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电影《芳华》的叙事结构

闽商网

17-12-1800:29

《芳华》上映,情怀满满,逝水浮沉,愈久弥醇的唯有真情,影片是导演冯小刚焐了半辈子的一段心结,是源于故往、醉了当今的一杯红酒。

红酒的滋味,是要细品的,从最初缅怀历史的温润,到羼入泪水后的咸涩,到浸入血腥后的腥烈,期间还有青春的气息、岁月的光影、甜美和丑恶的激荡,而佳品往往能令人超出这些初始体验之后,于微醺中试图去探求其锻造工艺的奥妙。

《芳华》塑造的应该说是人物群像,而不是仅仅聚焦于一个或两个人物集中演绎,故事也不是围绕一个单纯事件,而是一连串的事件推衍。由于是人物群像,这就造成了影片前三分之一的时段,出场人物的交错、情节点的散布,尤其是除了何小萍如没有军装、总是受到众人嘲弄这样的辨识标签,其他几位女生如萧穗子、郝淑雯、林丁丁等人,由于年龄段相同、身形相仿、容貌特征没有太明显的差别,与她们相关的戏份不容易在片刻之间直接准确贴靠,谁和谁之间的故事有时候就给混淆了。男生除了刘峰之外,影片前期对男二号陈灿的交待,混杂在其他场景之中,也稍显空白和浮泛。

这一切,造成了影片展开阶段叙事的零散化、情节点的碎片化、感受对应的精准度,但好在瑕不掩瑜,随着人物关系和情节推进,在色彩斑驳时光再现中,人物之间的情感脉络,终于在相互交错中脉络浮出、走向差异,随着越来越清晰的情节推进,之前的那些个紧密交集,反而达成了一种时光的恍惚、集体记忆特有的即秾艳又模糊的效果,而影片最终要表达的东西,比如芳华的流逝、友情的纯真、爱情的真挚、人格的纯正,作为观众也都感受到了。

这样说来,《芳华》所选取的是一个繁复的多线叙事结构,是基于流动节奏之中大小多重事件、情节的层层套嵌,而电影人物的命运就在这层叠的时光和事件中浮沉聚散。

先说重大历史事件,有三个:文革、西南边境战、改革开放,其中一和三是作为身世背景呈献的,中间那场战事是着意的突显。如果不是文革,何小萍的新生父亲就不会被劳改,自己也不会随母亲改嫁改姓,从而刺激到何小萍情感的复杂纠结;如果不是那个年代所推崇的人格模版,刘峰也不会成为比雷锋还雷锋的活标兵,真挚的爱恋不会被林丁丁错愕,情感不会被当时社会舆情所压制。如果不是西南战事,刘峰和何小萍的命运不会发生影响后半生的突变,文工团以及那一代人的情感不会经过血与火的淬练而锻铸成一份特殊的情怀。同样如果不是改革开放,林丁丁不会远嫁异国,萧穗子不会读了大学再成为作家,郝淑雯不会和陈岩先是门当户结婚而后婚姻又形同虚设,而刘峰和何小萍也不会失落而温暖地相互依存。

再说集体事件。影响最直接的是文工团的解散,一个朝夕与共、赖以存身,仿佛可以一呆一辈子、相互之间活成亲姊妹弟兄的平台垮散了,从铁板一块的港湾拆离成一叶叶小舟被赶向了大海,这样的人生经历,在紧接其后的岁月里接连上演,每个抽离了原单位并且不断为生存而跳来跳去的人们,回首当初同样也会五味杂陈,其痛楚、留恋与张惶影片也做出了浓烈的渲染。另一些集体事件,如伟人的逝世,影片处理的简洁而又震憾,黑布抛出遮盖住了油画,三声巨雷一样的鼓声槌打耳膜、震颤着心脏,一个时代结束了,一种情结成为绝世的回响。再有就是偷穿喇叭裤、偷听邓丽君、联防队的凶恶、整个社会对战斗英雄的淡漠等等,这些对群体化行为和经历的再现,也都统一于对年华流逝的集体追忆。

然后就是影片人物的人生事件了,舍弃细碎事件、单就重大人生事件来说,刘峰和何小萍的经历格外异于其他电影人物。刘峰最大的挫折,是对女神表白事件,一方面是从品德楷模的神坛上被打倒在地,更为刺痛的是被落井下石,是为精神伤害;最大的变故,是在战场上失去了一条胳膊,从而有家难保、生活艰辛,是为肢体的伤害。何小萍的重大人生事件,先是经历偷穿军服照相、胸罩衬垫、舞伴拒绝合练一而再地被嘲弄和排挤,再到因刘峰被落井下石而心寒,然后是前线救护伤员成英雄,即而形象反转激烈而精神失常,最后是与刘峰的有情无果的相互依存。而促成男女主角人生变故的源头,是穿插其中的两个三角恋情。

第一个三角恋是突显的,刘峰爱林丁丁,何小萍爱刘峰。刘峰的情操高标是硬性打造的,而对林丁丁的爱却是真挚的,林丁丁的错谔和难以接受,是面对时代将正常人格塑造做了扭曲后的自然反应,之后为了洁身自保而做出的个人诬陷及集体的落井下石,则是集群扭曲后的再度扭曲。刘峰是内在真实、外在有不真实的一面,林丁丁有外在有所失真、内在也更不真实的一面。而何小萍却是一个能洞悉这一切的人,并且对这扭曲中的恶,采取了不同流、冷抗争的姿态,而她对刘峰的爱,就心理深层来说,也有着成长历程中情感病态症状者,对于温情缺失的依恋痕迹,这似爱情又似乎非爱情。

第二个三角恋是萧穗子、郝淑雯和陈岩之间的,萧穗子出于真情,而郝淑雯却有些基于世俗权位势力,最终是萧穗子没得到而独善其身,而郝淑雯得到了而后却形成虚设。至于林丁丁,远嫁异国了,情感却也是飘零波折的。两个三角恋中的六个人,于时代变迁中活的形态各异,却各自担负着情感的苦楚,但他们爱恋却是真切的,三角恋之外人物与人物之间的战友情,也始终是真切的。年华流逝,世事浮沉,活到一定份上才会发觉,唯有那些个真,才是最珍贵的。

《芳华》透过岁月的流逝,彰显了真以及善还有美,纵使尚有多处遗憾,但它已然是成功的,是可以打动人心的。

返回顶部