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统为治理官员通宵打牌赌博,把“麻将总理”给撸了,这魄力服了

脑洞大开的历史

18-03-2912:03

麻将是中国民间发明的“国粹”,甚至漂洋过海到了西方——2017年4月,国际智力运动联盟宣布,麻将正式成为世界智力运动项目。更有甚者,麻将还成了脑经急转弯的关键词:三个人到一个房间打麻将,出来的时候是四个人,为什么?

不少人的答案是:其中一个生孩子了!错,“麻将”是一个人的名字,三个人进去揍了他一顿,然后拖出来……

女人爱麻将

《色戒》这类反映民国的电影,多有打麻将的镜头。麻将岂止是几个官太太喜欢,简直“通吃”,从中央到地方,从高官到小吏,从大学教授到普通百姓,全国上下都在打麻将,“牌局动辄通宵达旦,输赢不论挑灯夜战”。

大学问家梁启超说:“只有读书可以忘记打牌(麻将),只有打牌可以忘记读书。”据说,不少精妙文章是他在麻将馆里打好腹稿,报社派人来取,他一边打牌,一边口述,倚马可待(著名作家张恨水也有类似故事)。辜鸿铭、梁实秋、徐志摩、潘光旦、傅斯年等民国大师不但牌瘾大,还专门写过描述《麻将》的文章。

当然,也有憎恨麻将的大师,如鲁迅、老舍。胡适把麻将视为“中国第四害”,与“鸦片、八股和小脚”并列。殊不知,他本人竟是麻将爱好者。仅1910年8月,胡适在日记中就有十天记录了“打牌”二字。8月5日,全天日记仅有两字——打牌,24日是“打牌两次”,还有打牌打得“稀里糊涂”的记载。

胡适日记“打麻将”记载

麻将风蔓延,甚至让大总统袁世凯都大为不满,深感“不抓不行了”。他下令京师警察总监吴炳湘“开单呈报”,但提醒“仅限官场而勿涉民间”。没多久,吴炳湘提交了一份名单,陆军总长段祺瑞名列榜首,其下都是无足轻重之徒。

袁世凯老谋深算,知道这是吴炳湘在敷衍,就笑着说:“芝泉(段祺瑞)每晚几圈消遣,但向来不误公事,我让你查的,是那些通宵达旦、输赢很大的人。”其实,袁世凯心中已经有数,该查谁不该查谁。赌瘾最大的当属内阁总理孙宝琦。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他派人暗暗调查,一定要拿住证据。

“麻将总理”孙宝琦

有一次,孙宝琦在财政次长梁士诒家打麻将,赌到凌晨才鸣金收兵。出门时,因为疲倦而目光朦胧,结果一头撞上庭院的假山,额头前面碰得血流如注。第二天,孙宝琦头上扎着绷带进入总统府办公。袁世凯问:“你额头上怎么突然有伤?”孙宝琦回答:“小疖破了,流了一些血。”袁世凯随即笑着说:“未必吧,晚上总以少出为是。”孙宝琦这才明白,大总统应该是派人侦查得知了真相而故意发问,于是面露惭愧之色。他想到,在家里碰伤这类私事都瞒不过袁世凯,不知道家仆中有多少是袁世凯的卧底,顿时感到又惊又怕。一旁的梁士诒也不敢做声。

总统亲自怼总理,消息很快传来出来。此后,遍布京城的“麻将风”有所收敛,但政局动荡如故,风气也没有根本好转,麻将风又故态复萌。孙宝琦3个月后就辞职,总理可以不当,麻将不可不打。

参考书目:

1.《民国新闻月刊》,古吴轩出版社,2013年

2.《胡适留学日记》,同心出版社,2012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