体节点验证智能合约的执行结果。

此外,非常遗憾的是,虽然白皮书反复强调“Acute Angle PC”的重要性。但从技术上,却又完全没有去探讨Acute Angle PC存在的必要性,白皮书中关于算力、储存和传输资源的贡献计量也完全是基于归一化硬件的理想假设。

整体上,白皮书的技术描述比较单薄,不具备增强读者对项目理解的作用。

经济系统——目标:交易所

在锐角云AAC系统中,持有官方Token可获得合约发布、网络分叉等区块链基础服务,还能参与投票,成为代理节点提供服务获得Token 奖励。还可以兑换Acute Angle Cloud(锐角云)平台上的共享服务,例如:共享云盘、共享云计算、共享CDN等。而用户使用存储空间、内容查阅、应用开发等一系列交易行为,也需要使用Token。

Acute Angle PC的作用则类似于官方指定矿机。基于Acute Angle Chain生态激励机制,用户可贡献自己的闲置带宽、存储、算力获取Token奖励。

白皮书没有详细描述Acute Angle Chain经济体系里记账节点的奖励机制,也没有描述链上交易的摩擦成本或平台抽成,而是聚焦在贡献资源的标准化Acute Angle PC的奖励。从这些信息,我们无从判断初期奖励发放完成后,链的经济生态是否还能健康运行。

即使以理想化的Acute Angle PC单一模型为基础,经济系统里的奖励量化评估模型也是值得商榷的。下图中这些资源“因子”如何评估,和实际被使用资源有什么量化关系都不明确。

从白皮书看,锐角云AAC在阐述经济体系时比较粗糙,并没有详述使用场景,而是反复强调其官方Token的升值潜力,以及“环境不好”映衬下的自身优秀。

白皮书承诺,在2018年,上线全球至少10家主流交易所。至2020 年,覆盖80%全球主流交易所,以扩大“用户的深度和广度”。

通证发行——“初次预计”10个亿

是Acute Angle Cloud的官方Token命名为锐角币(AAC),“初次预计”发行10亿个。其中Acute Angle PC奖励产生45%,基金会储备金25%,基石投资25%,团队5%。

作为早起投资者回报的基石投资25%比例略显偏高,并且在发行之初就解锁一半,6个月内就全部解锁,这个体现出战略投资人对整个生态系统的信心有限。

相比之下,团队的5%份额占比较小,且需要在20个月内逐月解锁,比较合理。

用于Acute Angle PC奖励的4.5亿AAC,则按照每年减半的方式“解锁”。这一机制表面看类似比特币,但却不清楚如何实现确认单个贡献节点的奖励值——因为年份额是固定的,但节点数量和贡献的计算力都是在变动的。

团队资源——背景强大,短板致命

项目创始人高胜利先生的简历显示,其为“电脑极客,发烧友,区块链重度信仰者、清科集团沙丘学院一期学员”。任职ViewSonic美国优派期间,曾“主导研发出全球首台百度云Rom 平板电脑、全球首台虹膜手机。”

不过根据新闻资料显示,高胜利先生在ViewSonic所担任职务为“营销总监”。优派作为国际知名的硬件设备厂商,由营销总监主导研发产品的行为令人感到不可思议。

纵观整体创始团队、核心团队成员,虽然不乏“区块链信仰者”、“区块链Geek”,但在项目所设涉及领域必要技术,如P2P、IaaS和虚拟化方面等,没有有经验的成员参与。这对项目前景来说,是致命的短板。

在投资人列表里,我们看到了一些知名的古典和非古典投资机构。这说明项目团队在投资人资源方面还是比较丰富的。稍遗憾的是在投资人和顾问里,我们看到了很多媒体、运营和商业背景的参与方,但同样没有找到在传统IaaS或服务器领域比较有影响力的角色。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