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毅豁达、待人友善,她是从未老去的淑女

楚天都市报

百家号04-0220:26

母亲1915年出生在书香门第,她的父亲晚清时中“举人”,又做了“候补官”,先后到湖南、山西、山东、湖北等地“候补”。母亲在颠沛流离之中度过童年,练就了她独立处事的能力和不卑不亢、待人友善的性格。

缅怀人:著名画家唐小禾

母亲自幼喜欢画画,14岁进了上海美专,师从张善子,习水墨画。1930年,外公调回武汉在市政府供职,母亲也就转学武昌艺专,她的才华和娴淑得到唐义精校长的赏识,1936年毕业后留校任教,并与刚从法国归来的唐一禾成婚。

抗日战争中,武昌艺专在四川江津坚持办学,我们一家在山村中熬过了8个年头,住茅屋,点松明,我们的衣服、鞋子都是由母亲亲手做。她支持父亲画画,将农村中做蚊帐的“夏布”缝合起来做成油画布。

1944年4月,父亲因公遇难。翌年,母亲带着我们两个孩子艰苦跋涉回到武汉,最不易的是还带着我父亲遗留下来的两大卷作品,份量不轻。

而在头一年在重庆主办父亲遗作展时,有人要她将父亲作品卖了,她断然拒绝。母亲29岁丧夫,一生守护着这些作品,饱含着对一禾先生的敬佩和深情,从未将之看成个人财产,而是认定其艺术价值,最后决定了可靠的归宿,将唐一禾先生70多件遗作全部无偿捐赠给中国美术馆,成为国家的宝藏。

母亲为人随和,对人亲近。上世纪70年代,湖北艺术学院恢复办学,母亲在美术分部负责教务工作,学校经费紧张,她与同事踩着三轮车到汉口宝华街荣宝斋,为学生购买绘画材料。现在看来真是不可思议,过长江、汉水两座桥啊,来回少说也有50公里!大家都夸赞“熊先生身体好”,她更是自信。

我认为,母亲好的不仅是身体,更是她一贯的自立自强、善待身边所有人的精神。

2008年,母亲摔碎了股骨头,生平第一次因病入院。医生用钢针穿过她伤腿的膝关节进行牵引,她竟没有哼一下,见我心疼便说:“我给你背古文吧。”王勃的《腾王阁序》全文700多个字,她一口气背完,接着又要背诵白居易的《长恨歌》。当背诵到后面突然哽住时,她显得焦燥,我忙说:“您家休息一下,明天想起来了再背。”她说:“那不行!背不出来我心里不舒服!”稍倾,她居然背完了全诗,高兴地看着我。

母亲,您与我们分别竟已倏忽十载。时常梦中相见,音容笑貌犹在眼前,依然还是当年友人们所感叹的那位“从未老去的淑女”。

这几天我正在南京商谈一个美展的全国巡展事宜,您的大孙子唐晖在中央美术学院担任教授,小孙子唐骁也在湖北美术学院任副教授,全家人都不忘初心,绝不轻慢艺术。您生前常说,“与人为善,不卑不亢”。直至今日,这8个字的处事态度,不管在艺术创作上,还是现实生活中,都能解答我们偶有的困惑,让前路豁然开朗。

楚天都市报记者戎钰整理

本文由百家号作者上传并发布,百家号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