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果文化难念的脱口秀生意经

北京商报

发布时间:18-04-0205:00

曾经被资本追逐的行业新宠,缘何仅一年之隔便身价暴跌?3月30日,游族网络发公告称,拟以600万元转让上海笑果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笑果文化”)1%的股权,与此同时,这也意味着笑果文化的整体估值只有6亿元,与一年前的12亿元估值相比缩水了整整一半。成立于2014年的笑果文化,凭借《今晚80后脱口秀》、《吐槽大会》等节目,一度被视为综艺黑马。但随着资本热潮日趋降温,行业竞争逐步加剧,笑果文化若想笑到最后,仍需靠优质内容为自己加码。

01

估值缩水近半

笑果文化这个名字对于很多观众来说并不熟悉,但是这家公司所出品的喜剧节目却在市场中收获了颇多关注,无论是《今晚80后脱口秀》、《今夜百乐门》,还是《吐槽大会》、《脱口秀大会》,在捧红了李诞、池子等众多脱口秀艺人的同时,也让一家名为笑果文化的公司开始备受业内外的关注。

成立于2014的笑果文化虽然是一家年轻的公司,但却颇受资本的青睐。2016年7月,笑果文化获得来自王思聪的普思资本天使轮融资;2017年4月,笑果文化完成1.2亿元A轮融资;随后在2017年5月,笑果文化又宣布完成A+轮融资。至此,笑果文化总体融资金额已经超过2亿元,公司估值也达到12亿元。

笑果文化不仅融资速度快,这几轮融资背后的投资方也大有来头,涵盖多个知名投资机构,不仅有黎瑞刚的华人文化,此前王思聪的普思资本也曾进行过投资,且从各家的投资情况来看,包括华人文化、普思资本、南山资本等投资方在内,在首次投资笑果文化后,随后均又进行过跟投。

然而,3月30日,游族网络发布的一纸公告,却揭示了笑果文化估值缩水近半的现状。根据此次游族网络发布的股权转让公告显示,公司拟以600万元转让笑果文化1%的股权,这意味着笑果文化的整体估值只有6亿元,与一年前的12亿元估值相比,缩水了近一半。与此同时,这次股权转让公告也第一次披露了笑果文化的财务状况。

数据显示,笑果文化2017年营业收入1.82亿元,净利润为1707.49万元,虽然实现了盈利,但笑果文化CEO贺晓曦曾在公开采访中表示,《吐槽大会》第二季招商金额接近3亿元,创下了喜剧脱口秀网综招商的新纪录,对比之下,笑果文化的业绩似乎有些不尽如人意。

在新元文智创始人刘德良看来,笑果文化12亿元的估值是在增资时估算的,而6亿元的估值则是此次股权转让时估算,二者在价格上本身就存在一定的差距,但是过于股权转让的价格过低,也会给上市公司的股东带来潜在的影响。况且,现阶段国内喜剧行业存在大量的需求缺口,尤其是人们每天需要面对工作和生活带来的压力,往往选择观看喜剧帮助自身放松心情,在此情形下,有清晰商业模式的喜剧内容产出公司更容易获得市场与资本的关注,这也是笑果文化在发展中需要注意的。

02

营收渠道单一

事实上,笑果文化出品的节目在行业中的知名度并不低。仅以今年2月刚刚完结的《吐槽大会》第二季为例,节目播放总量超18.3亿次,单期播放量最高为2.2亿,微博平台同名话题#吐槽大会#阅读量达24.1亿次。但观众刘先生指出,《吐槽大会》第二季从头到尾都充斥着广告,“甚至连嘉宾的吐槽段子里也加入了广告,简直是个广告大会”。

行业人士指出,综艺节目本身就是个“烧钱” 的生意,《吐槽大会》之所以能收获比同类型节目更多的关注,与明星带动的流量不无关系。从吐槽大会的呈现形式可以看出,每期需要一位具有话题性的明星作为主咖,还需要多位明星作为嘉宾,仅这些明星的出场费就是一笔相当可观的支出,而因缺钱请不起某明星的包袱也在节目中经常出现。然而,能为公司创收的入口主要还是广告,以及少量的内容授权和商演收入,渠道较为单一。

据悉,笑果文化也在对公司业务架构和商业模式进行探索。笑果文化董事长叶烽曾公开表示,“笑果文化不是一家制作公司,而是涉及脱口秀全行业、全产业链的公司,一定要有头部内容的带动以及编剧团队和线下的演出”。而贺晓曦也曾透露,公司将在打造头部内容的基础上,完善在运营、商务、渠道等方面的能力,从单纯的内容公司向全行业商业公司转变。据悉,笑果文化目前已经成立了子公司笑友文化,在各地组建线下校园俱乐部、城市俱乐部,挖掘脱口秀新人,同时还成立了笑亿广告,主要负责商务广告方面的工作。

“脱口秀是个新兴的领域,没有太多可以整合的资源,因此这个产业链条上的各个环节需要公司主动去完善、补足,特别有营收拓展空间的线下布局。”演出行业评论人黎新宇表示,B端的广告收入现阶段可以让笑果文化实现盈利,但是公司必须在C端寻求到成熟高效的变现模式,除了线下的俱乐部,还可将线上内容转化成剧场演出的形态,甚至可以尝试和政府、房地产合作作为商业体,来运营商业演出。

03

内容监管收严

虽然喜剧行业是一片蓝海,但并不代表所有喜剧内容均会受到观众的认可,观众仍需优质的喜剧内容资源,而喜剧内容的创作也并非易事,需要有很强的创作能力,不仅需要契合观众的笑点,还需要掌握好创作的尺度,假若尺度掌握不好,最后的结局只能是无法吸引观众或是面临下架停播的风险。

2016年7月,《吐槽大会》第一季第一期上线,刚上线就突破了3000万流量,然而仅过了三天就被勒令下架整改;随后在2017年11月中旬,《暴走大事件》视频遭遇全网下架。更早之前爱奇艺《奇葩说》中的两期节目因节目内容敏感整改,《火星情报局3》也遭遇过下架重编。

“对于网络综艺内容审查监管的收严,必得到出品公司足够的重视。”刘德良强调,随着越来越多喜剧节目的出现,除了增加市场竞争,也使看过各种喜剧节目的观众对内容要求越来越高。此外,喜剧行业已经出现内容同质化的情况,不时能发现两个喜剧节目有着相似的节目形式,甚至连嘉宾都有所重合,“从内容创作到节目呈现形式的革新,需要大量创作型脱口秀人才的支撑,这对于笑果文化来说也是一大考验”。

据悉,目前笑果文化已引入史炎等脱口秀演员的加入,并拥有60多位签约编剧。但事实上,已具有知名度的脱口秀演员李诞、池子、王自健等人均从其他领域转行而来。在国内,虽然脱口秀文化开始兴起,但人才土壤却很贫瘠,专业的脱口秀编剧、演员与实际的需求之间存在巨大的缺口。

“现阶段,脱口秀人才的挖掘和培养成本在不断提升,这也是笑果文化拓展市场的必要支出。”黎新宇指出,脱口秀市场虽热,但若要玩转却不是一件简单的事,特别是喜剧公司需以优质内容立足市场,而内容终究是由人创造的,因此还需要保持核心团队的稳定,并持续扩充人才团队,笑果文化才能在内容监管收紧的情况下,创作贴近主流文化的“笑料”,让脱口秀成为一门能持续创收的好生意。

精彩回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